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滿級大佬離婚後總裁日日來糾纏
滿級大佬離婚後總裁日日來糾纏 連載中

滿級大佬離婚後總裁日日來糾纏

來源:外網 作者:沈黛顧言川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沈黛顧言川

溫柔賢惠,端莊大方都是偽裝,現在這個咄咄逼人乖張傲氣的才是真正的她是嗎? 是又怎麼樣?沈黛冷呵一聲,眼中再無往日深情,顧.........展開

《滿級大佬離婚後總裁日日來糾纏》章節試讀:

跌宕起伏的故事,就看小說《滿級大佬離婚後總裁日日來糾纏》,主角為沈黛顧言川小說精選:... 沈沐荷,又是沈沐荷。 沈黛心中悲涼,果然能如此牽動顧言川情緒的人,除了沈沐荷不會有別人。 她抬起頭:沈沐荷是我父親私生女這事四年前就已經人盡皆知了,這與我有關嗎? 顧言川俯下身,將地上的一頁文件抽出,掐着沈黛的脖子讓她看:這下看見了嗎?你和你媽威逼沐荷出國的證據! 顧言川的手勁很大,沈黛被掐得幾乎要窒息,眼眶裡盈滿淚水,視線變得模糊。 她艱難地分辨白紙黑字上的每一個字符,直到顧言川像垃圾一樣將她丟在地上,用極惡的語言攻擊她:用這種骯髒的手段破壞別人家庭,沈黛,你怎麼能這麼噁心? 新鮮空氣湧入肺部,沈黛虛弱地伏在樓梯上猛烈咳嗽。 文件上,是她花錢讓人去逼迫沈沐荷出國的證據,一字一句,每一筆轉賬記錄,都是她對沈沐荷伸出黑手的證據。 要不是她清楚自己的性格,可能都要被眼前的證據給蒙蔽了。 她逼沈沐荷出國? 真是太可笑了! 要是她真想讓沈沐荷離開,根本用不着做這些,一句話就能讓她和她母親滾出沈家! 不過是沈明懷在外風流與小三偷生下的私生女,用得着她大費周章請人恐嚇嗎? 沈黛強忍着不適停止咳嗽,護着肚子靠在護欄上,抬眸看向顧言川:這不是我做的。 她沈黛,用不着,也沒必要使用這種卑劣的手段獲得感情。 哪怕是狼狽地跌坐在地上,沈黛的背脊都依舊挺直,那是一種如同帶刺玫瑰般從骨子裡透出的傲。 顧言川看着這樣的沈黛,眼底有一刻的失神,似乎也被她堅定的回復所打動,對那些所謂的證據開始產生動搖。 你真的沒做過...... 一道電話鈴聲突然響起,打斷了顧言川接下來的話。 沈黛親眼看着他接通電話,從手機那頭傳來了闊別已久的熟悉女聲,嬌滴滴的對顧言川撒嬌:言川,我做了你最愛吃的蒸魚,還有八二年的拉菲,你什麼時候來呀~ 顧言川原本冷戾的眉目染上幾分柔色,連帶着嗓音都溫和不少:嗯,快了。 掛了電話,他轉頭看向沈黛,眼中再一次浮現了厭嫌與陰鷙,語氣冰冷刺骨:證據都已經擺在這裡了,難道沐荷還會冤枉你? 沈黛望着顧言川,望着這個自己愛了三年,不惜逆反家族也要愛的男人,他的眼神是那麼冷漠,無情。 是的,沒有感情,更沒有愛情,三年來一直如此...... 心臟像是被人死死緊攥,疼得幾乎要喘不上氣來,沈黛聲音微顫發問:顧言川,難道三年的婚姻,都沒法讓你對我有一星半點的信任嗎? 信任?顧言川冷嗤一聲,用居高臨下的姿態俯視沈黛,你覺得我憑什麼要相信你? 當年要不是因為沐荷,我根本不會多看你一眼,你更不可能頂替她做了三年的顧太太。 你該慶幸沐荷替你求情,不然你以為我會放過你? 一字一句如同雷擊,沈黛愣了許久,只感覺全身冰涼,昔日溫馨的別墅如今就好像一座冰窟般寒冷,奪取掉她內心最後一絲的溫暖。 是啊,壓根就不愛,又怎麼會有信任呢? 一切不過都是她在自作多情罷了。 沈黛低垂着頭,眼淚大滴大滴落下,背在身後的手緩緩收緊,紙張擠壓發出細碎聲響,那張象徵著希望的驗孕單被她捏成了團,和悲痛一同深埋進心裏。 顧言川,沒有資格做她孩子的父親! 顧言川,離婚吧。 再次抬頭,沈黛臉上的情緒歸於平靜,平靜到了漠然的程度。 顧言川蹙眉,似乎沒想到她會是這種反應:你什麼意思? 沈黛扶着扶梯起身,漂亮的眼眸中只剩下冷漠,嗓音淡淡道:顧總這是聽不懂人話了?離婚兩個字有那麼難理解嗎? 好像站在她眼前的不是結婚三年的丈夫,而是一個互不相識的陌生人, 顧言川不自覺攥緊了拳頭,墨色瞳孔中的情緒晦暗不明,像是沒聽出沈黛話中的諷刺,繼續問:你想離婚? 沈黛慢條斯理地拍了拍裙邊的浮塵,語氣散漫:給顧總心愛的女人讓位,這不就是您想要的嗎? 沈沐荷回來了,她當然要騰位置不是嗎? 她笑了笑,眼中卻沒有一點溫度:顧總放心,我不是那種死纏爛打沒臉沒皮的女人,這段婚姻是個錯誤,我們就當沒存在過,以後再見面,我們就是陌生人了。 顧言川的眉頭緊蹙,嘴張了張,卻沒發出一點聲音,眼睜睜看着沈黛一步步走上旋梯,在轉角處最後一次回頭看他。 她說:明天我會讓人送離婚協議來,勞煩顧總記得從百忙之中抽空來處理一下。 話落,也不等他的回復,沈黛轉身離開,消失在顧言川的視線里。 顧言川在原地站了好一會,看着散落一地的紙張,彷彿又看見了沈黛那漠然的神情和疏離的話語。 她似乎,是第一次用這樣的神情和語氣與他說話。 離婚,和沈沐荷在一起,這不都是他想要的嗎? 為什麼現在,他卻感覺到一種即將失去珍貴物品的失落感...... 顧言川閉了閉眼,斂下眼底的複雜情緒,轉身徑直離開別墅。 夜間的晚風微涼,沈黛就站在卧室的窗邊,平靜地看着顧言川的車影伴隨着轟鳴聲遠去,直至徹底消失在視線中。 她閉了閉眼,過往的一幕幕浮現在腦海,那些她曾以為的甜蜜,如今都變成鋼針狠狠扎入她的心臟,如同經歷了一遍死一般的絕望。 良久,她撥通了一個電話,疲憊又依賴地對電話那頭的人開口。 外公,我想回家...... 電話那頭靜默兩秒,老人微顫的聲音里滿是心疼和唏噓:那就回來吧,家永遠在等着你。 所有的偽裝和堅強在這一瞬間都被粉碎成渣,沈黛鼻子一酸,眼淚大顆大顆掉下了。 是時候跟這錯誤的婚姻做徹底的了斷了...... 夜深,夢長。 一大早,許景楓的電話就打過來了:阮阮,你起床了沒?我等會帶人過去幫整理東西。 兩人雖是表兄妹,但許景楓向來是把沈黛當成親妹妹看待,當初要不是沈黛執拗的要嫁給顧言川,許家人是根本不可能同意讓自家寵在手心裏的寶貝嫁過來的。 沈黛喝着熱牛奶,微笑道:我沒有什麼東西要帶走的,你帶司機來接我回家就好了。

《滿級大佬離婚後總裁日日來糾纏》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