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龍之變奏曲:光與暗
龍之變奏曲:光與暗 連載中

龍之變奏曲:光與暗

來源:google 作者:琳琅滿目的白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羅傑 蜜雪兒

平淡無奇的他,被捲入一場陰謀,陰謀的背後卻是12年前的一場封印,冥冥之中覺醒了先知所預言的神秘力量,一場宿命之戰的冒險之旅就此展開黑暗的背後究竟是命運的安排,還是內心深處甘願的自我墮落,在光明與黑暗,善與惡的衝突交鋒中,揭開不為人知的謎底,譜寫着一篇篇扣人心弦的鎮魂曲展開

《龍之變奏曲:光與暗》章節試讀:

「鎮長爺爺早。」少年面帶微笑道,大大的藍眼睛眨了兩下。

「誒,是小傑呀,每天都這麼早出門放羊,真勤快。」老人笑道。

「嘿嘿,不早點就看不到騎士團晨練了。」少年眼中充滿熾熱。

「?你說什麼?」老人難以置信的瞪大眼睛,懷疑自己聽錯了疑惑問道。

「啊?這個。。。呃。。。我說不早點羊會餓成團就當晨練了,那個,鎮長爺爺,羊群跑了,我去追,您先忙。」

少年尷尬的轉過頭,吐了吐舌頭,「下次再亂講話就咬你。」說罷就跑向只有一隻羊的羊群。

望着那少年的身影,老人嘆息道:「小傢伙,我知道你一直想成為一名騎士,可是你也知道,只有貴族才有資格。」

少年叫羅傑,16歲,蔚藍色的短髮,身着破舊的布衣,以及那早已破了線的草鞋,最顯眼的是那腰間的一把木劍。

羅傑是貝萊斯小鎮普通平民,4歲那年與父母失散,幸而被一個名叫杜克的農夫領養,從小的夢想就是成為一名騎士。

可是騎士團有規定,只有貴族子弟方可加入騎士團,此處距離王城較近,並且又是去往王城的必經之地,所以設有騎士守衛軍。

自從10歲那年,小鎮為了擴大守衛軍規模,又開設了一個騎士訓練營,這可讓羅傑激動萬分了,每天早早的就會去訓練場不遠處的山坡放羊。

那裡居高臨下,正好可以清晰的看到訓練場的全景,回到住處還會有模有樣的舞動稻草叉。杜克每每都會看在眼裡,似乎有異樣的神色流過,但又隨即搖搖頭默不作聲的繼續做着手頭上的農活。

直到羅傑15歲那年,羅傑跟隨杜克上山砍柴。杜克問他,「你想成為一名騎士嗎?」羅傑充滿期待的看着杜克,肯定的「嗯」道。

杜克搖了搖頭,「騎士恐怕沒希望,劍士倒是可以嘗試。」羅傑失落的低下了頭。

只見杜克輕輕揮動砍柴刀,一道藍色劍氣射向不遠處一塊巨石,伴隨着一聲巨響「轟」,巨石平整的被切成兩半倒塌在地。

羅傑猛地抬頭震驚的看着這一幕,欣喜的蹦跳到杜克身旁,眼睛綻放光芒直勾勾的望着他,嘻嘻的笑道:「杜克叔叔,我要這把砍柴刀。」

杜克頓時一臉黑線,「再問一遍,學不學劍士?」羅傑義正言辭毫不猶豫道:「學!砍柴刀也是我的。」杜克……

之後杜克為羅傑量身打造了一把無論從尺寸還是比例都完全吻合羅傑的武器「木劍」,羅傑呆若木雞的看着這把木劍,頓時驚嘆的無言以對。

杜克又為羅傑制定了每天的訓練計劃,包括「揮劍次數」、「反應能力」、「耐力訓練」等。

除了完成他布置的計劃以外,還必須要堅持完成騎士訓練營「體能方面」的晨練。

這天如往常一樣,羅傑早早來到山坡,把羊拴在青草茂盛的大樹下,聚精會神的看着操練着的騎士。

拔出木劍學着不停的揮舞,此刻的他彷彿忘記了時間,忘記了他在放羊,綿羊四周的青草被吃光了衝著他「咩咩——」的叫着,似乎在告訴羅傑該換地方了。

羅傑若無其事道:「噓,羊咩咩別吵。」羊咩咩乾脆卧在樹下含着繩子靜靜的看着羅傑。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晨練也隨着時間的推移結束。羅傑意猶未盡的收起木劍,絲毫不在意他那被汗水浸濕的衣服。

隨便找了個陰涼的大樹下坐着,隨手拔下一根草莖放在嘴裏,枕着雙臂躺下,翹着二郎腿,「如果我能成為一名騎士,一定是這裡最強的!」

此時山坡外不遠處的樹林,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伴隨着嘶叫聲。

羅傑迅速起身,望向那裡,「夢魘戰馬,是皇家騎士團!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莫非是在演練?」

為首的一名頭戴紅鬃頭盔的騎士長急促的喊道:「必須儘快把消息傳給王宮,大家跟上。」

話音剛落馬群背後一道黑影迅速襲近,每接近一名騎士就會傳來哀嚎聲,隨即栽倒於馬下。

羅傑瞪大雙眼,難以置信,「演練都這麼拼了?」懷着一探究竟的好奇心,牽着羊往樹林附近移動。

騎士長把一封捲軸交給一名親衛騎士,叮囑道:「賭上騎士的榮耀也要把捲軸帶給國王,我來阻止他。」

說完調轉馬頭面向黑影,緊握的韁繩往後一拉,戰馬前蹄騰空,嘶鳴一聲沖向黑影。

「桀桀,我很欣賞你的勇氣。」黑影陰笑道,隨手一揮一個充滿死亡氣息的黑球襲向騎士長。

騎士長鎮定自若,左手舉盾進行格擋,同時右手持槍刺出一道耀眼的光槍,黑影伸出右臂,十指張開直面迎擊光槍。

巨大的爆炸聲夾雜着滾滾塵煙,與此同時騎士長也被黑球擊落馬下,盾牌彈出數十米遠。

「成功了么?」騎士長單膝跪地,左手撐地右手持槍支撐身體。

突然黑影從濃煙中掠出,左手抓住騎士長面門舉起,騎士長根本來不及反應,此時他才看清黑影的長相,陰森的面孔,血紅色的瞳孔,全身瀰漫著恐怖的黑煙。

顫慄道:「你是魔族!」魔族陰沉的臉上現出玩味的笑容,露出陰森的白牙,「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那麼,死吧!」

話音剛落,抬起右手,尖銳的指甲彈出,猶如五把匕首,猛地刺入騎士長胸脯。

騎士長痛苦的哀嚎着,魔族舔舐着嘴唇,再一用力貫穿了騎士長的身體,此時的騎士長已無生機,隨手把騎士長丟在地上。

扭頭看向親衛騎士逃走的方向,化作一團黑煙追向親衛騎士奔襲而去。

隨着一聲慘叫,親衛騎士轟然倒於馬下,魔族在親衛騎士身上搜出捲軸。

羅傑這一刻才意識到,不是演練,是殺人越貨,還是儘快離開為好。

正當要逃之夭夭之際,羊咩咩不知何時已經自己跑了出來,羅傑看看手中的繩,再看看羊,「…什麼時候啃斷的繩子!?」

急忙呼喚羊咩咩,「快回來,你這笨羊。」魔族嘴角上揚,「有漏網之魚!」化作一團黑霧奔向羅傑。

在距離羅傑不足兩米時,魔族現身,一記魔爪就向羅傑襲來。

經過這一年的訓練,羅傑的反應速度已經初見成效,瞬時作出判斷,側身翻滾,躲避魔爪的同時拔出木劍。

後跳數米後立正身軀,雙手緊握木劍,雙腿微曲身體前傾,儼然一副劍士進入備戰狀態的樣子。「哦?有意思。」魔族轉頭面向羅傑輕蔑道。

羅傑見識過魔族的厲害,故作鎮定地咽了咽口水,靈機一轉突然向魔族發動衝鋒。

魔族也是被羅傑這種自殺行為驚訝到了,愣了一下。「好機會!羊咩咩我們走!」羅傑衝鋒的步調戛然而止,迅速轉向羊咩咩方向跑去。

「天真的小傢伙。」此時的魔族已經出現在羅傑的面前,一把扣住羅傑的喉嚨,提了起來。

羅傑雙手緊緊抓住魔族的胳膊,雙腿不停的掙扎,窒息的喘不過氣來。

正當羅傑覺得自己要死的時候,一道藍色劍氣破空而出斬向魔族,魔族扔下羅傑急忙防禦,雙手高舉頓時生成黑色防護罩。

劍氣與防護罩碰撞產生爆炸,樹木斷裂,亂石飛濺,羅傑也被能量波吹的在地上翻滾了數十米。

羅傑抬頭看向來人,一身淺灰色布衣,皮質的護甲和長靴,深灰色斗篷,手持一把藍白色長劍,斗篷迎風飄揚。

來人掀開斗篷帽子,一頭灰白色長發,稀疏的鬍渣,來人正是杜克。

「杜克叔叔!」羅傑喜極而泣

「這股鬥氣?領主級劍聖!」魔族震驚道。

「留下捲軸和你的命。」杜克劍指魔族肅然道。

說罷雙腿彎曲,身體重心下壓前傾,做出拔刀狀,全身散發淡藍色光。

厲聲道:「此劍名為寒戰之風,吾之鬥氣名為水鬥氣,吾名為月光劍聖杜克,半月斬!」

杜克迅速揮斬長劍,橫掃一圈,一條月牙狀巨大劍氣撕裂虛空,所到之處空間扭曲,飛沙走石,奔向魔族。

魔族見狀大駭,連忙化身為一團血霧逃竄,但為時已晚,劍氣速度極快。

血霧慘叫一聲,留下捲軸和一灘血跡憑空消失,遠遠傳出一句,「災難即將來臨,你們都得死。」

《龍之變奏曲:光與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