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龍行都市
龍行都市 連載中

龍行都市

來源:google 作者: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從小小秘書到書記,調崗離任,明升暗降,一路沉浮,于波濤洶湧之中左右逢源,抓住每一個契機,扶搖直上……展開

《龍行都市》章節試讀:

羅一松回答道:「這個就不清楚了。│」

平起根本不平,哪配和諧之名。曾家輝沒有再問什麼,伸出手道:「把房卡給我,你回去休息吧。明天上午9點開個常委會,聽一聽各常委的工作情況。另外,明天你給我找一套簡單住處,我住這裡不太習慣。」

「好的,那我明天早上來接你。」

「不用,你也是常委,還有重要工作要做,安排個駕駛員8點過來就行了。」然後徑直走到了電梯旁。

早上7:40左右,羅一松還是親自來了。

他讓駕駛員劉明和車等在門口,自已獨自進了和諧大酒店的大堂,他向電梯方向走了幾步,又猶豫着退了回來,最後還是沒有上8樓去。曾家輝昨晚叫他早上不用親自來接,那是出於對自己這個縣委常委的尊重,是客氣而並非說是不必要,更何況自己還兼任縣委辦公室主任,但想到昨晚曾家輝不讓送上樓的前車之鑒,自己等着就是了。

8點剛過的樣子,曾家輝走出了電梯口,羅家松迎了過去。曾家輝沖羅一松點了點。

「書記早!吃過早點了嗎?」見曾家輝又點了點頭,羅一松才說道:「車在門口。」

車徑直去了縣委辦公大樓,縣委副書記簡成雨早已等候在樓下,見曾家輝自己開了車門走出來,快步過來迎接。

「曾書記,早!」

「簡書記早!」

「您的辦公室在三樓。」

「好。」

抬頭看了看辦公樓,九層獨院,大氣恢宏,看樣子才修不久,外面的裝點很是精緻,估計裏面的裝修也不會差。不覺心中納了悶,不是說國家級貧困縣嗎,似乎不太像啊?

心中雖這麼想着,卻不好露出聲色。乾脆電梯也不坐了,邊看邊走樓梯,曾家輝就這樣一路讓簡成雨前頭領着、羅一松後邊「押」着進了自己的辦公室301。

簡成雨也知趣,把曾家輝送到了辦公室,客套幾句就退了出來。畢竟有個常委兼辦公室主任的羅一松在,服務方面是他負責。

「書記,這間辦公室是原來胡書記的辦公室,雖然一應用品換過了,但牆面、地板的裝修沒來得及整理,您看有什麼要求沒有?」

「這麼豪華,還可以要求?我估計後面的幾任書記來都不用重新裝修了。」

「後面的書記?」羅一松沒有聽得怎麼明白,像是自言自語。

「是啊,難不成你認為我會是平起縣委書記的終結者?」

「書記,我不是這意思!」羅一松趕緊解釋了一聲。

「我搞不好工作,還不是要騰地方;搞好了,我也想上進撤。羅主任莫不是打算讓我在平起養老?呵呵!」

「我可不敢胡亂猜想。」羅一松在額頭邊抹了一把,轉移話題道:「你的秘書和司機,我們都未敢擅作主張,等您指示?」

「我新來乍到,也不熟悉,就由你安排吧,先用一段時間了再說」。曾家輝對這些似乎並不在意。

「好的,那就讓鄭志暫時給你服務,他是剛轉正的選調生,調進辦公室半年;車輛和駕駛員您早上已見過了。」

羅一松的話並不多,說完轉身出去把鄭志叫了進來,見過書記後,又帶到對面辦公室吩咐其他事項去了。

8:50,羅一松又敲門進來,道:「書記,常委會的開會時間要到了,在二樓會議室。」

「好。」

曾家輝到平起是空手而來,什麼東西也沒帶,他在辦公室抽屜里隨便找了個筆記本,抓了支筆,就走了出來。

「小鄭,走,開會去。」曾家輝到得門外,大聲的叫道。

「哦。」鄭志一呆,哪有書記提醒秘書開會的呢?不過心潮湧動歸涌動,答應一聲,趕忙隨了去。

會議室里,13名常委和人大主任黃開新、政協主席杜有幫無一缺席,正襟危坐。

曾家輝將筆記本放到桌子上,看到面前有兩份資料:一份是眾常委的履歷表,另一份是常委分工文件。簡單瀏覽了一下,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羅一松,然後坐直了身體。

「諸位,我剛到平起,第一次參加縣委常委會,主要是集中聽一下大家手裡的工作情況,這也大家相互交流的一種方式。就簡點吧,每人發言5分鐘,誰先來?」

曾家輝見沒人主動先發言,不由看了看賈大成、黃開新和杜有幫,這樣沉悶的氣氛,似乎表示自己這個縣委書記不受歡迎呢!不由看了一眼幾位主要領導,道:「賈縣長、黃主任、杜主席,我們『真假一起、黃賭兩全』,他們好像都有顧慮呢。」

眾人不由抬頭,一起笑了起來,會場相對活躍了許多。

羅一松趁機發言,但由於僅分管縣委辦、研究室兩個部門,做的又都是些協調服務工作,3分鐘不到就彙報完了。

有人開了頭,後面就順暢多了,金剛、張天德、姚文生、唐正華、簡成雨、冉東風等按常委排名順序彙報了自己分管的工作情況。

冉東風彙報的時候,曾家輝插了話。

「平起縣的信訪量這幾年增長說明了什麼?群體**件的頻繁發生又意味着什麼?」

「這個,主要是惠民政策的增加,老百姓想得寸進尺。再有就是法制化進程的加快,群眾的觀念正在改變所致。」冉東風想當然的解釋道。

「哦,如果冉書記後面這個解釋成立的話,是否意味着**沒能做到依法行政?」

冉東風不由看了看賈大成,才回答道:「那倒不是,只是群眾愛鑽法律的空子而已。」

曾家輝再次看了看冉東風,道:「我剛到平起的晚上,住進了一個叫平起商務酒店,當晚上報了兩次案,現在還不太清楚結果呢。你跟蹤一下吧。」說完從手機中翻出了「平起酒店出警電話」,給冉東風遞了過去。

龍雲飛、秋同、李元江彙報工作情況的時候,曾家輝只是認真的在筆記本上記着,直到常務副縣長朱鵬彙報結束,他才又插了話。

「朱縣長,你說平起人口110萬,年財政收入才2.8個億,會不會少了點?」

朱鵬一愣。「確實只有這麼多,這還不算900多萬的**稅上劃部分呢。」

「哦,那今後每年大概能新增多少?新增點有哪些?」

「平起是傳統農業大縣,缺乏工業企業支撐,增長主要還靠農村生產,估計每年增10%左右,增長點重點在拓展農業基地和擴大養殖業規模上。」

「行了。該簡書記說了吧?」

簡成雨也很快彙報結束。實行常委分工負責制以來,專職副書記只管黨群部門,工作很輕鬆,彙報也就很簡單。

這時,杜有幫拿眼神看向賈大成,意思是常委彙報工作情況,是你這個常委縣長先彙報,還是我這個政協主席先來?畢竟賈大成排位在前。

不料,曾家輝卻就此打住,想結束會議了。

他很抱歉的看了看其他三位主要領導一眼,道:「四大班子的工作,我下來與賈縣長、黃主任、杜主席單獨交流。今天這個常委會,我只是想向大家傳遞一個信號:任何時候都要交流支持,任何時候都要團結協作。今天的情況彙報,我不作點評,但大家一定要清楚平起縣現在最需要的是發展,最迫切的是穩定,我這個縣委書記能在平起呆多久、能不能做好工作,關鍵取決於大家的支持與幫助。」

看了看大家,似乎沒人有意見。

「散會!」

回到辦公室,曾家輝的心情很不輕鬆。常委會上的彙報明顯感覺得出敷衍的多、實幹的少,成績是濃墨重彩、問題是一筆帶過,工作不紮實,效果肯定不明顯。

又仔細看了看羅家輝準備的常委簡歷表和分工文件,不禁皺起了眉頭,有三個方面很是費思量:

一是13名常委中,竟然沒有一名女同志,這與**關於縣級以上領導班子至少要配備1名以上女性領導幹部的要求明顯不符。

二是常委中除了自己32歲以外,其他常委年齡全在40歲以上。換屆的時候,不是明明有年齡段的規定嗎?怎麼會是這種情況。

三是縣委機關這邊,一個專職副書記就管幾個黨群部門,另一個常委兼着辦公室主任,只管一個辦公室和研究室。要不是還有書記坐陣,那不純粹就是個縣委秘書組嗎?

這是為什麼?他想不通。

《龍行都市》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