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凌芊衛漓淏
凌芊衛漓淏 連載中

凌芊衛漓淏

來源:google 作者:三妖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凌芊 衛漓淏 古代言情

簡介:穿越成宰相庶女的施落,還沒過一天好日子,就被老皇帝賜給貶為庶人雙腿殘廢的衛家小王爺……醒來後,沒有丫環,沒有錦衣玉食,只有一個雙腿殘廢的帥哥陰鷙的看着她「休書我不會寫,你想死隨時都可以,生是衛家人,死也是衛家的鬼!」施落看着窮的只剩老鼠的家,為了能吃飽穿暖活下去,只能想辦法賺錢養家,賺錢養夫,賺錢養娃…衛小王爺多疑敏感不好養,原以為養成了一隻白眼狼,誰知道一朝功成名就,他居然帶人堵上門「聽說你跟別人說你相公死了?」施落:「呵呵……誤會!」展開

《凌芊衛漓淏》章節試讀:

衛琮曦沒有拒絕。

他倒是要看看,這個女人又要耍什麼花樣。

衛琮曦快一米九了,身體結實,看着很瘦,但是份量不輕。

施落廢了好大的力氣才把他轉移到了床上。

再回頭看看他那簡易輪椅,車輪已經摔變形了,根本不能在用了。

施落嘆了口氣,擦了擦臉上的汗道:「衛琮曦,有吃的嗎?」

本來剛剛落水,現在又廢了這麼大力,她一點力氣都沒有了,得吃點東西。

衛琮曦從剛才開始一直在觀察施落。

他總覺得這個女人從醒來後就開始變得不一樣了,無論是行為,動作,還是眼神,都好像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以前,她張口閉口都是叫他死瘸子,還不許衛琮曦碰她。

有一次衛琮曦燙傷了,她還嘲笑他是個廢物,什麼都做不了,活該被燙傷!

要不是擔心她死了老皇帝又換人來,衛琮曦早就弄死她了。

衛琮曦垂頭想了一會兒,終於開口:「廚房有,你自己去做。」

施落用力點頭,出門去了東邊廚房。

然後,她就欲哭無淚了。

屋子裡十分簡陋,一口大鍋,幾個破碗,一口水缸,還有兩個破了的缸,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

揭開鍋蓋,裏面只有野菜糙米粥。

記憶里,原主好吃懶做,大部分活都是殘廢了的衛琮曦在做,燒火夠不着,他就趴在地上做,至於其他的活也全靠衛琮曦,以及隔壁的一對老夫妻幫忙。

原主除了辱罵衛琮曦,就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在外面勾人…

想起這些,施落有些心酸,老阿姨心泛濫,想代替原主對衛琮曦好一點。

正好,鍋里的粥還有兩碗,施落端着進了正房。

才到門口就聽見了屋子裡傳出一道嬌柔女聲——

「衛大哥,我來給你送吃的了!」

施落腳步頓住,抬眼看向屋裡。

只見破舊床邊站着一個年輕小姑娘。

十七八歲的年紀,身形窈窕,烏髮雪膚,面容秀美。

施落皺了下眉頭,很快就想起這人身份:鍾秀靈,隔壁家的閨女,因為有些克夫名聲,一直沒嫁人。

她估計是看上了衛琮曦的臉,時常來獻殷勤,還總挑撥衛琮曦和施落的關係。

此時,她那雙盈盈水眸看着衛琮曦,聲音又低又柔:「施落妹妹肯定是又跑去找賈秀才了,我怕衛大哥你吃不上飯,只好親自來一趟看看。」

聽聽這蓮言蓮語,說得多有水平?既顯出她對衛琮曦的擔憂關切,還暗踩了施落好幾腳。

施落本來是不想管的,聽到這污衊就忍不住了,哼一聲推開門。

「鍾姐姐過來怎麼不說一聲,這悄不聲的,我還以為屋裡進了賊呢。」

說著,施落走上前,伸手扒拉開鍾秀靈的籃子。

裏面放着一隻雞腿,還有兩個白面饃饃。

施落笑了下,當即抓起雞腿道:「鍾姐姐,你怎麼知道我愛吃雞腿呀?」

說完就咬了一口。

鍾秀靈想阻止已經來不及,眼底閃過一抹厭惡,柔聲道:「施落妹妹,好歹也給衛大哥留一口,他身體不好…」

施落一怔,放下雞腿,看了一眼衛琮曦,似笑非笑:「鍾姐姐說你身體不好?是哪裡不行?」

要麼怎麼說中國的漢字博大精深呢。

「不行!」這個詞用起來就有很多意思。用在特定的場合,用特別的語氣說出來,就會非常有意思。

比如現在,從施落嘴裏說出來,再配上她古怪的口吻,衛琮曦覺得他作為男人的尊嚴被挑釁了。

他抬頭,逆着光,就看見施落那張似笑非笑的臉。

衛琮曦眼神陰沉,看了施落一眼,才說:「我行不行,你會清楚的!」

成功刺激到衛琮曦,施落還覺有趣,偷偷朝衛琮曦眨眼。

看這兩人當著自己的面打情罵俏,被晾在一邊的鐘秀靈氣的咬牙。

她擠出笑,將剩下兩個白面饃饃遞過去:「衛大哥,你也吃吧?」

「還是我來吧!」

施落伸手奪過那兩個白面饃饃,語重心長的說:「鍾姐姐你還沒嫁人,不好和我相公太親近,要是被人看見了,還以為你要勾引人夫呢。」

鍾秀靈沒想到施落會這麼說,眼眶一紅,楚楚可憐:「施落妹妹,你怎麼能這麼想我?!」

施落抱胸冷笑。

鍾秀靈又看向衛琮曦:「衛大哥,我只是怕你餓到……」

那欲語還休的柔情與蜜意,落在其他男人眼裡肯定要心軟了。

衛琮曦卻是鐵石心腸。

他靠坐在床上,墨瞳微闔,神色冷淡,顯然是不想管她們兩個的事。

施落見狀,膽氣更壯,直接趕人:「既然鍾姐姐只是怕我相公餓到,那現在吃的送到了,就趕緊走吧?」

「衛大哥……」鍾秀靈不死心,咬着唇叫了聲。

在鍾秀靈期待的目光下,衛琮曦終於睜開眼,薄唇微動。

他淡淡道:「你確實該走了。」

鍾秀靈的臉「唰」一下就紅了。

她到底要臉,丟下句「衛大哥,我下次再來」,提起籃子就跑了。

人走了,施落放鬆下來。

她想了想,覺得送上門的雞腿確實難得,便將自己咬了一口的雞腿遞到衛琮曦嘴邊:「吃嗎?」

「滾!」

衛琮曦只覺受到侮辱,額上青筋凸起,墨眸中猩紅翻湧而起。

他冷冷甩開施落的手,一字一句的道:「滾出去!」

衛琮曦用力不小,這一甩直接把施落手裡的雞腿給打翻在地。

油滋滋的雞腿落在地上,滾了兩圈,沾了一地的泥灰。

施落騰地一下抬眼,瞪向衛琮曦,雙眼直冒火。

她用手指着衛琮曦,狠狠地咬住了後槽牙。

「衛琮曦,你讓誰滾?!」

《凌芊衛漓淏》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