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靈魂里的清風飛揚
靈魂里的清風飛揚 連載中

靈魂里的清風飛揚

來源:google 作者:凡塵一竹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卓然 玉博涵

玉博涵出生在二十世紀六十年代的華北平原,她的親生父母不幸遇難後,跟隨養母玉如清來到荷花鎮生活地震發生後,玉博涵的養父及哥哥相繼離開人世,她的養母精神失常了1979年,在收到大學錄取通知書時,久病不愈的養母突然中風成了植物人,她放棄上大學的機會照顧養母養母去世後,玉博涵選擇了邊當老師邊複習功課準備參加來年的高考在考場上,身體一直欠佳的玉博涵在答題時忽然昏倒在考場,送醫院搶救時被診斷為白血病玉博涵的童年好友已經是一名警官的齊昊明從大西北回到了家鄉,在齊昊明的堅持下與玉博涵訂了婚兩個人在去旅遊的途中,因勞累過度住院後查出玉博涵沒有白血病齊昊明在得知童年好友卓然與玉博涵才是相互傾心的知心戀人時,悄無聲息地去了深圳工作玉博涵開了一家書屋.畫廊,她投入到了繪畫創作中去遠在M國攻讀博士學位的卓然畢業後,選擇了回國工作在回國前,他導師的父親文一峰委託他尋找失散多年的外孫女秋博涵文一峰要尋找的外孫女秋博涵就是卓然要尋找的傾心戀人玉博涵展開

《靈魂里的清風飛揚》章節試讀:

高考的這幾天,玉博涵的媽媽玉如清在荷花鎮的家裡顯得心神不寧,由於身體狀況不佳,玉如清沒能到縣城裡的考場去陪伴女兒,可是她在家裡卻是無比的心急如焚,玉如清愛女如命,女兒參加高考就如同自己在高考,也許在考場外面等待陪伴女兒的心情是踏實的、幸福的,可是病體的托累卻煎熬着玉如清的靈魂,她的靈魂早已飛到了考場去陪伴她的女兒,保佑女兒一切順利,她明白女兒的學習成績名列前茅,考上理想大學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可是當母親的心永遠是系在兒女的身上的,生怕照顧兒女不周留下終生遺憾。

玉如清現在滿腦子想的全是玉博涵參加高考的鏡頭。要是玉博涵的爸爸容振華和哥哥容博豪還活着的話該有多好!要是玉博涵的生身父母秋天、文雅琪還活着的話該有多好啊!他們會把更多的愛給她,會讓她生活的無憂無慮,會讓她生活的幸福快樂!可是現如今,家裡只剩下她們母女兩個人相依為命,孤苦伶仃。十幾年風風雨雨過去了,生活中的酸甜苦辣盡在不言中,苦難的歲月恍如隔世,往事不堪回首。玉如清長嘆了一口氣,玉如清發自內心的吶喊:親人們啊!你們的在天之靈保佑着我們的博涵一切順利吧,你們也在關注着我們優秀的博涵在考場上努力拚搏吧!

玉如清在焦急的等待中期盼着女兒的好消息。

沉重的心事和失眠使玉如清的身體很是不佳,劇烈的咳嗽每天都要持續兩次以上。她在盼望和等待的不安中終於找到了寄託。玉如清從柜子里拿出珍藏多年的紫色雕花木匣子,打開了玉博涵親生父母親秋天和文雅琪夫婦的遺物,拿出一張秋天、文雅琪與玉博涵小時候的合影照片,她面對着他們三口這家的合影喃喃自語:「秋天、雅琪,我們的博涵現在正在考場上拼搏,我們都為她祈禱吧,保佑她吧,別讓她出什麼差錯,我在想,我們博涵天賦極高,又有紮實的功底,肯定會考出滿意的成績。我有件心事想與你們夫婦倆商量,就是在博涵上大學之前要不要把她的真實身世告訴她,我心裏很是矛盾,拿不定主意,告訴她合適呢,還是不告訴她合適。不告訴她吧,我真是覺得對住她對不住你們夫婦兩個人,告訴她吧,又怕影響她的情緒,影響她以後的學習生活和工作。秋天、雅琪,請你們告訴我,我該怎麼辦?我該如何對待這個問題?」

照片上的秋天、文雅琪夫婦平靜地向她微笑着似乎在說:「玉大姐,我們相信您、信任您,我們已不在人世間,以後所有的一切事情全權交給大姐處理。」

照片上天真純潔可愛的小博涵似乎在說:「媽媽,我是好孩子,您不要對我隱瞞什麼,我有明白我身世的權力,我有承受一切苦難的能力,媽媽,千萬不要對我隱瞞什麼。」

「秋天、雅琪,面對我們純真善良的孩子,我真擔心我的身體隨時都有倒下去的可能,我真得不敢想像世界上只留下她一個人時的情景,我對不住你們,我恐怕不能很好地、長久地陪伴和照顧我們的女兒了,你們的在天之靈要多費心,多保佑她,保佑她以後的道路平平坦坦,前程似錦。不再遭受到我們所遭受過的空前的磨難,祝福我們的女兒一路平安、萬事如意!」

照片上的秋天、文雅琪依然平靜地衝著玉如清微笑,靜靜聆聽玉如清的心聲:「我想好了,我做出了決定,我應該把真實的情況告訴我們的女兒,我想我們的女兒應該了解自己的身世,有權力知道自己的生身父母是誰,我若不趁着我活着的時候告訴她事情的真相,是我的自私和狹隘,是我的不明智的罪過,我死後的靈魂也會感到不安的,我要選擇一個適當的機會告訴她,我不能把博涵佔為已有,不能讓她只做我的女兒,雖然你們已不在人世了,我也覺得有這個必要,你們的品德、人格、正氣、學識都是博涵應該繼承學習和發揚廣大的。了解不幸的身世也不見得是壞事,它會使人更加成熟起來,堅強起來,更加自強不息起來。博涵是個悟性極高的孩子,我想她對不幸會有獨到的認識和理解的。

收到BJ醫學院校的錄取通知書時,玉如清和玉博涵有說不出的喜悅,玉博涵如願以償地考上了深思熟慮後選擇的大學,玉如清也非常明白女兒是為了自己的病體才選擇報考的醫學院校。她激動的淚光閃閃,為女兒對母親的一顆純真無私的孝心而欣慰。玉如清感到幸福快樂,她只覺自己身體的各部位都非常輕鬆,陡然增添了許多的精神,她開始忙碌着為玉博涵準備上大學所需要帶的一切東西,就像很多年以前為兒子容博豪做上大學前準備東西時的心情是一樣的,兒女們有出息,是做母親的最大的獎賞。

為玉博涵上大學所要帶的東西全部準備妥當後,玉如清就開始張羅為女兒做她最愛吃的飯菜。

這是一個天氣晴朗、陽光溫暖的日子,玉如清特意準備了幾個玉博涵最愛吃的菜,並買了一瓶葡萄酒,一來慶祝玉博涵即將跨入大學校園,二來她準備在飯後把秋天、文雅琪夫婦的遺物正式轉交給玉博涵,並告訴她的真實身世......

玉如清情緒很好,她把兩隻酒杯斟上酒,母女倆端起酒杯,玉如清激動興奮地說:「博涵,媽媽衷心祝福你的未來無限美好!前程似錦!未來的道路一帆風順、一路平安!萬事如意!我們為你順利考上大學乾杯!」

「乾杯!我的好媽媽,謝謝您!」玉博涵與玉如清碰杯喝了一口酒後滿含深情地看着親愛的媽媽無限憧憬地說:「媽媽,我將來做了醫生,第一先醫治好您的病,讓您健康愉快地生活在這個世界上,不再受病魔纏身之苦。」

「媽媽的好孩子,有你這句話媽媽就知足了,我的病就這樣了,完全醫治好是不可能的。」

「媽媽,請您相信我,請您相信我有能醫治好您病的能力和信念,您每天都用愉快的心情去幻想您的女兒已經做了一位非常高明的醫生,在為您精心治療,您的病體就會慢慢好起來的,慢慢恢復起來的,隨着科學的發展,醫學會越來越發達,相信會有醫治您病的最好最好的葯早早研發出來,等您恢復了健康,我們就是世界上最最幸福最最快樂的人。」

「好好好,媽媽相信我的女兒,我以後一切聽你的安排,好好治病養病好好活着,媽媽陪你長大,能看到你完成學業,能看到你事業有成,能看到你成家生兒育女,能看到你平安順利地度過人生的溝溝坎坎,這是媽媽最大的心愿和幸福。」

「媽媽,您做得飯菜最合我的口味。」

「合你的口味就多吃一些,以後恐怕吃媽媽做的飯菜的機會就少了。」

「媽媽,您會長命百歲的。」

「會的,媽媽會長命百歲的,媽媽永遠陪伴着你,陪伴着你大學畢業,陪伴着你成家立業。博涵,今天媽媽還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還有一些十分珍貴的物品轉交給你。」

「媽媽會告訴我什麼重要的事情呢?並且又有很珍貴的物品轉交給我,轉交?轉交就是別人要您交給我,會是誰呢?媽媽,我怎麼聽得莫名其妙,難道我們的家還有我不知道的秘密?」玉博涵突然想此時此刻是不是媽媽的精神狀態不好又要犯病了。

「博涵,你分析的很對,的的確確有一件非常重要、非常重要的事情你還不知道,又真真切切、真真切切的有一些非常珍貴的物品需要轉交給你。你長大了,已經十六歲了,馬上就是大學生了,有些秘密應該讓你知道了,媽媽也是考慮了許久才下的決定,本想等你再長大些,等你十八歲成年以後,或者等你大學畢業後在告訴你的,可我這身體,怕是來不及,我不想把這些秘密帶到另一個世界上,我不想把秘密帶走。」玉如清認真地說。

玉博涵睜大眼睛驚訝疑惑地緊盯着玉如清:「媽媽,您說的可是真的?」

「是真的,孩子,媽媽怎麼會騙你呢,等你吃完飯,媽媽慢慢對你說。」玉如清含笑慈祥地看着心愛的女兒玉博涵。

玉博涵真是搞不明白媽媽說的是真實情況還是媽媽的精神又在錯亂,又在說臆想中的病話。不過,儘管她半信半疑,但受好奇心的驅使,玉博涵還是特別想知道玉如清口中的秘密是什麼。

吃完飯,收拾洗刷停當,玉博涵安靜地坐下來。玉如清端詳了玉博涵好一會兒才說:「博涵,該怎麼跟你說呢,其實我不是你的親生母親。」

玉博涵一聽就是媽媽又在犯病時產生的臆想,她委屈和無奈地說:「媽媽,我不相信,您在騙我,您怎麼想起說這種讓我傷心難受的話。」

「是真的,孩子,你馬上就要去上大學了,你也長大了馬上就十六歲了,媽媽不想一直這麼瞞下去,我該把真相告訴你了。孩子,你小時候念念不忘的畫家媽媽和記者爸爸才是你的親生父母親。十六年前,你像一位小天使降臨到人世間,來到我們的生活……

玉博涵靜靜地聽着玉如清深情的回憶......

《靈魂里的清風飛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