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李辰趙蕊穿越
李辰趙蕊穿越 連載中

李辰趙蕊穿越

來源:外網 作者:天選之子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天選之子 玄幻魔法

穿越大秦太子,這一世,不再當996的社畜,我要醒掌天下權、醉卧美人膝。 殺奸臣、滅敵國、出海征東瀛,大秦天威浩蕩四海宇內。 獨掌大權,朕命,即是天命。 不墨跡,不虐主,沒有狗屁陰謀算計,只有爽爽爽,主角爆殺一切!展開

《李辰趙蕊穿越》章節試讀:

第8章掌摑九皇子

李辰這話,讓李玄臉色慘白。

他下意識地說道:「我,我沒有謀逆,是母后和老師同意我看的,他們說讓我提前學習一下國事…」

此話一出,跪在旁邊血流如注的魏賢幾乎一口老血噴出來。

這九皇子,怎麼如此不中用,輕易地就說出了這種話。

「提前學習國事?」

李辰抓住了李玄的把柄,嗓門更是高了兩分,「提前學習什麼國事?是想要父皇駕崩,然後取本宮而代之嗎?」

李玄終於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混賬話。

他臉色慘白,噗通一聲跪下,驚慌到了極點,「二哥,我,我沒有那個意思…」

眼見到這局勢瞬息變得更加嚴峻,不遠處李玄的貼身婢女悄悄地退出了司禮監,朝着皇后宮中急奔而去。

「有沒有那個意思,本宮稍後再和你算賬。」

李辰話說完,扭頭對三寶太監呵斥道:「聾了嗎?還是要本宮親自動手?」

三寶太監聞言立刻起身,命了兩名錦衣衛,拖着魏賢就走。

魏賢臉上的傷口還在,鮮血不要錢地流淌出來的他在地上被拖走,身下留下一條長長的血跡,只聽他尖叫道:「太子,饒了我啊,我也只是聽命行事,饒了我吧!」

魏賢的聲音漸漸遠去,逐漸消失不見。

李辰面無表情地跨入司禮監的殿內。

此時,一群屬於司禮監的太監正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他們親眼見到了在司禮監說一不二,無比蠻橫霸道的魏賢被李辰三言兩語就拖下去砍了,此時更是惶恐和恐懼,不敢看李辰。

「三寶。」

李辰淡淡地喊了一聲。

三寶太監立刻跪在李辰身側,聽候發落。

「這司禮監內,有誰不是魏賢的同黨,可以取代魏賢的位置?」

此話一出,三寶深吸一口氣,小心翼翼地說道:「回稟太子殿下,此事太大,奴婢不敢妄言。」

「你不就是打着借本宮的手剷除魏賢的打算么?本宮已經宰了那閹貨,你還不趁機一步到位?」李辰淡淡道。

這句話,讓三寶瞬間從內心冰涼到了手腳。

他立刻趴在地上,額頭觸地,凶名滿朝野,文武百官見了他無不又懼又恨的東廠廠公,此時卑微得如同一條老狗。

「太子殿下,奴婢不敢…」

「行了,本宮也懶得和你多說,你記住了,本宮只喜歡忠誠好用的狗,否則的話,魏賢的下場,很容易複製到你的身上。」

「滿朝文武怕你,是因為父皇給了你權力,你是一個閹人,永遠都是閹人,你的權力來自於皇家,眼下父皇將監國之權給了本宮,那麼本宮就有了決定你生死的能力,你好自為之。」

「你將司禮監還可用的人呈一份名單上來,本宮會選定新的執筆太監,其他的人,想來也都是魏賢同黨,便和魏賢一同去了吧。」

李辰說完,理都沒理哭喊聲和求饒聲響徹宮苑的司禮監太監們,而是看向站在門口,瑟瑟發抖的李玄。

「你過來。」

李玄聽到李辰的召喚,小心翼翼地走到李辰面前。

還未張口說話,李辰揚手掄圓了一耳光就甩在李玄臉上。

啪。

一聲清脆響亮到極致的耳光,讓李玄那白嫩的臉蛋,瞬間紅腫起來,嘴角也滲出了血跡。

這一聲巴掌聲,甚至壓下了太監們的哭喊和求饒聲。

李玄都被打懵了。

他沒想到李辰敢直接動手打自己。

「你與本宮是同父異母的兄弟,本宮也不願殘殺手足,但有些東西,不該是你的,就別碰,本宮許諾你一個安穩富足的後半生,可你若是有其他心思,本宮會讓你死得很慘。」

自古皇家最無情。

在皇位面前,別說同父異母的兄弟,就是親生父子都會反戈相向。

李辰穿越一世,他很清楚,自己只能朝着那張龍椅爬上去,任何人都不能阻攔自己,否則,死的就是自己。

不論是為了那天下至尊的權力,還是為了自己的小命,李辰都決定了,誰敢覬覦皇位,就把誰給徹底弄死。

李玄渾身顫抖。

有臉上的疼痛,可更多的,還是因為李辰那冰冷的目光讓他從骨子裡感到恐懼。

同時,一股骨子裡的屈辱和憤怒,讓李玄雙眼都要紅了。

李辰表情冷漠,他巴不得李玄此時衝撞他,加上李玄看了奏章的由頭,直接把李玄給弄死,到時候,就是皇后和趙玄機都保不住他。

就在此刻,一名宮女帶着一隊侍衛匆匆而來。

「見過太子殿下,見過九皇子,奴婢是皇后娘娘的貼身侍女李翠兒,傳皇后娘娘懿旨,請太子殿下和九皇子即刻趕往鳳禧宮,面見皇后娘娘。」

皇后懿旨的到來,讓李辰的算盤落了空。

同時李玄也恢復些許理智。

「兒臣領命。」李玄趕忙說道。

李辰淡淡地說:「帶路吧。」

看着李辰離開的背影,三寶太監緩緩從地上起來,深深鬆了一口氣。

他是東廠廠公,錦衣衛一動,文武百官無不瑟瑟發抖。

除了趙玄機和他身邊那些左膀右臂,他這個廠公動不了,其他人沒一個不懼怕他的。

但三寶也清楚,太子李辰說的沒錯,自己的權力來自皇家,一旦皇家放棄了他,不需要皇家做什麼,那些文武百官就會瞬間把他撕成碎片。

也正是因此,他只能死死地依靠在皇權身邊。

「太子…着實可怕。」

三寶太監深吸一口氣,喃喃道:「只怕是所有人都小看了太子的手段…如此殺伐果斷,偏偏每一刀還都砍在理上,只怕是誰都說不出什麼不是來…」

「廠公。」

一名錦衣衛來到三寶身邊,看了一眼司禮監中那些哭喊的太監,低聲問道:「這些人…」

「沒聽見太子殿下的話么?除了我說的幾個名字之外,全殺了。」

三寶冷冷地看了一眼那些太監們,毫不在乎地說道。

鳳禧宮內。

皇后寢殿中。

頭戴鳳冠,身穿皇后袍服的趙清瀾坐在殿上,母儀天下的她自有一種高貴到極致的氣質。

不知是因為身份帶來的尊貴,還是她本身便是這天下最尊貴的女人,總之,身穿皇后袍服的趙清瀾,只是端坐在那,便儀態萬千,讓人打心眼裡敬畏,生不起絲毫褻瀆之心。

唯獨李辰例外。

「簡直就是放肆!」

趙清瀾手掌拍在扶手上,慍怒道:「你二人一個貴為太子,一個是九皇子,都是皇室子嗣,更是同父異母的兄弟,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非要動手?」

趙清瀾自然是偏向九皇子的,她指着李玄紅腫的臉頰,對李辰質問道:「太子,你將九皇子打成這樣,錯在你!」

彷彿沒看見皇后是多麼生氣,李辰淡然道:「我沒殺了他已經算是看在父皇的面子上了。」

這話,讓趙清瀾瞪大眼睛。

她怒道:「你說什麼!?」

「皇后聽不懂嗎?」

李辰看了捂着臉委屈巴巴的李玄一眼,說道:「我沒殺了他,已經算是看在父皇面子上了。」

趙清瀾氣得呼吸急促,她道:「你莫要以為你是太子,本宮就治不了你,本宮還是皇后!」

「是的,你是皇后,母儀天下,但後宮不得干政,本宮不但是太子,更是父皇聖旨指定的監國皇太子,九皇子未經父皇許可,便擅看了奏章,皇后難道不知道這是多大的罪嗎?本宮格殺了他,誰敢非議個不字?」

趙清瀾咬着銀牙,氣到恨不能當場就把李辰的太子位給廢了,但她知道,自己沒這個權力。

越想越氣的她深吸一口氣,勉強壓下了內心的憤怒,扭頭對李玄說道:「你先去隔壁偏殿,溫習好今日的功課,其他事情,本宮會和太子言說。」

李玄敬畏地看了李辰一眼,這才規規矩矩地跪下行禮,然後退出去了。

等李玄走後,趙清瀾對着李辰說道:「你父皇不省人事,早已經不能處理政務,本宮讓九皇子看一些奏章,也是想着他為你和你父皇分擔點政務。」

「嗯,我信了。」

李辰的態度,再次激怒趙清瀾。

可不等她繼續說話,李辰擺擺手,對着周圍的侍女說道:「你們都退下,本宮要和皇后說一些體己話。」

在鳳禧宮內的侍女,都是趙清瀾的貼身心腹,聞言沒動,都看向趙清瀾。

趙清瀾皺眉,冷哼一聲,料定李辰也不敢做什麼,況且李玄的事情,的確不佔理,給人聽去了,多少是個是非,於是她擺手道:「都退下。」

等侍女們都離開,鳳禧宮大殿內就剩下了趙清瀾和李辰時,趙清瀾說道:「說吧,你有什麼話要對本宮說。」

李辰沒說話,而是大步走向趙清瀾。

趙清瀾愣了一下,一直到李辰都走到跟前了,她才猛然意識到,這個人,可是真正的膽大妄為之人。

「大膽,你…」

趙清瀾想要用語言喝止住李辰,可李辰哪吃這一套。

她的話都才只說出三個字,李辰已經堂而皇之地坐在了趙清瀾的身邊,抬手就捉住了趙清瀾微涼柔軟的小手。

趙清瀾大驚失色,觸電一般的她本能地想要抽出自己的手。

可一用力,竟沒抽出來。

握着趙清瀾的小手,李辰放肆地說道:「皇后,別再生氣了,再天生麗質,可若是後天總是生氣,皮膚難免生出皺紋。」

趙清瀾又羞又怒,想要大聲呵斥,卻唯恐驚動了旁人。

「你,你快放開本宮!」趙清瀾壓抑着自己的聲音急切說道。

李辰輕笑一聲,不但不退,反而得寸進尺地湊得更近了一些,感受着皇后那玲瓏有致的身段,李辰說道:「你這麼美,我怎麼捨得放開?」

趙清瀾想要起身逃離,卻被李辰死死地摟住了身體動彈不得。

「李玄可就在隔壁的偏殿內,這宮殿門外,也有不知道多少人正候着,你想要讓大家都看到這一幕嗎?」李辰輕笑道。

《李辰趙蕊穿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