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絕處生
絕處生 連載中

絕處生

來源:google 作者:去碼頭寫文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去碼頭寫文 李言苓 武俠修真

李言苓十歲在山上撿到小孩那一刻起,就走上了一條被不斷追殺的絕路如何才能絕處逢生?只能變強,不斷越級反殺展開

《絕處生》章節試讀:

「嘭——!」

被踹倒在地的李言苓兩眼昏黑,大腦嗡嗡疼,泥塵中還夾雜一絲血腥味。

還未弄清狀況,就被擁入懷裡,耳邊也傳來關切的婦人嗓音。

「大牛!你沒事吧!」

李言苓意識到是在問自己,很想給予回應安慰她。最後發現全身無力,只有思緒清明。像是被關入暗室一般,聽得到外界動靜,卻無法回應。

「狗**,手腳不幹凈的死東西!呸!再有下次,手別想要了!」

「真倒霉,怎麼又惹到了二麻子……」

「二麻子不就是一直想收養大牛。」

「大牛又不是麻姑親生的,給了算了。」

「哪能啊?麻姑也想有兒子養老啊。」

……

一群人嘰嘰喳喳的,太吵了。

等到李言苓清醒,艱難的抬起眼皮,才發現情況有些莫名其妙。

眼前。

比「農家樂」還「農」的茅草房和破院子。

抱着自己偷偷啜泣的黝黑婦女。

地上血漬混着泥土結成的小塊。

……

可是從後腦勺清晰傳來的錐痛感,提醒自己這並不是夢。

不是夢?我居然還活着?

仔細回想。

被踹的上一秒,李言苓好像在做夢。夢見自己從一棟大樓樓頂墜下。

砸地的瞬間,就被踹倒在地。

……無縫對接?

又好像在任務中被毒蛇咬了,沒有血清,昏迷等死。

又好像……

……

關於怎麼穿越的,李言苓的記憶實在是不夠清晰。

於是放棄糾結了,反正看樣子也回不去了,徒增煩惱。

……

通過幾天觀察,李言苓知道了幾件事:

一、這裡是一個不知名的古代,語言文字相差不大。

二、自己年僅十歲,叫大牛的倒霉孩子,女扮男裝。

三、沒有原身的記憶。剛好裝成被撞失憶了。

四、麻姑從小照顧自己,關係不明。

五、窮!家裡最值錢的是一個豁了口的鐵鍋!

另外就是關於二麻子,十年前死了老婆女兒,沒錢再娶,所以才打算搶個兒子養老。

……

這麼看來,目前最重要的兩件事:

一、養活自己。太窮遼!

二、身體羸弱。必須要鍛煉起來!

就這營養不良的身體,還有這小胳膊小腿。沒窮個十來年,養不出來。

上輩子,李言苓都是靠拳頭說話。

如今,靠膝蓋說話。

只要我跪得夠快……

這時麻姑的聲音傳來,打斷了思考。

「大牛,你的傷才剛好,多休息休息,今天也別去山上了。」

婦女黝黑精瘦,背起破舊竹簍,說完轉身就走,急的彷彿有人追一樣。

不過也確實是有人在追。

李言苓在追!

這幾天被麻姑強制休息,都快長蘑菇了。而且麻姑每次都是偷偷走。欺負李言苓失憶,不知道上山路。

今天李言苓終於抓住了機會,一把拽過破布裝野菜,就跟了上去。

而麻姑回頭看到大牛在追,心裏卻是在嘆氣。

長得明明五官秀氣,眼睛乾淨明亮。可是嘴唇發白,臉色也蠟黃。這些年苦了大牛不說,現在還失憶了……

不禁鼻頭髮酸。

……

山路崎嶇。

李言苓跟着麻姑走,還幾次險些摔跤。

這身體體質太差了,力量和平衡性都不行。

反觀麻姑,一路不停地摘野果、挖野菜,偶爾看見蘭花也會弄走,說帶去縣裡趕集還能賣一點錢。

李言苓心裏那叫一個恨,恨自己穿越沒把結實的身體帶過來。

不過還好腦子帶來了,身體也還能練。

沒過多久就到了晌午。

李言苓和麻姑在一個緩坡上休息。

提前休息好了的李言苓,說想自己去找點野菜,趁機了解下兩個世界的植物有什麼不同。

李言苓向麻姑再三保證,就在附近看看,麻姑才勉強同意了。

只是麻姑沒想到,李言苓野菜沒找到,找到了一個奄奄一息的小孩!

「麻姑!水!快拿水!」

李言苓背着小孩,在遠處緩緩撐靠着樹。

匆匆跑過來的麻姑,看到李言苓背後的小孩,滿是擔憂着急。

先給小孩餵了點水,再餵了一些泡軟的乾糧餅。

小孩的年紀大約五六歲。

乍一看,全然一副富家千金的派頭,身上衣裳華麗,發簪做工精細。

李言苓推測可能是被人追殺。

因為衣服上到處都是劃口,有幾處深可見肉。頭髮也十分凌亂,蒼白的小臉上還有幾塊泥漬。

於是兩人帶着小孩連忙下山。

剛安頓好小孩,麻姑就跑去請里正了。李言苓守在床邊照顧小孩。

鄉下沒有大夫,只有里正懂點醫術。

雖然李言苓很想告訴麻姑這是餓的。只是精神長期高度緊繃,才顯得尤為虛弱。

但是李言苓不能說啊,畢竟是十歲小孩的角色扮演。

過了一會。

麻姑帶來了里正,連忙招呼里正趕緊看看,這時麻姑又看到小孩穿着粗布衣,神色頓了頓。

里正說小孩沒什麼大問題,身子太虛弱了,好好照顧幾天就行。

麻姑送走里正後,糾結的開口了。

「大牛,人家小姑娘的東西呢?我們雖然窮,但是不能幹這種事……」

「我收起來了。這小孩來歷不明,而且這些東西容易惹人眼紅。」

「里正應該不是那樣的人……」

「麻姑,人心隔肚皮。還有……」

「他是個男孩。」

對於小孩的性別,其實李言苓內心毫無波瀾。因為一眼看穿。

古代人的偽裝還是過於單純了……

可是麻姑認真觀察許久。

床上的小孩去掉首飾髮鬢後,眉眼間卻是有隱隱可見的英氣。而且五六歲的年紀也並沒有喉結,確實很容易混淆視聽。

人沒事就好,可是要好好照顧幾天……這就犯難了,家裡窮到兩個人勉強溫飽,而且廚房裡只剩幾根野菜。

看到床上虛弱的小孩,李言苓已經做好了覺悟,準備把自己的野菜讓出去了。

但是麻姑不知從哪掏出僅有的兩個銅板,跑去里正家買了一捧白白花花的大米。

準備每天熬些米糊喂小孩,說是比乾糧餅好消化,也更有營養些。打算等小孩醒來,問清楚情況再送回去。

也是在這時候。

李言苓才對麻姑徹底放下了防備。

《絕處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