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近戰狂兵
近戰狂兵 連載中

近戰狂兵

來源:外網 作者:梁七少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梁七少 都市言情

南美洲,亞馬遜雨林,中心腹地。 砰!砰!砰! 噠噠噠噠! 原本理應寂靜無聲的雨林腹地中,忽而被一陣急促的槍聲所打破,雨林中原本顯得陰潮的空氣中立即瀰漫起了一股刺鼻濃烈的硝煙味道。 嗖! 層層林木中,忽而看到一道挺拔的身影急竄而出——不,準確的說是兩個人,還有一道身影正趴在他的後背上,從那妙曼的曲線來看,應該是個女人! 饒是背着一個人,可並沒有影響到他自身的速度與身法,他行動如風,且又悄無聲息。 身後傳來的槍聲漸漸遠去,這道身影也稍稍放緩了腳步,在展開

《近戰狂兵》章節試讀:


南望山。


葉軍浪驅車來到了南望山這邊,沿着一條盤山路面一路開了上去,一直到半山腰的地段才停下車來。


南望山這邊人不多,偶爾也就是有一些登山愛好者經過,環境各方面很清幽,場地也足夠廣闊,還有着一顆顆樹木可以承受住他拳勢的轟擊,選擇這樣的地方來感悟拳道的確是再好不過。


葉軍浪將那部殘缺拳經拿了出來,開始翻閱,根據葉老頭所說,這部拳經並沒有具體的拳道招式,僅僅是對於重拳的一些感悟手札。


根據拳經所述,重拳者,力之盡,可開天門。


理解起來,就是以極盡的力量催動而出的重拳,力大絕倫,一拳可開天門!


從中也能夠看出來當年留下這部拳經手札的前輩對於人體肉身力量所催動重拳直到的推崇,認為一力破萬法的重拳才是拳道之王。


拳經中所闡述的關於重拳的一些感悟與運用,還是讓葉軍浪受益匪淺。


比方說重拳之重,除了以終極之力外,還有一個「勢」的引導。


勢的體現,則是在所演化出的拳意上。


比方說倘若所演化而出的拳意給人的感覺宛如流水一般,那這樣的拳意之勢與重拳無關,體現而出的是一種陰柔連綿的拳意;倘若所演化的拳意如同江河大海般浩蕩雄渾,或者如同十萬大山般滾滾而落,這樣的拳意就顯得厚重無匹,可稱之為重拳。


殘缺拳經中也針對如何修成這種重拳之勢進行了下一步的闡述,簡單的說就是將自身的力量想像幻化成為那江河大海、深淵山嶽、無盡厚土、煌煌大日等等,使得自身凝聚出這種勢,再配合自身的拳勢,便可做到一拳斷江、一拳開山乃至一拳開天門的威力。


當然,拳經所述多少在葉軍浪看來多少有些誇張,但這裏面所闡述的對於拳意之勢的凝聚卻是讓他大有裨益。


他所要做的就是按照這部拳經的引導來開始凝聚自身的重拳之勢。


他想去葉老頭施展出六道輪迴拳時的那種無上風采,六種截然不同的拳道之意彰顯而出,那是何等的剛猛霸烈所想無匹,大有睥睨天下群雄的氣勢。


這種拳意之勢才是葉軍浪所需要去凝聚的!


「一拳開天門?那將會是何等的氣勢……」


葉軍浪心中暗想,胸腔內忽而升起了一股萬丈豪情,那股油然而生的欲與天公試比高的豪情氣勢彷彿化身為一尊萬丈巨人,一拳破天,就此開天門!


葉軍浪開始沉浸在拳經的感悟中,他演化自身的拳勢與拳經所闡述的那種重拳拳意進行一一印證,按照拳經的闡述來凝聚自身的拳道之勢。


在這個過程中,倒也不需要動用自身的秘境力量,勢與力不同,勢是自身養就而成能夠無形外放的一種無形場域,雄渾大勢能夠與自身的拳意兩兩相合,從而使得自身的武道感悟邁向一個全新的高度。


靜謐的半山腰中,唯有葉軍浪一人正在演化拳道之勢。


他正將拳經中所闡述的那種重拳之意融入到自身的九霄山河拳當中,他自身所掌握的拳道中,九霄山河拳完全屬於重拳,他當初就是為了能夠牽引出真正的深淵重擊之力而感悟出來。


現在,能夠以這門殘缺拳經所引導的重拳拳意來融入進去,只會使得這門九霄山河拳的拳勢顯得更加的厚重與強大。


全心全意沉浸在修鍊中的葉軍浪也漸漸地進入到了一種忘我之境,他將目前所掌握的五式九霄山河拳的拳式都反反覆復的演化着,每一式拳式都在揣摩這一拳當中所內蘊着的拳意,每一拳該以怎麼的拳意與推動,如何與重拳拳意結合起來,使得這門拳道蛻變得更加強大。


再怎麼說,這門拳道也是葉軍浪感悟而出的,因此他了解這門拳道還存在哪些能夠改進的地步,知道如何更好的去完善。


漸漸地,葉軍浪的身上也呈現出了一股厚重無邊的氣勢,那股氣勢在靜止時如淵渟岳峙,在展動時如背負大山,給人一種極度厚重凝實之感,無形中在他的身體四周彷彿有着一方十萬大山凝聚而成的氣勢場域,讓人身處其中都會感覺到一種莫名的壓迫沉重之感。


這就是自身一種勢的體現。


沉浸在修鍊中的葉軍浪根據那部殘缺拳經,已經開始摸索到了一些門道。


葉軍浪也是不知疲倦,持續不斷的在感悟修鍊,一來得益於他那堪稱是變態的強大身體素質,另一方面在於他所磨練出來的那股驚人毅力。


漸漸地,從上午時分到了中午,從中午到了下午。


中途葉軍浪也就是歇息了兩次,喝點水,簡單吃點東西,腦海里一直都在想着的是拳意的演化。


他總覺得按照殘缺拳經的引導,九霄山河拳所能夠演化而出的拳式不僅僅是五式,還有更多的拳式能夠去演化出來。


比方說,那一拳可以開天門的拳式,那種一拳開天門的拳意讓他想一想都會覺得心潮澎湃豪情萬丈,有種與天一較高下的不屈戰意之感。


不過葉軍浪也知道急不來,需要自己一點一滴的去琢磨,去凝聚出這一拳的拳意,才能夠具備那種一拳開天門的拳道威勢。


眼看着日落西山,葉軍浪又休息了下,拿起手機一看,有着蘇紅袖發過來的好幾天信息。


他便是給蘇紅袖打了個電話過去——


「喂,紅袖嗎?我剛才在練拳沒注意到你的信息。」


「我找你其實也沒什麼事。你在練拳啊?在哪裡練?」


「南望山這邊。你還記得嗎?」


「南望山?當然記得,你曾帶我上去,然後我看到了滿城燈火與天上明月相映得彰的美景,我當然不會忘記。」


「我就是在這邊,差不多待了一天了。」葉軍浪笑了笑。


「那你等等我啊,我過去找你。」


「你要過來?這都要太陽下山了。」


「我過去也不遠,再說差不多也下班了,你等等我。」


「行吧。」


葉軍浪笑了笑。


結束了與蘇紅袖的通話,葉軍浪深吸口氣,收斂心神,再度感悟自身的拳道拳意,同時在凝聚培養自身那股宛如十萬大山碾壓而下的自身大勢。


……


二更!


有讚賞票的,支持一下,謝謝諸位。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

《近戰狂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