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警隊男兒
警隊男兒 連載中

警隊男兒

來源:google 作者:夜行人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吳所長 懸疑驚悚 王博

塑造了奮戰在一線的警察形象,不畏艱險,克服重重困難險阻,以警察之軀,抓捕和懲治罪犯,奮力捍衛着正義和光明從主角進入警察隊伍開始,一步一個腳印,懲惡揚善,維護社會秩序和法律尊嚴本書系現實破案題材,真實案例改編,展現一個更為真實的刑偵世界展開

《警隊男兒》章節試讀:

邵東家在東郊棚戶區,有十幾公里。邵東也沒打車,邊走邊想着心事。

仔細想想剛才那個姑娘的模樣還真是不錯,這留了電話說不定……但下一刻邵東又搖了搖頭,嘆息了一聲。

自己五歲那年,父親就得重病去世,母親領着才三歲大的弟弟邵小北下地幹活,正宗的面朝黃土背朝天,每天晚上等哥倆都睡著了,偷偷的做點針線活賺點錢供邵東讀書。

由於家境貧寒,小北初中就輟學了,在工地干一些力氣活補貼家用。邵東高中畢業應徵了邊疆武警,由於訓練成績好,被吸納進了機動中隊,第三年轉為士官班長,五年的軍旅磨練使得邵東意志堅強,性格沉穩。

此時退伍回家,首要的任務是改變現狀,讓母親和弟弟生活好起來,而不是談情說愛。想到母親和弟弟,邵東嘴角露出了笑容。

路過賣衣服的地攤店,邵東花了七塊錢買了頂帽子戴上,生怕回到家中,親人看到自己受傷心疼。

到了東郊棚戶區,這裡還是五年前的樣子一點都沒變,凌亂不堪的垃圾,結構簡陋的房屋。邵東走到自家門前拍了拍門:「媽,小北,我回來了!」

不一會,房屋裡走出了一位少年和一位中年婦女,少年身材壯實,皮膚黝黑,身上穿着哥哥寄回家的冬季作訓服髒兮兮的,一看就是剛乾完活。而中年婦女的模樣很讓人心酸,常年的過度勞作使得原本年齡四十多歲的婦女,看起來像是五六十歲老太太,滿臉皺紋,皮膚粗糙,一手老繭。

「哎呀,是東子!你回來了,讓媽看看變樣了沒?」母親聲音顫抖的說著,伸出雙手摸着邵東的臉。「怎麼不早點說,讓小北去接你。」母親道。

邵東扔掉背上的軍用背囊,喊道「媽!」與母親緊緊的擁抱在一起。

「哥!」小北不善言辭,嘿嘿的傻笑着!

「進屋,進屋說!」母親攥着邵東的手走進了屋裡。小北拿起哥哥的行囊,嘿嘿笑着跟在身後。

家裡房子雖然不大,但是被打掃的整整齊齊,破舊的傢具也擦的乾乾淨淨。家中唯一值錢的東西,就是一台二手彩色電視,還是邵東去年探親時候從縣城買的,邵東看了心裏很難過。

邵東母親看到邵東帽子下面露出的繃帶,關切的問道:「東子,你頭怎麼了?受傷了么?」

「沒事,沒事,路上碰了一下,破了點皮。」邵東遮掩道。

「這孩子,怎麼這麼不小心?」邵東母親問道。

邵東慌忙轉移話題:「小北,我寄來的錢,你怎麼不買東西!我讓你給媽買的電瓶車呢?」

「哥!媽不讓買,你的錢都存着呢,媽說留着給你蓋房娶媳婦!」小北回道。

「媽!我不娶媳婦,我工資給你就想讓你過的好一點!」邵東眼睛紅了。

「傻孩子,媽有手有腳,錢夠花的,我騎單車就挺好,別浪費錢了。」母親笑着說道。

「媽!我好好乾,我和小北一定讓你過上好日子,錢該花就花,別委屈自己!」邵東眼眶通紅的說道。

「你哥倆有出息能養活自己,媽就心滿意足了!你看你,回家了開心點,媽給你做飯去!」母親轉頭抹着眼淚。

母親去做飯,邵東和邵小北在屋裡坐着聊天,幾年未見,小北還是不善言辭。邵東問一句小北答一句,邵東從弟弟口中得知,小北跟着表叔在縣城的工地上干雜活,讓幹啥就幹啥,臟活累活從不喊苦喊累,每月可以拿到兩千元左右的工資,小北感到很滿足。

「咱們一起努力,撐起這個家!」邵東拍着小北的肩膀說道!

「嘿嘿!好的哥!」小北對哥哥言聽計從。

聊了一會,飯菜也做好了,三人坐着吃飯,邵東說著部隊的見聞和以後的打算,一家人其樂融融。

第二天一早,邵東五點就起床晨練,部隊養成的習慣,出去跑了十公里,自己後腦有傷,回來的路上買了一卷紗布,到家後在院內打了一套「擒敵拳」,額頭冒汗,感覺通體舒泰,偷偷擦洗了傷口換了紗布,戴上帽子。

母親早早做好了早飯,一家人吃完,小北去上工,邵東要去縣裡安置辦報道。

邵東帶着退伍證到安置辦報道,辦理了一系列的手續,在武裝部報備了預備役,又回到當地派出所落戶等等。按照國家規定士官給安置一份工作,工作人員的答覆是回去等通知。

辦完落戶手續,邵東打電話給自己的戰友——王博。

王博是邵東戰友,兩人同歲,從G縣一起入伍的,兩人在部隊關係就很好。

王博家住縣城,父母都是工薪階層,生活算是小康水平。

但是王博只當了兩年兵,就複員了,因為王博家庭條件還行,不願在部隊吃苦受累,家裡通過關係給王博安排了一份還算體面的工作,就是在派出所當「協警員」。

因為邵東一直都有個願望,就是做一名威武的人民**,所以想見見王博,一來和戰友聚一聚,二來請教一下王博做**的具體條件和要求。

王博接到邵東的電話也很開心,聽說邵東複員回到家了,立馬要見面,於是二人約在縣城的一家相對低價的茶樓會面。

王博趕到的時候,邵東早已點好了一壺「鐵觀音」,這壺茶還是最便宜的竟然都要30塊,邵東暗嘆。

王博看到邵東的時候眼睛都亮了,二人笑着擁抱,互相拍打着後背。

邵東仔細打量了一下王博,幾年沒見,王博還是那麼胖,表情好像隨時都在笑,小小的眼睛,穿着「協警員」的制服,很喜感。

二人寒暄過後,邵東仔細看了看王博的制服,衣服上面兩邊口袋的位置位置印着「協警0××」。

「這個咋回事?你詳細說說唄?」邵東很關心**的事。

「我這個,其實就是保安,協助**的,也叫聯防隊員,只不過在派出所上班,說出去好聽一些。嘿嘿!」王博嬉皮笑臉地道。

「那你平常都是做啥工作呢?你為啥不想辦法做一名真正的**呢?」邵東很正經的問道。

「平常辦案,抓賭,掃黃打非這些,都有正式**帶隊,我們只負責協助,我們沒有執法權的。說白了就是**的助手。我們派出所警力不足,就靠我們協警支援了。」

王博停頓了一下,「你問這些,你想干這個?我記得!新兵連你就說過,你的夢想就是做一名人民**。」

「對,我就是要做一名真正懲奸除惡,打擊犯罪的人民**!」邵東斬釘截鐵的說道。

「這個……要考試,現在叫逢進必考,就是說你想當**,必須要參加公務員考試!我每年都考,就是複習的時候有點懶……所以沒入圍過一次。

「這個我聽說了,火車站派出所的吳所長還送我一套學習資料呢。」邵東說。

「你認識老吳,他可算是我的老前輩了!」王博說。

「我也是初次接觸,不過吳所長人挺好……」邵東說。

」你還是給我說說,怎麼考?咱倆互相監督一起學習。」邵東仔細的問道。

「這個我們派出所每次考試都會鼓勵協警員參加,有個機會!我都報過名了,我們縣現在正要招錄**,現在距離考試還有半個月的時間,網上報名,你這樣…………。」

「懂了,待會幫我報個名,我在部隊就學過公安基礎知識,咱倆一起努努力。你能不能請假,咱倆一起學習,有個伴,也不無聊了。」邵東說。

「靠譜,你知道我腦力,上學時候成績就不行,我考了三年了,沒入圍,都有點不自信了。」王博說。

「我給你分析一下,咱們這個考試也就三門功課,《公安基礎知識》、《行政職業能力測驗》和《申論》。三本書全的重點我給你划出來,你就照重點背,邊理解邊記憶,具體到時候我詳細給你說。」邵東說。

「夠意思,東哥,你只要肯幫我,我感覺我這次有希望。」王博說。

「你請假吧,完事我搞個計劃,咱倆比比。」邵東說

「好。」王博重重的點了點頭。

邵東習慣性的抬起了拳頭對着王博,嘴裏說道:「團結,勝利。」

王博遲滯了幾秒鐘,抬起拳頭與邵東碰了一下:「團結,勝利!」

王博挺激動的說道:「你這個舉動讓我好像回到了部隊,挺懷念的。」

邵東說:「人總要進步,未來日子還長,咱們努力拚搏換來精彩的人生,有什麼不對?」

「今天聊的這些,我挺感慨的,我退伍回來三年了,渾渾噩噩的過了三年,沒想過以後,但是聽你說完這些,我感覺大好的青春不能這樣混日子了,咱哥們也要奮起直追。」王博說。

「對,你能這麼想就對了,你儘快安排好你的事,然後聯繫我。咱們共同完成任務。」邵東說。

下午邵東回到家,找出了吳所長贈送的學習資料,大略看了一下內容,針對考試的時間,制定了一個學習計劃,準備埋頭苦讀。

這期間接到過姚雪的兩次電話要請邵東吃飯,都被邵東以學習為由拒絕了,邵東告訴姚雪忙完了這幾天再說。

《警隊男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