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活蠱人
活蠱人 連載中

活蠱人

來源:google 作者:黃辰夜裡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小張 徐建薇 懸疑驚悚

一個月前,徐建薇被表哥下了蠱,那隻蟲子每個月都會吸她的血,讓她痛不欲生為了擺脫展開

《活蠱人》章節試讀:

下山途中。
我死死地瞪着身後的倆人,王靖武板著臉無視我刀人的眼神,只有王瑤一臉不屑,被我瞪煩了時不時罵我幾句解恨。
「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來!」
就在我們距離寨子還有百米遠時,王靖武突然提出繞路走,「不要經過寨子,免得引起裏面的人注意。」
我一聽要繞路,瞬間不淡定了,不停的掙扎,繞路的話我還怎麼求救!
「你折騰什麼?
給我安靜一點!」
王瑤見我動靜太大,皺着眉抬手就想來打我。
就在她的巴掌即將乎到我臉上時,王瑤忽然發出一聲驚呼收回了手。
耳邊頓時傳來飛蟲嗡嗡的聲音,聽着數量還不少。
「這是什麼?」
「怎麼會有這麼多蟲子!」
王瑤的表情由疑惑轉為驚恐,瞬間退到他哥旁邊,我也發現了異常。
一隻紅色的甲殼蟲剛好落到我的鼻尖上爬了爬,被我搖頭甩了出去。
「停下,不對勁!」
王靖武低聲喊着,扛着我的人腳步一頓,莫名其妙地把我扔了出去。
我還沒反應過來人已經摔到了地上,五臟六腑似乎移了位一樣痛。
「啊——」 扔掉我的男人發出一聲尖叫,我緩了好一會兒才轉過頭,驚訝地發現那人臉上不知道什麼時候爬滿了一堆紅色的甲殼蟲,密密麻麻的,直往口鼻里鑽。
那個人掙扎了兩下話都說不出了,沒一會兒被蟲子爬滿全身。
「不要讓蟲子碰到!」
王靖武拉住王瑤後退出幾米,不知道從哪拔出一把劍拿起來就揮舞亂擋。
我還想說這能有什麼用,卻驚訝地發現那些碰到劍刃落地的蟲子冒出陣陣白煙!
什麼原理?
我沒空思考。
趁王氏兄妹被那些蟲子糾纏的時候,我趕緊滾動着身體逃跑。
再晚點就跑不了了!
「徐姐!」
就在我扭着身體滾到一半時,小張不知道從哪裡竄了出來,激動地一把抱住我。
「徐姐你沒事吧?」
小張把我嘴裏的東西拿出,滿頭大汗一臉擔憂地問我。
「先帶她離開這裡。」
小張身後跟過來一個男人,看了我一眼說到。
看清來人後,我心裏有些驚訝,他怎麼也來了?
「好的,於哥。」
小張抱起我應了一聲,跟着那個叫於哥的男人往山下寨子里跑。
王氏兄妹見我逃跑也急眼了,顧不得眼前的蟲子,對着我們就喊:「站住,放開她!」
王靖武等人一邊驅趕蟲子一邊朝我追來,那個叫於哥的男人讓小張帶我先跑,他則留下來阻攔。
「可是——」小張抱着我有些猶豫,但轉眼就放下了心,因為那些蟲子的攻擊對象只衝着王靖武他們,於哥絲毫沒有被影響到。
眼看飛過來的蟲子越來越多,王靖武他們還沒和於哥動手就又被蟲子糾纏住了。
小張趁空給我鬆了綁,瞧着王氏兄妹幾人狼狽的模樣。
我覺得這畫面有點恐怖,也不知道那些蟲子會不會吃人。
沒再理會王靖武他們,我和小張於哥迅速離開,跑回了小張奶奶家裡。
「收拾一下,我們得離開了。」
於哥對小張說到,臉上異常平靜。
我盯着這個男人看了幾秒收回目光。
他的右臉上有一面巴掌大的疤,只不過被碎發遮住了,不仔細看是看不出來的。
這個叫於哥的男人是小張的好兄弟,也是這寨子里的人,不過卻住在山下的河邊,偶爾給寨子里的人撐個船什麼的。
昨天送我和小張過河後就原路返回了,只是不知道怎麼的今天也上了山,還和小張一起出來找我。
「你怎麼會來寨子里?」
我問他,這是我第一次主動與他說話,昨天可一句話都沒交流過。
這個叫於哥的男人見我與他說話,偏過目光撇了我一眼,神色淡漠回答道:「昨天你們剛上山,就有幾個外鄉人跟了上來。」
「我不放心,上來看看。」
他說到這,目光轉向從屋裡走出來的小張奶奶,小張奶奶看見我後臉色有些陰沉。
「阿婆,背要蒙咯。」
男人笑着跟小張奶奶說了句我聽不懂的語言。
小張奶奶看了眼於哥皺眉,回了句話後又看向我,我以為她要跟我說什麼,卻是一句話也沒說。
場面有些尷尬。
小張很快收拾完從屋裡走了出來,不舍地跟他奶奶告別。
「奶奶,您保重身體,我有空再回來看您。」
小張說這話時臉上掩不住的愧疚,之前他跟我說他兩年沒回來看奶奶了,我們這次回來的急走的也急。
他都沒空多跟老人家待幾天,心裏愧疚也難免。
「哎」,小張奶奶拉着小張的手拍了拍,剛才陰沉的表情一掃而光,不舍地對小張道:「自己注意安全,還有……」 小張奶奶後面說的話又是我聽不懂的苗語,好像是故意不想讓我知道,總之小張奶奶說完後小張的表情有些難看。
小張抬頭看了我一眼勉強笑着回應了他奶奶幾句。
我們離開了寨子。
下山的途中,小張奶奶對我防備的那些話和表情,總讓我心裏隱隱覺得不安,看着小張和於哥都沉默不語地往山下趕。
我也不好現在開口問,至少現在不適合。
下過雨的山路挺滑,我摔了幾跤後終於跟着他倆來到了山腳下的河灘邊。
那隻竹筏還好好地停在河邊,我們一刻不想耽誤直接跳上去就撐筏子離開。
也是到了這一刻我才覺得舒了口氣,王靖武他們還沒追來,終於可以歇一會兒了。
「於哥,謝謝你過來幫忙。」
小張對於哥說到,話里滿是感激。
小張和於哥的關係,說不出來的親近信任。
男人聽見小張這麼說表情微微一愣,眼神看向一邊道:「沒事,都是從小到大的兄弟,客氣什麼。」
男人撐着竹篙很快將我們帶到了對岸,岸上有一戶人家。
這就是男人家,從寨子里搬了出來,平時偶爾接送一下寨子里來往的村民。
小張他們的寨子真的很偏僻,這的交通落後,昨天剛來的時候我都被這裡的地勢狠狠折服了,又是坐拖拉機又是過河的。
上山下山折騰了一番,最後一事無成只能打道回府。
我只覺得來黔南來了個寂寞。

《活蠱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