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荒城逃亡
荒城逃亡 連載中

荒城逃亡

來源:google 作者:許曉綺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孔芯蕊 懸疑驚悚 秦豐

一覺醒來,全世界的人都消失不見了,猶如陷入了美劇「行屍走肉」般的情景,渾渾噩噩的度過了數個月,當秦豐想『』了斷自己『』的時候卻突然的遇到了一個女人,這個冰冷的女人成為了讓他活下去的目標....一行數人,個個心懷詭計,謎團一個接着一個,心裏承受着巨大的折磨,面臨奔潰,卻不知道改如何選擇下去是死是活,無法抉擇,似乎選擇權和掌握權都不在自己的手上...背後是操控着一切的黑影,是敵是友,孰難分.....展開

《荒城逃亡》章節試讀:

空曠的大路上,兩男一女快步的向前走着,晴朗的天氣,陽光照在他們的身上,給這微冷的秋季多了一絲的溫暖,抬頭看去,蔚藍的天空已經被黑色的濃煙遮蓋了,只能從『縫隙』里看到那麼一點顏色。

秦豐從背包里拿出了在超市裡拿走的口罩,一人一個的分給了同伴,在這樣的空氣下,再怎麼健康的人也會挺不住的,何況這裡又多出了一個不久前自殺過的虛弱病人,在秦豐看來,唐小東是不能再受到任何的傷害了。

一路上,也沒能找到一輛可以代替腳步的車輛,不是自燃爆炸了,就是啟動不了,秦豐也很是無奈,不要說是小車,就連摩托車,單車也沒有見到一輛,感覺一切就是被設置好的一樣,讓你找不到可以『通關』的『道具』。

想到這個,秦豐就會想起唐小東說過的話,那股恐懼感還是會不由而生,儘管再怎麼自我安慰都沒用,只是臉色變得越發的沉重,也從沒有過的安靜。

唐小東走得有些累了,開始放慢了腳步,大口的喘着氣,這也不能怪他,從早上一走就走了兩三個小時,而且,他也不大知道到底是要去哪裡。

「豐哥,要不我們歇一會喝點水吧!我走得有點累了。」

秦豐回過神來,「喔~!對不起,我都忘了你身體還沒完全的恢復,你看我,想事情都想得忘記了一切,好吧!我們就在這裡就地歇一下,吃點東西,補充一**力。」

「你在想什麼想得那麼入神啊?」孔芯蕊疑惑的問。

「沒有,就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而已,並沒有什麼。」

「豐哥,其實我們現在是要去哪裡啊?都走了好幾個小時了吧!我都不知道我們是要去哪裡?這樣走下去也不是辦法吧!」

「放心,我們不是在散步,也不是沒有目的的走,我看過地圖了,離我們這裡最近的城市坐車也要四五個小時,我們現在就去總車站,那裡應該有車。」

「可是就算是有車,你會開公車?我只是怕那裡的車和這裡的一樣。」孔芯蕊不怎麼有信心的說。

「我有車牌,還是可以試一下的,不然這樣我們也沒辦法,如果到時候車還是不能開的話,那麼就只好走路了,再堅持一會,總車站很快就到了,怪只怪我們這城市太大了,距離太遠,如果真不行,晚上就在車站附近借宿一晚,明天再繼續趕路。」

唐小東聽着,舉起了大拇指,「豐哥,你真厲害,這些都是我沒有想到的,那如果到了下一個城市還是這樣呢?我們又該怎麼辦啊?」

「小東同志,那麼長久的事情咱們暫時就不去想了,先做好目前的事吧!要是整個地球都變成這樣,我也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才好。」

秦豐嘆了口氣,無奈的搖了搖頭,孔芯蕊見狀遞過了一瓶水,「所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想那麼多幹嘛,你這嘆氣,也該夠了,走一步是一步吧!我們又不是超人,又沒有身兼拯救地球的任務,我們連個『答案』都不知道,想太多只會傷神,只能用另一種心態對待了。」

秦豐和唐小東都聽得出孔芯蕊話中的意思,大多都是無奈,是的,到現在為止,他們連個最簡單的『答案』都沒有。

也或許,從一開始,就根本沒什麼『答案』。

秦豐微微笑了笑,不嘆氣,就只有勉強的笑一笑,「我說芯蕊,你今天還真是不和我嗆了?」

「怎麼?一天不找罵,不給人『羞辱』一下,你皮癢啊?」

「呀~!話不能說得那麼難聽吧!我說第一天看見你的時候,我還真不知道你那麼喜歡和我鬥氣,那時候就覺得你真是個女英雄,這一天天相處下來,我怎麼就覺得咱倆還真像是歡喜冤家啊!」

「對對對,雖然只認識你們兩天,我也覺得像。」唐小東附和着,可看到孔芯蕊那殺人般的眼神,他就馬上把頭低了下去,不敢開口。

「秦豐,別說我沒警告你,你要是再胡言亂語,我可饒不了你,我會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做真正的女漢子,我的性格可善變得很。」

「看得出來,看得出來。」

秦豐吞了吞口水,果然,女人的脾氣就像翻書一樣,特別的快,看來自己真的是一天不找虐也是坐不住的,好在這些玩笑,總算讓他的心暫時的平穩了下來,給人『罵』一下又何妨呢?

休息夠了之後,秦豐他們便繼續趕路,一邊看着地圖,一邊加快了腳步,看樣子,也就一個小時內的事情了。

「豐哥,你看,我們到了,總車站。」唐小東指着前面的大招牌,興奮的大叫着。

可唐小東的這股興奮維持不了多久,秦豐和孔芯蕊臉上的笑容也很快的消失了,只見整個車站都冒着黑煙,地上的細小砂石也被風捲起了起來,揚起的塵土一點也不比黑煙少,所有的公車都被燒得已經看不出原先的樣子了,最可怕的事,從他們被燒的情況來看,是兩三個小時前才燒起來的,有幾輛甚至還燃着小火。

秦豐他們紛紛後退幾步,這難聞的氣體讓他們不禁的咳嗽了起來,還好事先戴上了口罩,不然更加的難受,看到這麼讓人絕望的畫面,他們更多的是驚訝。

唐小東有些慌張,驚愕的問:「現在怎麼辦啊?車站怎麼變成這樣了?」

「怎麼好像有人知道我們要來車站似的?,不會這麼巧,所有的車都自燃吧!」孔芯蕊也充滿了疑惑。

秦豐搖了搖頭,「肯定不會那麼巧,自燃也需要周圍環境配合的,公車的配置也不至於發生這樣的事,這麼多車一起燒起來,說是自燃簡直就是不可思議,可能我說出來大家會覺得很恐怖,可是這樣看來,我真不得不說,除了我們,肯定還有別人,而且,不會是好人。」

孔芯蕊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這麼說來,是有人知道我們要來車站,他們故意放火燒了公車,目的就是不讓我們離開這所城市,其實一路上我也發現了很多問題,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感覺到,我們好像走了好多重複的路,雖然我們平時沒有試過走路到車站,可想想,怎麼也不可能走了幾個小時,我剛剛就是怕自己錯覺,所以沒說出來,畢竟也是第一次走,並不完全熟悉這城市的路線,可現在看來,真有可能我們走多了路,阻攔我們,目的也許就是一樣的。」

「那他們到底想幹嘛啊?會殺了我們嗎?我們還是會死的嗎?走了這麼久,還是沒有希望,該怎麼辦啊?」唐小東驚慌失措的來回走動着。

「唐小東,你冷靜一點,我說過,有我們在,不會讓你有事的,你不要害怕,先冷靜一下,我們再好好想想。」

秦豐大聲的喝了一句,這才讓慌張的人兒稍微的冷靜下來,他轉過身,繼續對着孔芯蕊說:「被你這麼一說,仔細想想,還真有,我們現在根本不知道這些人的目的是什麼?他們在暗,我們在明,根本很難從正面對抗,而且他們好像知道了我們的想法,這才是最恐怖的,這樣一來,我們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那你覺得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

「如果像你說的那樣,他們百般的阻攔就是不讓我們離開這裡,那麼我們就更加應該的要離開這裡,到達下一個城市,也許『答案』就在下一個城市,不論用什麼辦法都好,我們都要儘快的離開,走再多的路都在所不辭,這是我們現在唯一的辦法了。」

「看來也只剩下這個辦法了,我們現在找個地方住一晚吧!眼看天色也暗了,走了一天,大家體力多少都透支了,繼續走下來恐怕也是有心無力,更何況,你看小東,根本沒辦法趕路了,你需要好好和他聊聊,不要說我自私,大前提比較重要,你應該明白我說什麼的。」

「我會的了,放心吧!我不會讓他成為我們隊里的負累,是時候該長大了孩子,懦弱不能夠跟你一輩子,如果你自己不振作起來,沒人可以幫得到你,最終還是得靠你自己的。」

秦豐對着唐小東稍微的大聲的說,然後扯過他的衣領拉着,走進了車站旁邊被燒了半邊牆而發黑的賓館,是的,他必須好好的『教育』他。

雖然認識了才兩天,唐小東也未必願意,可在這種情勢下,就算不情願也必須做個勇敢的人,如果一直都膽小怕事,那遲早會成為隊里的『拖油瓶』,如果逼不得已,秦豐還是會尊重其他人的意見任由唐小東『自生自滅』的,在這一點上,誰都是不想發生的。

秦豐是真心把唐小東當成是親弟弟的,也就這樣,他在說話的時候語氣自然的就加重,也是更加的關心,唐小東也是明白的,大概就是因為這樣,他漸漸的好了起來,膽子在秦豐的『教育』下也開始『長大』了。

《荒城逃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