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紅樓:擎天玉柱
紅樓:擎天玉柱 連載中

紅樓:擎天玉柱

來源:google 作者:冬窗白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冬窗白 賈芸

睜開眼,成為紅樓世界,賈族旁支賈芸賈蓉威逼利誘我退親秦府賣妻求榮?不,既然我是秦可卿的丈夫,就許她一生榮華富貴,順便建功立業,看一看這個世間的繁華展開

《紅樓:擎天玉柱》章節試讀:

榮國府。

榮慶堂,歡天喜地。

賈母史老太君高居首位,下方邢夫人、王夫人坐於下首。三春姑娘,坐在不遠處。老太太懷中,賈寶玉在懷中膩歪。

老太太笑得合不攏嘴:「你這小心思,你那林家妹妹,聽說也是一個標誌的人兒。你璉二哥,已經前往江南,年關之前,就可以回來了。」

說著說著,老太太滿臉悲戚:「我那可憐命的女兒呦,心疼死我了。」

老太太生有兩子一女,女兒嫁入江南林家。女婿林如海官階不高,只有從七品,卻是手握實權,掌管江南府一府鹽政。

女兒本來是享福的,這才二十多歲,就病死了。

「老太太是個有心的。」

王熙鳳不愧是榮國府調節器,這會兒笑着說道:「這邊林姑娘孤苦無依的,就直接接到府中來。哪有外婆能這麼深明大義的?」

王熙鳳這麼一說,老太太心情好轉:「我就是憐惜黛玉這丫頭。」

「老太太,老太太,不好了。」

林之孝家的,風風火火闖了進來:「您快去看看吧,蓉哥兒要被打死了。」

「什麼?」

賈母起身,滿臉悲戚:「這父子倆就如仇人,這個珍哥兒下手,就像蓉哥兒不是他兒子一樣,這一天天的,還讓不讓人安靜?」

「老太太,先別著急。」

王熙鳳向林之孝家的問道:「怎麼回事?什麼幺蛾子事情,都來煩老太太?」

「二奶奶,我也是聽說。」

林之孝家的,作為榮國府實權奴僕,賈母身邊人,自然不慫王熙鳳,但還是把事情原委講了一遍:「這不,賈芸立了大功,被聖上賜封一等男勛爵,特此龍虎大將軍之職,自行募兵五萬。」

「什麼?」

賈母先是一驚,隨即大喜:「芸哥兒立了大功,賜封一等男勛爵?」

榮慶堂眾人無不是心驚,有人感覺佩服,有人不屑,有人嫉妒。王夫人死死握住念珠,不斷念着佛號。

看着欣喜的老太太,再看看神色莫名的賈寶玉,心裏妒忌的要發狂。

榮寧二府榮華無邊,然而大房賈赦襲封一等神威將軍,未來爵位,也是賈璉承襲。可憐她的寶玉,只能享受富貴,無法承爵。

現在,一個賈族旁支,何德何能,獲封超品勛爵?

邢夫人則是無所謂,這與他們無關。

三春面面相覷,就在十幾天前,賈芸去從軍的時候,所有人都斷定,賈芸是去送死,這才前後二十來天,就直接立了大功,獲封超品勛爵?

這不是重點,聖上特賜,獲得龍虎大將軍的軍職,自行募兵五萬!

王熙鳳則是不屑,什麼狗屁一等男。那個賈芸混賬,何德何能?

「這是好事啊。」

賈母滿臉欣喜:「我賈氏一族,又出了一個超品,到時候我老太太就算是到了地下,也能向國公爺交代了。鳳辣子,你送一封請帖,不,你親自去請,明日請秦家小姐來府中一趟。這都快成了一家人了,別等到婚後,陌生了去。要知道,這秦家小姐也是好命,等到他們結婚,一個超品誥命是少不了的。」

誥命?

超品?

王熙鳳嘴角扯了扯,剛才的不屑,化作濃濃的妒忌。

之前,她還憐惜秦家小姐瞎了眼,找了賈芸這個混球混賬莽夫。這一眨眼,人家給秦家小姐賺了一個誥命,還是超品!

想想,寧榮兩府,該有幾個誥命?

誥命嚴格意義上講,也是有品階的。一品二品被稱作誥命夫人,三品被稱作誥命淑人,四品恭人、五品宜人、六品安人、七品之下稱作孺人。

老太太自不用說,乃是超品國公誥命夫人,除此之外,也就只有東府的尤氏,是一個三品淑人。榮國府邢夫人是一品誥命,王夫人之時五品宜人。

而她,還沒有誥命之身。

秦家大小姐,新婚之後,或者皇恩浩蕩,新婚當日,就被冊封超品誥命。超品誥命,超越一品的尊貴,堪比宮中娘娘一般。

王熙鳳心中有些酸,到頭來,她還遠不如人家秦家大小姐。

勉強一笑,王熙鳳應承下來:「好的老祖宗,這件事情我來安排吧。」

「這個芸哥兒,還真是給人驚喜。」

榮寧兩府已經衰落,嫡脈族人,到現在也沒有一個從軍成爵的。要知道,從軍承爵,直接獲封父親爵位,要是有軍功,升遷起來極其容易的。

就算是沒有軍功,在邊軍中熬資歷,三年可以升一個小品階。可惜,家族嫡脈,只知道吃喝玩樂。

這邊,賈寶玉感覺受到了冷落。剛才都是以他為中心的,現在這個賈芸人還沒見,就聽了一個名字,大家就以他為中心。

賈寶玉扯下脖子上的那塊通靈寶玉,狠狠摔下:「要你這撈什子玉有什麼用。」

這下嚇壞了賈母,嚇壞了榮慶堂其他人。賈母更是把賈寶玉抱在懷中:「小祖宗,你不高興就不高興,幹嘛摔你這命根子?」

……

且不說榮慶堂亂作一團,賈蓉直接被忽略。

秦府,秦可卿正在刺繡。

這是一個香囊,上面綉了一半的牡丹花。

瑞珠坐在一旁,笑嘻嘻的:「小姐真是心靈手巧,誰要是娶了小姐,真是八輩子燒了高香。」

「哼。」

秦可卿冷哼一聲:「你這小蹄子亂說什麼,我已經與賈家芸大爺訂下婚約,未來就是嫁給他的,已經確定的事情。」

「哎呀。」

瑞珠有些糾結:「小姐,我可是聽說了,這位芸大爺,家境貧寒的。這兩年,自從老夫人去世,芸大爺很能吃苦的。這種人不吃不賭,也不去勾欄,人品是好的,就是太窮了些。」

「呵。」

秦可卿不以為意:「嫁給窮人,嫁給富人都是一樣,相夫教子就是。」

「小姐。」

瑞珠眼珠子轉了轉:「我聽說芸大爺身高九尺,魁梧異常。手掌蒲扇一樣大小,這種悍勇之人,我聽說都是大鬍子。」

「他長什麼樣,都是我夫君。以後再說這種話,縫上你的嘴。」

秦可卿有些羞惱,她也幻想着自家夫君翩翩公子,容貌俊秀。不過,既然婚約已成,長什麼樣已經不重要:「也不知道他怎麼樣了。」

「小姐,說句不中聽的話,刀劍無眼,戰場拼殺,一不小心就會喪命。」

瑞珠有些憂慮:「要是不死,缺胳膊少腿的…哎呀…小姐,你幹嘛打我?」

「閉上你的烏鴉嘴。」

秦可卿呸呸兩聲:「他會平安的,一定會平安的。」

「可卿,說什麼呢?」

最近,戰事吃緊,秦業也是早出晚歸的。往常,秦業都是愁眉苦臉回來,今日臉上卻掛着難以掩飾的笑容。

秦可卿好奇:「爹爹,你這是陞官了,還是遇到什麼喜事,今日心情可好?」

秦業在鄯善營任郎中,已經有十幾年,不上不下的。經常遭受上司的刁難,秦業又是一個忠直且清白的人,不願意與其他人同流合污,更是遭受排擠。

所以,秦業經常是愁眉苦臉,臉色抑鬱而回。

「呵呵。」

秦業笑出聲,喝了一口茶之後,說道:「這就與我未來女婿有關了。」

說到賈芸,秦業眉宇間都是欣喜。秦可卿可是心跳加速,看樣子應該是好消息。

秦業看到女兒情態,笑道:「他立了功,獲得聖上封賞。」

「立功了?」

秦可卿滿臉歡喜,也很是心疼。戰場立功,都是生死搏殺換來的,她又很擔心:「他沒事吧。」

「他好得很。」

一盞茶,秦業一口氣喝完。

瑞珠忍不住問道:「老爺,姑爺立了什麼功,獲封什麼官?要是能夠成為六品七品武官,小姐未來日子也是好的。」

「六品七品?」

秦業搖頭,瑞珠一愣。

「也是,戰場立功很難,哪能上來就能成為武官的?」

這是常理,瑞珠說的沒錯。

秦業臉上笑意更是藏不住:「芸哥兒這次立的是破天功勛。」

秦業今天就在朝堂上,這一天都在心潮起伏。他把這件事情說了一遍,瑞珠驚呼一聲:「姑爺如此悍勇?」

秦可卿更是擔心,賈芸一個人獨闖敵軍萬人軍陣,那得多危險?

「現在他獲封一等男爵,二品龍虎大將軍。我家可卿,嫁過去,就是超品誥命。」

想一想,二十來天前,賈珍步步緊逼,威逼利誘。而他想起,賈芸的爺爺,對他多有幫助,他才斷然拒絕。

二十來天很短,賈芸拼殺出如此一個勛爵,他笑道:「以往,工部同僚,見我都是愛理不搭,或者上司為難,今日,這些人一個個的巴結我。」

說道這裡,秦業有些苦笑:「沒想到,有朝一日,我會沾上女婿的光彩,今日我的被聖上提拔,現在是工部侍郎,正三品官階。」

秦可卿眼睛濕潤,並沒有多少欣喜:「他這是用命,拼殺出來的,他好辛苦。」

《紅樓:擎天玉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