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悍妻惡妾
悍妻惡妾 連載中

悍妻惡妾

來源:google 作者:笑輕塵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姜吟雪 張小崇

紈絝少爺張崇吃喝玩樂,拎鳥籠斗蛐蛐,調戲良家小娘子,日子過得逍遙寫意,但自從娶妻納妾之後,他的好日子到頭了,妻是悍妻,妾是惡妾,夫綱難振展開

《悍妻惡妾》章節試讀:

吟雪似看穿張小崇心裏想的是什麼,俏臉倏然飛紅,神情極忸怩。

「夫人啊,你我成婚快半月了,卻只是口手溫存,從未行過周公之禮,夫人就成全了我這最後的心愿吧……哇……痛死了……」

吟雪在他屁股上猛拍了一掌,嗔道:「凈是胡說八道!」

張小崇痛得直吸冷氣,吟雪這一掌打得挺重的,加上剛才摔得很重,屁股真是遭殃透頂了。

吟雪見他痛得冷汗直冒,五官都擠成一團了,不由得掩嘴偷笑,如蔥十指在他的屁股上揉搓按摩。

張小崇一臉苦笑道:「夫人啊,你還要我等到幾時啊?老祖宗可是急着想抱曾孫吶,再過幾個月,沒見你肚子大起來,她肯定要起疑心的……」

吟雪白了他一眼,嗔道:「那要看你的表現啰。」

張小崇一聽有轉機,忙翻過身來,嘻皮笑臉道:「夫人啊,你看我這些天來表現怎樣?好不好?我可是從未出過門,老老實實的呆在家裡,那幫狐朋狗黨我可是一個都不見啊……」

吟雪搖搖頭,道:「我說的不是這個,昨晚我們可是說好了的,夫君不會是這麼快就忘了吧?不過不要緊,吟雪時刻提醒夫君大人就是了!」

張小崇乾笑道:「那個……那個……昨晚我是喝多了點……嘿嘿……」

吟雪淡淡道:「夫君大人想耍賴?」

張小崇偷偷瞄了她一眼,見她面色非常的平靜,卻令他感受到一種莫明的、無言的壓力,不由得心頭一跳,**道:「夫人,我屁股還痛得很,讓我先休息幾天吧……」

吟雪淡淡道:「行呀,你休息個十年八年的更好,到時可別怪我啰!」

張小崇心中「媽呀」的直叫喚,十年八年?他豈不是要做十年八年的和尚?還好有小玉與珠兒,實在不行,只好找她們兩個了,偶爾溜出去打打野食也可能解決的,嘿嘿。

「從今兒起,就由眉兒侍候你了,」吟雪道:「夫君大人可要小心哦,千萬不要起壞點子對眉兒動手動腳的,她一發起狠來,那可是六親不認的!」

張小崇聽得手足冰涼,柳眉的厲害,他是剛剛領教過,真的夠狠的,屁股竟又隱隱生痛起來。

「那珠兒與小玉……」

吟雪淡淡道:「她們兩人的修行還太低,老祖宗要閉關修練,我讓她們也跟着閉關修練,至少這一兩年來,你們極少有見面的機會了。」

張小崇**一聲,道:「夫人,你也太狠心了,珠兒小玉從小服侍我,我早已習慣了,換了別人,我……我……」

吟雪笑道:「我見她們兩個根基極好,人又聰明,是想把她們培養成獨擋一面的高手,再者,這麼一來,夫君大人就有機會與眉兒多接觸啦,多下點功夫,說不定能把她騙上手也說不定哦,不過最好的辦法,那就是把她打敗了,這年頭,女孩子都崇拜英雄……」

張小崇苦着臉道:「她那麼厲害,能打得過嘛?」

吟雪斷然道:「能!只要你下大恆心大毅力修練,絕對能夠打敗柳眉!」

張小崇喜道:「真的?要幾天時間?」

「幾年吧,這已經是最快的時間了!」吟雪道。

「幾年?」張小崇**一聲,痛苦道:「那我豈不是還要做幾年的和尚?真是命苦啊!」吟風吟雪的臉又升起紅雲,嗔道:「夫君大人,你就沒有一點正經過?怎麼老想着那事?」

張小崇理直氣壯道:「男歡女愛,天經地義,人之常倫!」

吟雪又白了他一眼,一副懶得理你的神情。

見她起身要走,張小崇忙拉住她的手,道:「夫人再多陪我一會嘛,給柳眉重重摔了一跤,到現在全身還痛吶,夫人再揉一會嘛。」

吟雪嘆息一聲,坐下道:「明天起,夫君要好好用功了!」

張小崇享受着她十指的揉捏,舒服得直哼哼。

吟雪手指一緊,嗔怪道:「聽到沒有?」

張小崇痛叫一聲,忙不迭道:「知道了,知道了,嘿嘿。」

他閉着眼睛直哼哼道:「夫人啊,能不能再往下一點……」

「對,再往一點,嗯嗯,再下去一點……」

「哇……」的一聲驚叫,他突然痛得直跳起來,捂着下身在床上一陣亂跳。

「痛死了!痛死了……」

耳朵一緊,已給吟雪扭住。

「夫人啊,痛死了,耳朵快給拉掉了,放手啊……」張小崇驚叫道。

吟雪笑吟吟道:「夫君大人聽好了,現在就給我去練功密室修練!否則就休怪吟雪的十丈軟紅不認人!」

「我去我去……」張小崇驚叫道:「快放手……痛死了……」

揉着給拉扯得發燙的耳朵,他乖乖的跟隨在吟雪身後,不住埋怨道:「夫人,你也太狠心了,痛死了……」

吟雪微笑道:「那也是逼得不得已的事,夫君大人只吃硬不吃軟,吟雪只好順着夫君的性子來了。」

她嘆息一聲,淡淡道:「可憐天下父母心,誰都望子成龍!做妻子的又何償不一樣望夫成龍?就算不能成為一代文豪或武聖,夫君能改掉那些惡習,吟雪也就心滿意足了……」

張小崇嘿嘿乾笑幾聲。

進了練功密室,立刻感受到一股森冷的寒氣迫來,張小崇不禁打了個寒顫,看到角落裡有個用黑布蓋住的鐵籠子,好奇道:「噫,什麼時候弄了個東東放這裡?」

他走上前揭開黑布,「媽呀」一聲,驚得往後跳開了幾大步,躲到吟雪身後。

鐵籠里關着十來條五彩斑斕的大毒蛇,三角形的頭頂上長着短角,嘶嘶的吐着信子,小小的眼睛裏閃着紅色凶光,樣子醜陋兇惡,實在令人恐懼。

「誰……誰把這麼可怕的東西放這?」張小崇戰戰兢兢道。

「夫君大人,是吟雪放的!」吟雪嬌笑一聲,手一招,籠子打開,那些毒蛇全爬出來。

「夫人小心!快上來……」張小崇驚得跳上千年寒玉石床。

那些毒蛇遊走到吟雪身前一尺處便停下來,好象被一堵無形的牆壁擋住了,無法再前進半寸。

張小崇看得心驚膽顫,顫聲道:「夫人,快……快上來……」

那些色彩斑斕的毒蛇豎起半尺長的身子,嘶嘶的吐着信子,在吟雪身前尺外轉了一陣,似感受到了千年寒玉石床散發出的森森寒意,全都縮到牆角捲縮起來。

吟雪嬌笑一聲,上了千年寒玉石床,盤膝坐下。

張小崇鬆了口氣,突覺全身冷得直打哆嗦,大驚下急忙跳下石床。

「冷死人啦……」

看到那些捲縮在角落裡的毒蛇全都豎起身子,嘶嘶的朝他游來,「媽呀」一聲,慌不迭的跳上石床。

張小崇冷得在石床上跳來跳去,「蛇不是怕冷的嗎,如此……如低的溫度,人都受不了,它們……它們竟然遊走得如此迅速?」

吟雪淡淡道:「這些蛇名五彩冰蚺,長在冰川等極寒之地,極耐寒,毒性之劇,數千斤的長毛大象給咬上一口,立時倒斃!」

張小崇打了個寒顫,顫聲道:「我……我冷得受不了了,夫人,我們……我們還是出去吧……」

吟雪白了他一眼,淡淡道:「坐下,調息運氣驅寒。」

張小崇已經冷得受不了,看看緊閉的石門,地上那些五彩斑斕的毒蛇,心裏大叫命苦,只好乖乖的坐下運功驅寒。

才稍感暖意,丹田內運轉的那一股能量已是耗盡,正想跳起來之際,吟雪的手掌貼上了他的背心,一股暖洋洋的熱流流經體內奇經八脈,舒服得他直想睡覺。

「屏除雜念,調息恢復能量!」吟雪沉聲道。

張小崇嘆了一聲命苦,看來不乖乖的陪着她練功,這練功密室的大石門是不會打開了,無奈下只好依言運功調息。等他能量恢復,吟雪的手掌立刻拿開,受寒氣侵襲的他不得不運功驅寒,等到能量損耗將盡之際,吟雪又助他恢復能量,如此反覆不停的運功驅寒。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張小崇睜開眼睛時,發覺吟雪站立地上,那些毒蛇與鐵籠已不見了。

「夫君大人餓了吧,該用膳了,」吟雪嬌笑道。

張小崇急忙跳下千年寒玉石床,摸了摸咕咕作響的肚子,確實餓壞了。

走出練功密室,看着走在前邊的吟雪迎風擺柳的扭動纖美的腰肢,鼻中嗅着陣陣幽香,張小崇心中不由得一盪,趕上兩步,一把攬住她的纖腰。

吟雪只是微微掙了掙,任由他摟着。

溫香軟玉抱滿懷,張小崇只覺全身發熱,強忍了大半月的強烈慾念如山洪般爆發,兩隻手一陣亂摸亂動,低聲道:「吟雪,我……我……」

吟雪已感覺到他身體的某一處變化,低呼一聲,俏臉一陣潮紅,慌忙推開他,喘息道:「快去用膳吧……」

張小崇痛苦的**一聲,哀求道:「夫人……」

吟雪白了他一眼,嗔怪道:「柳眉就在外邊護法……」

張小崇苦着臉道:「我……我……」

吟雪低着頭,低聲道:「夫君若真能改掉那些惡習,吟雪自是任你……輕薄……」

張小崇拚命的點頭,道:「我改!我一定改!」

「嘿嘿,夫人,能不能先預支一次兩次的?」他搓着雙手嘿嘿笑道。

《悍妻惡妾》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