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顧遠夏婉
顧遠夏婉 連載中

顧遠夏婉

來源:外網 作者:全文免費閱讀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全文免費閱讀 玄幻魔法

「顧遠這小子還沒醒么,都在醫院躺了兩天,每天得花咱家多少錢啊!」 在南港市市立第三醫院的病房裡,有一個青年頭上纏着紗布,昏迷在病床上。 他的頭被包裹得如木乃伊一般,從紗布里還能透出一些殷紅的血跡。 病床旁的登記牌上,寫着病人的名字,顧遠。 「夠了!夏傑!不管怎麼著他也是你姐夫,你這次下手太重了!」 一個女人呵斥了剛才說話的夏傑。 那夏傑說:「切,什麼姐夫不姐夫的,我可沒覺得我需要這種廢物當姐夫,姐,你說呢?」 面對反問,這個女人也是情緒複雜。 展開

《顧遠夏婉》章節試讀:

南港市李氏莊園今日一片燈火輝煌。

作為桃李集團的董事長以及李家的家主。

李承業今日享受着諸多達官貴人的祝福。

晚上七點,李氏莊園打開了所有的燈,宴會廳內人聲鼎沸。

「李總,今日您五十大壽,恭喜啊!」

「祝李總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年年有今日,歲歲有今朝!」

李承業當然非常開心。

想他李家用了二十多年的時間混到這個份上確實是不容易。

他的桃李集團也蒸蒸日上了。

雖然還比不得南港市的秦家和方家。

但是作為新晉大家族他也已經有足夠的地位了。

大兒子李輪在外面當兵,聽說二十四歲就已經當了排長,前途自是一片光明。

二兒子李軒雖然比較貪玩,但跟南港市的各路闊少都關係不錯,未來也一定能在商界混出頭。

只是李軒沒事的時候總往家裡領女人讓李承業有些頭疼。

不過不怕,哪個有錢的少爺不沾花惹草呢。

李承業從來也不覺得自己的兒子之前飆車撞死人算什麼大事。

反正以李家的勢力完全可以將其壓制下去。

就在宴會廳里的滿堂賓客載笑載言的時候,顧遠信步走了進來。

顧遠沒說話,玫瑰推着一輛小平車跟在顧遠身旁。

當顧遠找了一個位置坐了下去的時候,許多人都覺得特別詫異。

因為在場的人都有頭有臉,差不多相互之間都認識。

從哪冒出來這麼一個楞小子呢。

這時候,李軒正在跟朋友們喝酒,一個人對他說:「軒少,我看那個人有點不對勁,是不是來鬧事的?」

順着說話人所指的方向,李軒差點沒笑出來。

「哈哈哈,王耀啊,你知道這人是誰么?」

跟李軒說話的人正是他的大學同學王耀,同樣也是有錢人,雖然比不上三大家族,但也算是常人仰望的那一類了。

「軒少說說。」

「我跟你講,這就是個傻子,最近這一年只要有空就來我家找事。」

「啊?還敢有人找你的事?」

「嗨,我不是一年前撞死了他一個兄弟么,賠他們十萬塊還不行,非得鬧騰。」

「軒少可真有雅興,跟一個傻子玩了這麼久。」

「他岳父你知道是誰不?」

「誰?」王耀好奇地問。

「叫什麼夏宏舟,好像是在你家的光輝車行上班。」

光輝車行雖然是王耀在負責,桃李集團也是大股東之一,王家簡直就是李家的小跟班。

王耀一拍腦袋:「夏宏舟啊!那以前就是給我爸開車的司機,最近這一年不知道在哪發了一筆財,給我小叔送了十萬,讓他當上了副經理。」

二人越是聊着就越是看不起顧遠。

「軒少你知道嗎,夏宏舟有個外甥女,長得特別漂亮,叫什麼尹若寒,最近被我弟弟給泡到手了。」

「哈哈,你看看這一家子冒出來的那股向權貴低頭的勁。」

「所以說,這個顧遠就是為了錢才來鬧騰的吧。」

「估計是。」

「今日是令尊的壽宴,軒少還是別讓他鬧起來,否則有些丟人呢。」

李軒哈哈大笑。

「哈哈,來,我領你去逗逗這個傻子,這傢伙犯起傻來特別好玩。」

說著話,李軒和王耀便走到了顧遠這裡。

「哎呦,姓顧的,你又來了?」李軒不懷好意地問道。

顧遠非常冷漠地看着他,身旁的玫瑰甚至已經憋不住馬上殺了此人,但沒有顧遠的命令她自然是不能行動。

「今天是我父親壽宴,你準備做什麼?」

顧遠冷笑。

「自然是來『祝壽』。」

李軒挑眉:「哦?祝壽?你這傻子倒是真有意思。」

隨後李軒便開始倒酒。

他用紅酒杯到了滿滿一杯52度五糧液,足有四兩之多!

「來,一口喝光我就讓你繼續在這待着,否則,給我滾。」

那可是四兩白酒!

就算是再能喝的人恐怕也不能一口悶吧。

這樣一口喝下去豈不是要出事?

王耀在旁邊饒有興緻地看着,他也想看看這個傻子等會能搞出什麼洋相。

「喝了他,我就饒恕你。」

顧遠接過酒杯。

人們料想他吃飽了撐得過來找事,現在遇到麻煩了吧。

豈料,顧遠傾杯斜倒,將杯子里的白酒對着李軒倒在地上畫了一條橫線。

眾人見狀,全部面色鐵青。

這是給死人敬酒的方式!

膽敢在今天這個場合對着李軒做出如此舉動,那可是大不敬。

「姓顧的,你是不想活了么!」王耀率先叫罵。

顧遠冷漠地看了他一眼:「你是何人?」

「切,連光輝車行的王耀少爺都不認得,你小子死定了。」

王耀很享受別人介紹自己的身份。

他又說道:「現在趕緊給軒少跪下道歉!」

大家都以為顧遠怎麼著也得道歉了吧,結果顧遠卻對玫瑰說:「把他扔出去。」

「是!」

玫瑰二話不說,直接拎起王耀的衣領便將其扔出宴會廳。

整個行動如行雲流水一般,根本就挑不出任何毛病!

那王耀並非沒有掙扎,只是他發現自己在玫瑰這裡根本就無力掙脫!

啪!

李軒直接將自己的酒杯摔碎。

「小子,我給你機會了,看來你是真的想死!」

李軒摔碎酒杯的聲音直接把宴會廳里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過來了。

同時他父親李承業也朝着這邊走來。

李承業器宇軒昂,滿身都帶着上位者的傲然氣度。

「發生了什麼事?」

李軒指着顧遠說:「父親,這傻子又來了!」

李承業當然知道顧遠是誰,這一年下來顧遠至少來鬧過五六次。

不過李承業也就是把他當成是傻子看待而已。

「小顧,今天是我的壽宴,有什麼事以後再說。」

顧遠笑了。

「知道是你的壽宴,所以特地過來送賀禮。」

「哦?」

李承業愣了一下。

同時他心想,顧遠這小子是不是開竅了,所以才會以送賀禮的方式來講和。

若是能簡單講和讓這小子不再來騷擾李家,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好啊,我看看你送的是什麼賀禮?」

唰――

顧遠直接將蓋在小平車上那塊鼓鼓囊囊的黃布撤掉。

赫然,一口鐘擺在眾人面前。

「鍾!竟然是鍾!他竟然敢在李總壽宴上送鍾!」

《顧遠夏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