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科幻小說›國啤
國啤 連載中

國啤

來源:外網 作者:司馬白衫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司馬白衫 科幻小說

我身體里流淌的,一半是血液,另一半是啤酒……重回1986,扛起民族啤酒工業的大旗!展開

《國啤》章節試讀:

鍾小勇其實心裏早就有了主意。 這些日子,他最常去的就是湖南路105號,上海交響樂團的舞廳。 起初,鍾小勇很是擔心,擔心有空調的舞廳啤酒不好賣,可是即使在這裡,大家仍願意喝有腔調的啤酒,腔調作為一種文化已經刻在上海人的骨子裡,不因空調而改變。 至此,鍾小勇更把他的東哥奉為神明。還沒來上海就開發出小瓶啤酒,這些手榴彈,果然火力十足。 不過,也是在這裡,與這些跳舞的青年男女熟識以後,他打聽到一個人。 今晚,他就是要在湖南路105號與這個人見面,期望通過他不用再跟上海啤酒打陣地戰。 走進上海交響樂團的舞廳,簡直可以說是人擠人,肩碰肩。 雖然已經出了梅雨季節,可是上海的天氣依舊濕熱,此時,這些空調效果足夠好的舞廳,就特別受歡迎。 這處開放於1985年的舞廳,利用的是樂團的排練場地。儘管設施上相對一般,但因為冷氣足,外加擁有高水平的伴奏樂隊,因此在此時頗受舞迷歡迎。 畢竟,交響樂團的地盤嘛,樂隊的水準總是有保證的。 「月亮河,寬不過一里,來日優雅地見到你,哦,織夢人,那碎心人,無論你到哪裡,我都陪着你……」一秒記住 聽着如凄如訴的低沉旋律,鍾小勇卻不明白是什麼曲子,見到一位穿着背帶褲的五十歲左右的中年人腰板筆挺地進來,他就笑着迎了上去。 哦,他的襯衣用的還是袖釘,鍾小勇知道,自己要等的人到了。 「你好,錢老師。」鍾小勇熱情地伸出手來,同時,雙手掏出名片,恭敬地遞給了錢順祥。 「哦,鍾經理。」錢順祥很有禮貌也很客氣,他打量着鍾小勇,不想他身後的年輕女子也在打量着鍾小勇,抬眼看看他,卻又把眼睛避開了,可是幾秒鐘之後,眼睛不由自主地就又看向他。 「你好。」鍾小勇熱情地點頭示意,年輕女子也微笑還禮,「這是我的女兒錢小慧,也是我的助手。」錢順祥介紹道。 哦,鍾小勇馬上又遞過一張名片來,這次名片上不再是銷售經理的字樣,而直接是秦灣國營嶸崖啤酒總廠上海分區副經理。 鍾小勇? 錢小慧心裏一動,這個「鄉下」男人,似乎與上海男人一樣,又似乎與眾不同。 「……學交誼舞也成了一件時髦事體。不論是年輕人還是中年人,都想要「軋一腳鬧忙」。」錢順祥很健談,當聽說鍾小勇想聘請他幫助在各個舞廳「介紹」一下嶸崖啤酒的時候,他沒有立即答應,卻談起了自己的履歷。 這位是此時上海最炙手可熱的交誼舞老師,「我告訴你啊,鍾經理,沿黃浦江從交通處、海關、公用局包括市政府,我是一家家教過去。」 「……只要在上海,不論在外灘還是哪裡,中午時走進任何一棟大樓,我都可以有飯吃的。」 鍾小勇恭敬地聽着錢順祥白話,可是,錢小慧仍在打量着他,高個子,會來事,山海人的體型,上海人的性格…… 「好的,不要說薪水,那是以後的事體。」錢順祥答應得痛快,「小鍾,儂會跳舞嗎?」 「我,正在學。」鍾小勇馬上道,舞廳這種地方,這些日子倒是常來,就是光看也看了個八九不離十。 「我可以教你。」錢小慧鼓起勇氣。 錢順祥看看女兒,就站了起來,那邊還有青年男女在等他。 「……兩個漂流者,去暢遊世界,世界豐富多彩,我們在彩虹的盡頭,凝望着彼岸……」 「對不起。」鍾小勇攬着錢小慧的腰在舞池裡遊走,他的腳不時重重地踩在錢小慧的腳上。 錢小慧卻只是笑笑,反而輕聲地安慰起他來。 「……我的老朋友,月亮河,和我,凝望着彼此……」 一曲洋洋洒洒的《月亮河》,刻在了情侶的心裏。 錢小慧突然感覺,明亮的月光之河,已經出現在眼前! …… 有了錢順祥的助攻,雖然陶阿滿發動了全廠的職工、職工家屬和朋友作工作,可是嶸崖啤酒還是以不可遏擋的姿態迅速搶佔了原本屬於汽水的舞廳市場。 「有腔調的啤酒,會給你帶來好運的……」 這句話,幾乎成了九二年上海舞廳青年的口頭禪,這些上海時尚的引領者,也成功地把嶸崖啤酒這種最有腔調的啤啤酒帶到了工廠、車間、單位、里弄。 趙牡丹在中低端酒店和飯館明顯感覺到了這種非同一般的助攻,上海啤酒節節敗退,嶸崖啤酒則是節節推進! 而一直觀戰的澱山湖啤酒則找上門來,商討雙方收購的可能! …… 「姐夫,我們的諾曼底計劃成功了!」 杜小樹坐在車上,看着高虎把車子拐進一家單位,上面的牌子上寫着「上海錄音器材廠」的字樣。 九二年,上海灘的舞廳里以交誼舞為主流、年輕人的迪斯科為輔,轟轟烈烈地在全城掀起了一陣陣音樂狂潮。 上海錄音器材廠趁勢推出了《上錄音樂萬花筒――流行音樂排行榜》,讓聽眾們評選出最喜愛的流行歌曲。 這些名字到現在你依然不會覺得陌生――《我是一隻小小小鳥》、《失戀陣線聯盟》、《亞洲雄風》…… 秦東到這裡來就是要跟錄音器材廠合辦這次評選,也要贊助一下器材廠,保證在這些錄音帶的開頭,都能聽到嶸崖啤酒的名頭! 上海灘的鐘聲又一次敲響! 此時上海灘的男男女女或許還意識不到,如此盛景,卻已是最後絕唱。 九十年代中葉以後,娛樂休閑方式的多樣化,讓舞廳不再成為人們消磨閑暇時光的唯一。交誼舞、霹靂舞、迪斯科也逐漸褪去了興起之初時披着的「潮流外衣」。 當藉助着舞廳找到了自己另一半的這代人逐漸老去,他們的後代卻不再留戀這個「孕育」了他們的舞台時,舞廳的命運也就只能是無可奈何花落去了。 同樣,感覺到無可奈何的還有陶阿滿,他不得不承認,雖然有外國廣告公司的助攻,可是上海啤酒大勢已去……

《國啤》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