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規則怪談:我靠吸氧通關副本
規則怪談:我靠吸氧通關副本 連載中

規則怪談:我靠吸氧通關副本

來源:google 作者:何度我執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何度我執 劉明 懸疑驚悚

詭異復蘇,怪談降臨詭異的遊戲降臨現實世界,每個人都有可能會被選進遊戲之中挑戰副本副本挑戰成功——試煉者和所在的國家都可以獲得獎勵副本挑戰失敗——死!劉明挑戰的第一個副本,是「回魂夜」副本……1、這是哀喪,不可能會有人笑2、如果發現有人笑,請立馬通知死者家屬將此人驅逐3、如果死者家屬向你提出要求,請立馬拒絕,因為家屬不會向來賓提出任何的請求4、西洋樂隊和傳統樂隊都是死者家屬請的,他們沒有任何問題5、如果壽材出現異常,不要試圖打開,請立馬通知死者家屬6、晚上會有家屬守靈,如果你沒有在靈堂看見死者家屬,請立馬逃離7、你可以永遠相信執事!8、如果你在靈堂聽見有人叫你的名字,千萬不要回頭!背面血字「這一切都是騙局,棺材裏面根本就沒有死者!」展開

《規則怪談:我靠吸氧通關副本》章節試讀:

隨着那人的腦袋無力地耷拉在自己的脖子上。

第一個因為違反守則而被抹殺的試煉者,出現了!

那人在死亡之後,褪去了身上的黃皮膚,身材也逐漸發生了變化,露出了本來的模樣。

緊接着又直接起火,瞬間變成了灰燼。

這是別的國家的參賽選手。

因為目前藍星上**獲勝次數最多的原因。

所以每次隨機副本的時候,大概率都會隨機到和**文化有關的副本。

不管任何國家,只要是進入副本內的人,都會理解副本內所有的文字和語言。

藍星其他國家的人即使再不爽,也沒有任何的辦法。

即便是老逼登在臉盆網上面不停地指責**在搞陰謀論,也無濟於事。

畢竟他們國家的人不爭氣,又能怪的了誰?

「聽說種植園裡的人,大部分人都是文盲,即使理解了文字也不是第一時間就能適應他國的文化的。」

「這人的膚色…應該是種植園剛剛跑出來的。」

「也只有種植園才是適合他獃著的地方!」

「不然就要到處零元購了。」

劉明將一切看在眼裡,在心裏做出了自己的判斷。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

種植園的人死了之後。

那個賬坊臉上的笑看起來好像變得更加燦爛了一些。

後面陸續又有賓客到場了。

有些賓客的臉上帶着和賬坊臉上同款的笑、有些賓客面無表情、還有一些賓客的臉上則是帶着哀容。

「其中應該有試煉者,也有這個副本的NPC。」

雖然做出了這樣的判斷。

但劉明無法從每個人的表情之中分辨出更多的東西。

所以劉明只是將這些信息先做一個最簡單的歸納,在自己的腦子裡建立一個龐大的信息庫。

等到了信息積累到一定程度的時候。

劉明需要從信息庫裏面進行信息篩選,然後進行總結。

再按照一定的基礎邏輯和時序邏輯,去將這些篩選出來的信息進行比對。

最後得到一個唯一的真相。

劉明最喜歡福爾摩斯探案集裏面的一句話:「當你排除一切不可能的情況,剩下的,不管多難以置信,那都是事實。」

不過看到種植園出來的人死亡之後。

劉明心裏又有了另外的想法。

「規則絕對不能違反。」

「試煉的內容只有一個,讓我們活下去!」

「如果只需要按照規則走就能直接活下去,那詭異試煉的死亡率就不會高達百分之九十了!」

「也就是說,這場葬禮肯定會發生什麼不同尋常的事情…」

「白天我不清楚會不會發生不同尋常的事情,但晚上應該是幾率最大的…」

【4、西洋樂隊和傳統樂隊都是死者家屬請的,他們沒有任何問題。】

【7、你可以永遠相信執事(安排整場白事的人,就連家屬都要聽從執事安排)!】

「也就是說守則裏面提到的執事是絕對可以相信的,傳統和西洋樂隊的人也是可以相信的,其他的人都是需要我抱着懷疑的態度!」

接下來如何。

劉明已經有了思路。

頓時。

一陣暈眩感傳來。

劉明差點有些站不穩了。

剛剛他只是在心裏篩選了一部分的選項,就已經感覺到了大腦有些缺氧。

「這要是超頻運轉超過十分鐘,我感覺我就要直接升天了!」

當然。

劉明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在大腦感到暈眩的時候繼續使用超頻大腦這個技能,自己的大腦會阻止自己繼續使用技能。

因為人類的大腦擁有自我保護機制。

在同時面對斷手、斷腳還是大腦被打爛這三個選項之時。

大腦對神經中樞發出的干預一定是優先保護大腦!

大腦才是人體之中優先級最高的器官。

所以。

現在對劉明來說最迫切的事情。

除了全面地了解一下這場葬禮的執事之外,還多了一個找到濃度更高的氧氣。

現在是白天。

執事很好找。

劉明在熙熙攘攘的賓客之中,找到了鶴立雞群的執事。

執事是那麼的獨一無二,風度翩翩。

鬍子拉碴、加上憂鬱的眼神。

讓人一眼就看出了執事的不凡。

當然。

如果執事的手裡沒有殺豬刀,身上不穿着一件豬肉佬專用的圍裙的話。

劉明相信執事一定會是正常葬禮之中最靚的仔。

「哎呀,你踏馬的搞快點!」

「殺頭豬還要我親自下場,不知道養你們這些人有什麼卵用!」

「媽的那個切豬肉快點切行不行啊?」

「不要到了頭七你這都豬都沒有切完!」

「那個誰,過來一下!」

「你的香紙炮燭都準備好了沒有?」

「我和你們說了幾次了,做事的時候,手腳給我快一點!」

「你們真是煩死人了,拖拖拉拉的!」

執事斜靠在剛剛搭起來的大棚前,罵罵咧咧地盯着幹活的人。

走到了執事的身旁,看着他手臂上印着「執事」兩個字的袖章,劉明有些疑惑地問道:「這位老哥,您就是葬禮的執事嗎?」

「嗯,我就是葬禮的執事,你有什麼事嗎?」

執事點頭說著,同時他還不忘記斥責幹活的人一句:「那個誰,你的手腳最好再慢點,到時候大家連席都吃不上最好!」

劉明拿出了一包剛剛在桌上順走的煙,遞了一根給執事:「老哥,來抽煙!」

兩人點上煙之後,劉明不經意地問道:「老哥呀,你們為什麼不請專門幫廚的人呀?」

「他們干起這種話來不是更加專業嗎?」

「唉~」執事嘆了一口氣,「吊他個嗨啊,原本我們聯繫好的一個幫廚的,結果踏馬的那些開車的時候速度太快了,搞得最後都翻車了!」

「現在那幾個都被拉到醫院出去,我們沒有辦法只能先頂上咯!」

「這樣啊!」劉明點頭:「那老哥你做這一行有多久了?」

劉明開始和執事攀談起來。

兩人聊了接近十分鐘左右,都是天南地北的聊。

其中有一些話題是劉明提起的。

也有一些話題是執事提起的。

最後劉明突然來了一句:「對了老哥,我這幾天身體有些不舒服,吃了葯以後需要吸氧…」

「老哥你知道哪裡有濃度高一點的氧氣嗎?」

《規則怪談:我靠吸氧通關副本》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