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光子痕迹
光子痕迹 連載中

光子痕迹

來源:google 作者:麥田裡的稻草人W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小丑 楊健

危機往往在人們看不到的地方,璀璨的星空里藏匿着足以毀滅世界的危險在未來,為了日漸稀缺的資源,在生存還是滅亡面前人類最終還是選擇了戰爭雖然這場名為「歸鄉」的秘密戰爭最終以地球方獲得最終的勝利,但地球之外數量龐大的太空移民依舊在虎視眈眈的盯着他們在地球上倖存的同胞我是個傭兵,黑夜的城市是我的主場,這座城市養育了我,我也將回報她,為她清除身上蟄伏的那些污穢然後,我將踏上尋找家鄉的道路展開

《光子痕迹》章節試讀:

「我討厭下雨天!」

「是嗎?兄弟,可我喜歡,因為雨天能夠洗滌世間的罪惡。」

清晨,楊健被窗外雨點打在窗戶玻璃上「滴答滴答」的聲音吵醒,隨後他就再也睡不着覺了。

今天是周末,每周唯二的兩次不用早起可以睡懶覺的時刻,並且這周還沒接到任務,楊健表示終於可以睡個懶覺了。

但這一切都被這該死的下雨天給破壞了!

楊健躺在床上打開個人通訊系統,查看了一下個人賬戶,發現上次的委託傭金還沒有入賬,通常任務完成的傭金都會在五個工作日內由中間人打到參與委託傭兵的賬戶,這都超過六天了,有點不對勁。

像楊健這種級別的菜鳥傭兵是沒資格直接打給豐田杏子女士的,正當他準備打電話給豐田杏子的秘書詢問時,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打了進來。

「喂,哪位?」楊健摳着腳丫子,懶洋洋的問道,隨後換了一隻手擦了擦眼角的分泌物殘留。

「公民ID編號:G624110144321258?」電話那頭傳來一個陌生的男音,那聲音低沉的像一個破音響一樣。

「你是誰?」聽到這,楊健一下子睡意全無,警惕的問道。

「公民ID編號:G624110144321258?」電話那頭又重複了一遍。

「不是,你打錯了。」楊健迅速的掛斷了電話並將這個號碼設置成了黑名單。

大早上的一個陌生的這傢伙打電話給你並準確無誤的說出了你的個人身份ID,請問還有比這更恐怖的嗎!

答案是有的,那就是這個傢伙換了個號又打了一次!

「公民ID編號:G624110144321258,我知道是你。」電話那頭依舊是那個低沉的男音。

正當楊健想要繼續掛斷電話的時候,他聽到了電話那頭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你放開我!媽媽!嗚嗚嗚嗚。」

聽到這句話楊健瞬間瞪大了雙眼,他聽出來了,那是他的學生,有着一頭白金色長髮笑起來很可愛的安娜·奧特萊斯!

「你到底是誰!」楊健冷冷的回應道,對方很顯然綁架了一名他的學生,雖然這讓楊健很吃驚也很憤怒,但這個時候為了學生的安全,他必須得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公民ID編號:G624110144321258?」那邊依舊毫無感情重複的問道。

「是,是我。」楊健壓抑着怒火回答道。

「很好,你是個聰明人。」沉寂了一會那邊的男人接著說道:「我知道你是誰,我手裡現在有兩個你可愛的學生。」

「你想怎樣!」楊健一邊跟電話那頭的人周旋着,一邊悄悄的打開個人通訊系統里安裝的信號追蹤器,試圖追蹤信號的來源,但讓他失望的是顯示出來的結果卻是無法追蹤。

「你不用費盡心思追蹤我現在的位置,以你的能力這樣做根本是在浪費時間。」那邊語氣里充滿了嘲諷之意。

「今天下午六點,俄勒岡工業灣克利夫蘭碼頭區B9碼頭,BC-50號倉庫,你一個人來,你是個聰明人知道該怎麼做。」那邊說完便斷線了。

此時疑惑、憤怒、不知所措已充滿楊健的大腦,他還是頭一次跟這種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傢伙打交道。

這種情況下,楊健斷然不敢報警,他知道此時對方正在通過網絡技術手段監視着自己的個人通訊,那傢伙聲稱手裡有自己的兩個學生當人質,為了她們的生命安全,自己必須謹慎行事。

「冷靜!要冷靜!不能衝動!」楊健心裏對自己重複一遍又一遍。

「叮!」此時一條短訊聲響起,楊健不耐煩的打開一看,原來是上次任務的報酬到賬了,但5600點的報酬讓他絲毫高興不起來。

等等!看着短訊,一個大膽的想法浮現在他的腦海里。緊接着他猛的從床上竄了起來,迅速穿好衣服開始了行動。

這個月份的風都總是伴隨着大雨的,從西海岸吹過來的暖風夾帶着大量雲團一直向東直到被**山脈所阻擋,雨季會持續一個月左右,大量的雨水沖刷着風都的大街小巷,彷彿能洗滌掉這座城市的所有污穢一樣。

楊健很快便找到了目標,一隻寄宿在閣樓頂上的白鴿。

「接下來就看你的了。」目送白鴿消失在大雨中,楊健憂心忡忡的給自己點了一根煙,在煙燃盡之後便下樓離去。

在路邊買了一根速食熱狗當做午餐後,楊健揮手攔下一輛的士,然後在屏幕上輸入目的地後便坐着車向碼頭飛馳而去。

雖然那個未知的傢伙給他留下的時間很充裕,充裕到允許他乘坐地鐵到達目的地。

但這次不同於平時上班的時候,他隨身攜帶的防身物品根本就沒辦法通過公共交通的安檢。

俄勒岡工業灣區距離楊健所在的綠城區中間還隔着四個城區,作為風都二十六區之一的俄勒岡工業灣區面積不算最大的,但卻是風都四個臨海區里最繁忙的一個。

風都70%的工廠都聚集在這裡,每天從世界各地而來的巨型油輪滿載着各種資源停靠在俄勒岡工業灣區的碼頭上,然後再裝載着風都生產的產品駛向大洋另一端的目的地。

作為工業區,可以說俄勒岡工業灣區就是風都的經濟及科研命脈,其中該區的黃金海岸——藍寶石海灣的地產價格一直都居於風都首位。畢竟風都排名前十的公司中有六個的總部都設在藍寶石海灣。

當然有了商業和科技的支撐,藍寶石海灣同時也是整個風都第二安全的地方,僅次於**區的憲法廣場周邊地區。

而且風都海上國民警衛隊的總部跟艦隊基地以及防空粒子炮集群就設在距離藍寶石海灣十公里外的海上人工島上。

但這一切現在跟楊健沒有關係,他的目的地是克利夫蘭碼頭,位於整個俄勒岡工業灣區最南端靠近蒙特利爾區跟新科魯茲區的交叉地帶。聽酒吧里的同行說這是個三不管地帶,魚龍混雜,平時除了停靠一些吃水較淺的貨輪外,最大的用處是用來處理一些風都稀缺但又沒有正規手續的貨物,也就是俗稱的走私,因為各種原因以及牽扯到太多人的利益,風都市政廳也就對其存在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目前看來這個神秘人對風都挺了解的,專門挑這種警方都插不進手的灰色地帶進行見面。

下午4:39,楊健抵達了克利夫蘭碼頭進站口,在付出了200點賄賂了門衛狗後,他罵罵咧咧的成功進入了碼頭區。

在B9區徘徊了一段時間,直到5:33,他才看到遠方飛過來一隻白色的鴿子。

當看到鴿子降落在碼頭的龍門吊上時,楊健才欣慰的嘆了口氣,隨即便走進一排排由巨型倉庫組成的「叢林」中。

「你很準時,這是個好習慣。」

5:56,楊健走進了編號為BC-50的倉庫,在這間面積差不多為兩個足球場大小,堆滿了小型集裝箱的倉庫里,他很快就找到了坐在集裝箱上的目標。

那個神秘人穿着一身黑色的風衣,整張臉埋在高聳的衣領里,頭上戴着一頂黑色的大沿禮帽,烏黑色的長髮紮成馬尾緊貼在後背上。

「是你?」雖然看不清這個人的臉,但那雙散發著綠光的雙眼還是讓楊健想起了這個人的身份。

那天夜裡給自己注射未知液體的傢伙,也是讓自己身體發生變化的元兇。

「我的學生呢?」楊健死死的盯着端坐在集裝箱上的那個黑衣人,手已經悄悄地背在身後摸向腰間的手槍。

黑衣人沒有回答他。

隨着黑衣人打了個響指,「啪」的一聲脆響,一盞燈光亮起,兩個被吊起來綁着的人影被燈光照亮。

楊健眯着眼睛忍受着突如其來的強光所帶來的刺痛感,瞳孔依舊盯着被綁着的兩人。

這兩個小傢伙除了安娜·奧特萊斯,另一個是總是跟在她後面的路易基·埃里克,一個有着棕色頭髮和小雀斑暗戀安娜卻不敢說出口的靦腆小男孩。

謝天謝地從兩人發出的呼吸聲中可以判定兩個小傢伙目前並沒有生命危險。

「放了他們,這事跟他們無關。」無論怎樣,楊健必須要先保證他們的安全。

神秘的黑衣人沒有回答他的話,隨手扔了兩個長方形的物體落在了他的腳邊,隨後用命令的口氣對他說道:「戴上。」

由於有人質在黑衣人手裡,楊健只能乖乖的撿起地上的電磁語言束縛器跟電子手銬,前者是用來防止囚犯胡言亂語以及咬舌自盡的(這不就是口球嗎?屈辱啊啊啊啊!),後者就不用過多介紹了吧。

等楊健戴好束縛器後,那個黑衣人明顯鬆了一口氣,他從五米高的集裝箱頂上一躍而下,穩穩的落在地面上,一切都顯得那麼自然,看樣子還是有兩把刷子的。

黑衣人走到我面前揚起下巴居高臨下的看着用嘶啞且冰冷的語氣對着楊健說道:「還真是個愚蠢且卑劣的雜種。」

楊健沒法反駁只能抬起頭惡狠狠的盯着他。

「我不喜歡你的眼神。」黑衣人語氣中帶有幾分怒意,還沒等楊健反應過來抬腿就在他的肚子上來了一記力道十足的膝撞。

劇烈的疼痛從楊健的腹部迅速擴散到全身每一處神經末梢。

他痛苦的跪倒在地上,從胃部翻湧上來的液體順着口塞的縫隙滴在了水泥地上,夾雜着一絲絲紅色的液體。

「我觀察了你很久,你那個未知的能力確實很棘手。」黑衣人好像並不打算放過已經跪倒在地掙扎着想要起身的楊健,抬起腳照着楊健的側腹又來了一記重踢。

受到重擊的楊健就像一條裝滿棉花的麻袋一樣被黑衣人一腳踢飛了出去,狠狠地撞在了集裝箱上。他捂着肚子蜷縮着就像一隻白灼蝦一樣。

鬼知道看上去並不強壯的黑衣人,力量怎麼會那麼的大。

但跟渾身的疼痛相比,更讓楊健震驚的是他的底牌已經被黑衣人給看穿了!

這說明黑衣人在暗地裡已經觀察自己很久了。監視自己這麼久卻沒有被自己敏銳的洞察力察覺出來。

直覺告訴楊健這傢伙很危險!

「老實說,你的存在讓我感到很吃驚,目前為止還沒有人能在注射了TX-31型後存活超過一周的,除了你。」黑衣人將楊健拽起跪在地上,一隻手撫上他的臉龐,卻被楊健一記甩頭甩掉了。

楊健聞着對方身上散發出的若有若無的幽香,心裏直犯嘀咕:這大老爺們居然還擦香水!噁心心!

對於直男癌晚期的楊健來說,這簡直就是噁心他媽給噁心開門,噁心到家了。

「我原本計劃把TX-31存放在你的體內,等我擺脫了那幫煩人的『獵犬』後再從你的身上提取回收,但出了點小小的意外,等我找到你已經是一周以後的事了,你還活着,這對我來說可真是個天大的驚喜。貝萊塔SPD-56,你就這點品味?」黑衣人鬆開手,如同丟棄垃圾一般將楊健隨手扔在了地上。

隨後黑衣人蹲在楊健身邊,井然有序的從楊健的腰後掏出一把動能手槍,隨後是粒子震動匕首,空爆彈,電擊棒等一系列他所攜帶的防身武器。老實講被這樣一個妖孽搜身,楊健的心理陰影面積單位最起碼得用平方公里來計算。

「TX-31賜予了你特殊的能力,所以你具有很高的研究價值,你得跟我走一趟,組織需要你。當然這不需要你是否同意。」確定楊健身上再也沒有武器後,黑衣人從一旁拎過一張帶有靠背的椅子,粗暴地將楊健拽起扔在了椅子上,然後轉到楊健身後雙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緩緩湊到他的耳邊輕聲說到:「你是不是在等外面你那個朋友過來救你?」

聽到這句話,楊健並沒有意料中那樣吃驚,他眯起了眼睛,心想:這傢伙果然在周圍部署有監控系統。

「不用白費力氣了,我的同伴這會兒估計已經解決他了。」黑衣人邪魅一笑。

隨後黑衣人又踱步到楊健身前瀟洒的打了個響指。

在黑衣人的身後,一片漆黑的黑暗裡,一個龐大的身影慢慢浮現了出來。

待那個身影走到燈光下,楊健才發現那是一個體形跟噸位和海格力斯不相上下的大塊頭,全身都裹在厚實的風衣里。

那個大塊頭肩膀上還扛着一個跟他差不多大小的物體,哦,這不是海格力斯嗎?合著楊健用海格力斯給他的信鴿「露露薇」向對方求援,結果海格力斯這貨倒下的竟然比自己還快!

等會,氣氛好像有些不太對?

自從這個大塊頭出現以後,那個黑衣人的目光就沒從他身上離開過,並且黑衣人還悄悄地拉開了跟這個大塊頭的距離,從他身體微微佝僂的樣子可以看出,黑衣人那黑皮風衣包裹住的軀體正高度戒備着。等會,他們不是一夥的嗎?

「看來我小瞧你的這個朋友了。」黑衣人盯着那個大塊頭,頭也不回的對楊健說道。

「哈?」楊健被這一出整的有些懵,心想:你倆擱這給我演戲呢。

「我知道你不是仗助,你到底是誰。」黑衣人手伸進衣服里緩緩的問道。

整個倉庫都安靜的出奇,除了海浪拍打在堤岸的撞擊聲,也就只剩隨着腎上腺素分泌增加越來越急促的呼吸聲了。

「唉,原本一切都挺順利的。」那個大塊頭一張口發出的卻是讓楊健很熟悉的聲音。

「海格力斯你這個混蛋,老子愛死你了!」楊健大笑道。

隨着一陣光影的抖動,全息投影偽裝關閉,海格力斯的身影出現在了眼前。

「仗助呢?」黑衣人皺着眉頭問到。

「你說的如果是那個想要偷襲我的混蛋,那麼抱歉,他正在我寶貝兒的肚子里慢慢消化呢。」海格力斯完全不顧黑衣人聽聞後那目眥欲裂的眼神,自顧自的活動活動手腳扭了扭脖子然後雙手交叉抱在胸前輕蔑的說到:「你太高估他的本事了。」

「很好!很好!」黑衣人怒到極點反笑道:「你們今天都得死在這!」

「你確定二對一你能贏?」海格力斯努了努嘴示意黑衣人看看身後。

「謝了,小傢伙,回頭給你買小蟲干。」扔掉了束縛住自己行動的器械,隨後楊健伸出去撓了撓蹲在他肩膀上剛幫他打開手銬的小卷尾猴肉嘟嘟的下巴,然後拍了拍它的小猴屁股讓它離遠一點。

抬頭望了望,一隻跟剛才那個小傢伙長得差不多的同類已經解開了綁在兩個孩子身上的鐵鏈,注意到有人在看它後,哈,其中一個還回過頭對着楊健做了個鬼臉。

此時楊健一顆懸着的心終於放下了一半,他吐出一口帶着血的唾液,擦了擦嘴,活動了一下手腕,楊健盯着黑衣人一字一句的說道:「現在,換我們好好招待你了。」

《光子痕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