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冠寵皇后:絕魅外交官
冠寵皇后:絕魅外交官 連載中

冠寵皇后:絕魅外交官

來源:google 作者:瞳璃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秦貞 貞兒

她入敵國七年為質,助他問鼎九五之尊,卻落得個通敵賣國的罪名,滿門抄斬一朝重生,她紅妝不再,化身翩翩公子,眼底的溫柔已換成凜然殺意!他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傾慕他的女人無數,他卻獨寵一個「男人」無視世人眼光,用滿心赤誠溫暖了她上一世的悲涼展開

《冠寵皇后:絕魅外交官》章節試讀:

秦貞看秦九自責懊惱的樣子,心裏清楚是自己太過任性了,本來不能下床,偏讓他帶自己深更半夜來蓮花池邊吹風,雖然有原因,但到底還是太為難他了。「秦九,送我回去吧。」秦九糾結的臉色立刻舒展開,「是,小姐。」單手托起秦貞,施展輕功朝閣樓飛去。秦貞立足未穩,便看到秦月匆匆忙忙朝自己跑來,「小姐,出…事了…秦修受傷了」秦九扶着秦貞向秦修的房間走去,之前為了方便照顧秦貞,秦修等四人都住在秦貞房間的旁邊,秦月則跟秦貞住一個房間,秦九推開房門,看到秦修側躺在床上,只穿着白色中衣,光着膀子,一道猙獰的傷疤從左胸連到左臂,顯然是被長劍所傷,住持正在給他上藥,傷口劃得不淺,血腥氣瀰漫著整個房間…秦貞瞳孔微縮,示意秦九扶她坐下,「秦昱,這是怎麼回事?」

「屬下今天收到宮中暗樁的密信,信中說找到了丞相與北冥太子來往的偽造信件,要屬下前去接應,屬下便派秦修和秦明兩人去了,不想卻…」

秦昱滿臉悔恨,很是難以啟齒,秦貞目光變得冰冷,挺直了脊背,「不想卻中埋伏,如今已經沒有秦府了,宮內暗樁恐怕早在離紹寒決定動手之前就已經拔除了,這個突然出現秦府暗樁,難免引人懷疑,秦昱,你是秦府的暗衛首領,不會想不到這一點吧。」秦貞手臂支撐在扶手上,斜着身子,看着秦昱「屬下也是這麼想的,但是…皇上要將丞相叛國一案,借史官之筆載入史書了,屬下擔心,再不做些什麼就什麼都做不了了…」

「載入史書…,離紹寒是想斷了所有人的念想,從今往後,無論後世對此案有何疑問,無論再有怎樣的變數,都翻不了宰相秦藩叛國之罪了。」秦貞情緒激動,氣憤至極,猛然咳嗽起來,秦九急忙倒了杯茶,「小姐,保重身體!」秦貞心中從未有過如此深的恨意,雙手握成拳,指甲深掐到肉里,嘴唇死死地抿着,藉著秦九手臂上的力,才不至於氣急攻心…「秦修受了傷,秦明呢?」「秦明還沒有回來,生死未卜。」秦貞心下痛苦,氣息上涌,眼裡立刻聚了淚水,又極力逼了回去,沒有流下來,「那個暗樁是誰?怎麼跟你聯繫的?如何證明他是秦府的人?」

「暗樁名叫秦銅,主要是為宮裡和秦府之間傳遞消息的,凡是秦府暗樁,都在右手手臂上刺着一個秦字,而且這個秦字是用特殊的藥水處理過的,不浸過清水便不會顯現,若有暗樁接頭,必用此法驗明身份。」秦昱說完,拿起桌子上的茶盞,挽起衣袖,將茶水潑在自己的右臂上,一會兒便出現一個黑色的秦字。

「而且秦明跟此人熟悉,兩人執行過多次任務,確認必是秦銅無疑。」秦貞冷然一笑,「那就是說秦銅叛變了,般若寺我們怕是呆不下去了」「小姐放心,是秦明將追兵引開,般若寺尚未暴露。」

《冠寵皇后:絕魅外交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