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風水天醫小說
風水天醫小說 連載中

風水天醫小說

來源:google 作者:凈明喬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朱栩諾 皮劍青 都市小說

洞房咯,洞房咯,奶奶,我要跟老婆洞房咯,你要來看嗎!」我一邊傻笑着,一邊朝房間跑去,在我經過朱栩諾身邊的時候,我明顯的感覺到,朱栩諾的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難過之色,這個姑娘雖然和李靜然打賭了,但是她似乎並不希望我和李靜然洞房展開

《風水天醫小說》章節試讀:

《風水天醫小說》主要描述了之間的故事,該書由所作。
小說精彩節選:朱栩諾猛地站了起來,就要走向李靜然,朱鎧基一把拽住了自己的女兒,低聲的說道:「栩諾,別起禍端,忘記了你爺爺的事情嗎!」
朱鎧基再一次提到了朱栩諾的爺爺,這讓我不由的十分好奇起朱栩諾的爺爺到底出了什麼事情來。
...朱栩諾猛地站了起來,就要走向李靜然,朱鎧基一把拽住了自己的女兒,低聲的說道:「栩諾,別起禍端,忘記了你爺爺的事情嗎!」
朱鎧基再一次提到了朱栩諾的爺爺,這讓我不由的十分好奇起朱栩諾的爺爺到底出了什麼事情來。
「哼,果然是會叫的狗不咬人!」
看到朱栩諾被拉住之後,李靜然又是陰陽怪氣的說了一聲,然後就轉身看向了擋在門口的常老十,說道:「好狗不擋道,你這個叫花子趕緊讓開。」
常老十被李靜然侮辱,也不生氣,擋在藥鋪門前的他只是靜靜的看着李靜然,說道:「人要臉,樹要皮,他們幾個耳朵有問題沒有聽到你剛剛在外面說的話,叫花子我在屋子裡聽的一清二楚,請你兌現你的承諾!」
常老十一句話就把李趙申家三家給點了個遍,幾個當事人的臉色一下子就拉了下來,只剩下了朱栩諾眼睛發亮的看着常老十。
「兌現什麼承諾,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人一旦不要臉來,什麼都可以否認,李靜然假裝什麼都沒有說過。
李靜然不講道理,常老十比他還不講道理,在我驚訝的注視下,常老十一把抓住了李靜然的肩膀,手猛地一用力,我就聽到李靜然痛苦的發出了一聲叫聲。
「你幹嘛,快放開我的女兒!」
李兆山大吃一驚,就要去拉開常老十,常老十隻是輕輕的抬腳踹了李兆山一下,這個滿身富態的中年就被一腳踹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一口老血就吐了出來。
常老十捏着李靜然的肩骨的手都爆發出了一根根青筋,可見他用的力道之大,此刻的李靜然就像是一隻被老鷹抓住的小鳥一樣,毫無反抗之力。
我望着一點都不憐香惜玉的常老十,心裏別提有多麼的痛快,看來奶奶給我找的這個夥計,也是一個狠角色啊。
只見常老十冰冷的注視着滿臉痛苦的李靜然,用李靜然之前說話的語氣說道:「本叫花子最後問你一遍,是你自己兌現諾言脫了衣服陪皮劍青去洞房,還是要本叫花子替你兌現諾言,幫你把衣服脫了給皮劍青送去?」
聽到常老十的這句話,我不由的瞪大了眼睛,這,這常老十也太流氓了吧,竟然要替我扒掉李靜然的衣服?
被常老十抓住肩膀的李靜然臉上露出了驚恐之色,但是嘴巴依舊十分的嘴硬,衝著常老十喊道:「你敢扒我衣服,我告你非禮!」
" "嘶!
李靜然的話音剛剛落下,常老十另外一隻手就毫不留情的扯到了李靜然的名牌運動裝上,猛地用力一撕,就當著所有人的面,將李靜然的運動裝給撕成了兩半。
啊!
李靜然的外衣被撕開之後,就只剩下了裏面一件黑色貼胸的內衣,整個白暫的皮膚一覽無餘的暴露在了我們的面前,不得不說,李靜然人雖然不怎麼樣,但是身材卻是相當的好,**小蠻腰,特別是她小腹上的馬甲線,線條分明,誘惑力十足。
被當眾撕衣,李靜然再也沒了剛剛的囂張氣焰,眼淚直接就流了出來,不過這女孩子倔的很,即使是哭,也只是默默的流淚,沒發出任何的聲音來。
「李靜然,是你自己兌現諾言,還是要我幫你兌現諾言?」
常老十看着兩眼通紅的李靜然,態度依舊沒有任何的變化,在這個大老粗眼裡,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是憐香惜玉。
「這位好漢,別為難小女,只要你肯放過小女,我送你一套別墅,現在就可以帶你去看房!」
李兆山這下終於意識到了事態的嚴重性,艱難從地上爬起來的他,好聲好氣的衝著常老十說道。
「不想死就乖乖的閉嘴,老子說過,你的錢臟,我不稀罕!」
面對李兆山的高價誘惑,常老十惡狠狠的瞪了李兆山一眼,嚇得李兆山閉上了嘴巴。
李靜然見常老十油鹽不進,再次朝自己看了過來,她不由的抱緊了肩膀,看着常老十說道:「我,我,我跟那個傻子洞房還不行嗎,不,不過不是在這裡,我和皮劍青那傻子到房間去洞房,你們不許看!」
「好啊,好啊!」
不等常老十說話,我伸出手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李靜然那苗條的身材,說道:「我要洞房,我要洞房!」
常老十知道我不傻,看我一臉迫不及待的樣子,他翻了一個白眼,但是他也沒有戳穿我,只見他啪啪在李靜然的腦袋上拍了兩下,李靜然整個身體頓時就軟了下來,癱坐在了地上,沒了一點力氣。
「你,你?」
李靜然見自己使不上任何的力氣之後,就徹底的慌亂了,我知道,她原本想的是憑藉著自己的本事,在我們兩個獨處一居的時候,她可以趁機逃跑,現在,常老十連最後的希望都給她斷了。
把李靜然拍倒後,常老十扛起李靜然就扔進了我的房間之中,然後走到了我的身邊,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說道:「傻小子,**一刻值千金,快去吧!」
看着常老十嘴角閃過了一絲邪魅的笑容,我開始有些喜歡這個不按套路出牌的不速之客了。
「洞房咯,洞房咯,奶奶,我要跟老婆洞房咯,你要來看嗎!」
我一邊傻笑着,一邊朝房間跑去,在我經過朱栩諾身邊的時候,我明顯的感覺到,朱栩諾的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難過之色,這個姑娘雖然和李靜然打賭了,但是她似乎並不希望我和李靜然洞房。
我知道朱栩諾難過,但是我不能讓他們知道我不是一個傻子,我只能是假戲真做,一邊傻笑着,一邊跑進了自己的房間,把房間的門「啪」的一聲給關死了。
關上門後,我轉頭朝床上的李靜然看了過去,此刻的李靜然只穿着一身貼胸的衣服,雙手抱在胸前,光着膀子的她臉上滿是緊張和驚恐的看着一步一步朝她走來的我。
這一次她再也忍不住了,一邊哭着一邊懇求的說道:「皮劍青,我知道錯了,你放過我這次好不好,你放過我這次好不好?」
"

《風水天醫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