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科幻小說›獨養太子妃
獨養太子妃 連載中

獨養太子妃

來源:外網 作者:雲明清宋知袂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雲明清宋知袂 科幻小說

大夫抬手,夥計立刻攔住了婦人。 大夫順着下巴的鬍鬚,眼睛微微眯起:「這姑娘是在借用外力,讓你相公排出胸腔中的臟物,是在救.........展開

《獨養太子妃》章節試讀:

小說主人公是雲明清宋知袂的書名叫《獨養太子妃》,小說《獨養太子妃》作者為鯊魚不吃辣椒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 「啪!」 一道鞭聲響起,雲明清咬著牙一言不發,眼前施暴的人不是別人,正是她的好妹妹,雲明語。 當今貴妃。 「好姐姐,這鞭子的滋味如何啊?」雲明語笑眯眯地蹲下身子,看向雲明清。 「姐姐你還真倔,都說了,你給我磕個頭認錯,我就放你離開宮中。」 雲明清冷笑了一聲:「讓我向你磕頭?下輩子吧!身為宮妃膽敢逾越至此,對皇后濫用宮刑,你就不怕死嗎?!」 雲明語一下子像是聽到了什麼極為好笑的笑話似的,放肆大笑起來:「死?告訴你吧雲明清,你早就不是那個高高在上的雲府大小姐了,如若今日我因懲治你而傷了手,皇上也會治你死罪?」 雲明清甚至無從反駁對方的話。 見着雲明清啞口無言,她心中甚是高興,把手中的鞭子往地上一扔,笑道:「本宮今日乏了,明日再來。」 雲明語走了。 剩下雲明清自己留在房中。 她好恨。 明明都是雲府的女兒,她費盡心思卑躬屈膝,為了他手上沾染多少血腥,到頭來比不過雲明語的幾句話,就能輕飄飄地奪走她的一切,將她打入萬劫不復的地步。 雲明清的眼淚早已經乾涸,思維抵抗不過周身的疲憊和疼痛,沉沉睡去。 夢裡的一切都還沒有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她也不曾為了宋知玉奪得大位,親手殺了那個對自己真心一片的男人。 好夢向來易碎,清晨,她聽到了丫鬟的尖叫聲。 「皇上!皇后娘娘還未醒來,您不能」 「滾開!從今日起,她不再是皇后!」外面的男人聲音提高,一字一句帶着厭棄:「她是罪人當誅!」 吵鬧聲和碰撞聲驚醒了雲明清,她蹙眉睜眼,剛要起身,卻發覺渾身都在叫囂著疼痛。 她咬牙,扶着床勉強坐起,知道宋知玉要進卧房,抬手要去拽扯外衣,那人卻已然一腳踏入了內室。 面上帶着怒火,抬眼和她對視。 宋知玉勾唇冷笑:「皇后還真是好興緻,一覺睡到日上三竿,着裝還如此不整,真是讓朕佩服,你就是如此母儀天下?」 雲明清已經懶得辯解半句。 宋知玉見她沉默,內心愈發篤定,箭步上前不等雲明清有所反應,狠狠的對着她的臉一掌下去,巴掌聲格外清脆! 一個踉蹌,她整個人摔到了地上,一陣頭暈目眩。 臉上傳來陣陣的尖銳疼痛,雙腿也毫無力氣,她跪坐在地,目光黯淡。 「毒婦,朕怎麼先前不知你是個毒婦!」宋知玉聲音帶着冷意,眼眸中儘是鄙夷:「你費盡心思爬上皇后的位子還不夠,竟然還敢設計害的穎兒差點夭折,你好狠的心腸!」 穎兒?雲明清抬眸,更是不可置信。 穎兒是雲明語的女兒,她見過幾面,那孩子聰穎活潑,何況禍不及稚童,怎麼會設計害死她? 「不是我。」雲明語咬著牙一字一頓,語調鏗鏘。 她沒做過。 但他不會信。 宋知玉一手鉗住了她的脖頸,將她整個人提了起來,頓時,她呼吸不暢,整個人臉色也開始變得發青。 她懶得辯解,神智也開始模糊。 「蛇婦!噁心至極!穎兒出了事,今日朕就讓你用命來償!」他手上的力氣也隨之慢慢加大,雲明清只覺得神智越來越模糊,耳邊傳來宮女的懇求 忽然,一片寂靜。 天澤國冷宮廢后,雲明清,薨。 一片混沌之中,她的耳畔傳來刺耳尖銳的聲響,逼的她不得不睜開眼。 眼前,一片天光大亮。 她撐著身子,本以為是從那該死的皇帝手下活了下來,可是卻發現自己所處的情景,有些不太一樣。 這裡不是冷宮,不是她卧房的床榻,而是她未嫁人之前的閨房。 這裡是雲府? 她翻身下來,總覺得渾身輕巧,沒了之前的沉重,一步躍到銅鏡面前,端詳自己的臉龐。 她還是她,還是雲明清,不過,是幾年前的她。 素凈白皙的巴掌小臉,明眸皓齒,雖然年齡尚小,但是顯然是活脫脫的美人坯子。 雲明清深吸一口氣,快速接受了這個事實。 她重生了。 那一瞬,她的呼吸都有些不順暢,胸口劇烈的起伏著。 她回來了,她有了再一次的機會!這一次,她絕對會讓那些人血債血償,痛不欲生! 門外的佩蘭聽到裏面有動靜,立刻邁著碎步進來:「小姐,您醒了?」 看到熟悉的佩蘭,她的眼眶頓時升騰起霧氣。 她當然記得,佩蘭是如何對她不離不棄,如何忠心對她。 「小姐,您您怎麼哭了?」佩蘭原本笑着的臉忽然一僵,有些慌亂:「小姐是有什麼不順心的事,可以和佩蘭講。」 雲明清呼了一口氣,拂去眼角的晶瑩,勾唇笑到:「無事,不過是看到佩蘭,高興的很。」 佩蘭一怔,覺得訝異。 一向對下人冷漠高傲的小姐,竟然會露出如此真誠的笑容?她甚至懷疑自己看花了眼。 「今日是什麼日子?」雲明清從巨大的喜悅中冷靜下來。 被這麼一問,佩蘭稍有怔忪,但是依舊乖巧回答:「天澤國十三年,五月初十。」 五月初十!她呼吸一緊,忽然想到,這一日,是她弟弟雲明澤落水死亡之日! 怎麼偏偏是這個時候?! 一切一切的悲劇,都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的! 雲明澤落水,她從此被扣上克親的帽子,府里任意一個下人都敢欺辱於她 她也失去了唯一一個,真心待她的血脈親人。 她眼眸一縮,顧不得其他,健步沖了出去,佩蘭趕緊跟上。 一路上,雲明清沒有半分耽擱,生怕晚些,明澤就會被歹人所害,當成陷害她的一種手段利器。 等她靠近府內的湖邊,就看到了湖的中央有一個撲騰水花的人影。 「佩蘭!快找人救人啊!有人溺水了!」雲明清急的眼淚都出來了。 佩蘭也慌了神:「奴婢這就去!」 看佩蘭去找人,緊接着她二話不說,直接縱身跳了進去。 正月里,還是晚冬,池水冷的刺骨! 雲明清的臉色,瞬間變得煞白。 深吸一口氣,重新把頭埋進水中。 遊了幾步很快就找到了雲明澤,在水下掙扎的厲害。 雲明清趕緊浮上水面,換了口氣,然後再次鑽進水中! 幾個呼吸之間的時間,弟弟已經停止了掙扎,雲明清藉著水的浮力,把弟弟撈上水面,拖往岸邊。 好重像個死人一樣重 雲明清咬著牙,眼淚大滴大滴的滾落,只覺得冰冷的臉頰有兩滴極燙的水痕划過,然後轉眼間被風吹得冰冷。 好冷,衣衫浸透了水之後拖得身體愈發沉重,牙關瘋狂打顫,甚至恨不得 恨不得眼前一黑,就這樣暈過去!

《獨養太子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