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道千殤
道千殤 連載中

道千殤

來源:google 作者:天玄一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天玄一 武俠修真 沈君天

為尋找當年一家三口被伏殺的真相,少年沈君天獨自來到傳說中的修仙聖地天元古城以先天之境獨闖七層玄黃塔,轟動天元,進入大秦帝國鎮魔司,從此明裡斬妖除魔,暗中卻調查當年的事在這期間他不斷成長突破,更是結識了很多俠義之士,與他們共同守護這世間安寧,然而,隨着真相的越發清晰,一個布局千年的驚天陰謀卻漸漸的浮出了水面展開

《道千殤》章節試讀:

天元古城又叫雲端之城,傳說乃是上古大教天元教所建。

因為其建立在山巔之上,所以山高路陡,普通人很少有在那裡居住的。

然而,又因其靈氣充沛,是一個修道鍊氣的好地方,所以自然而然的成了修道聖地。

古往今來,為了爭奪天元古城的控制權,不知道打了多少仗,流了多少血,丟失了多少生命,卻依然前赴後繼,樂此不疲。

本是一座自由之城,卻因千年前的一場正魔之戰,發生了徹底的改變。

為了防止魔道的入侵,正道七宗與大秦皇庭達成協議,共同管理這座道門古城。

沈君天輕輕捋了捋懷裡拳頭大的黑獅,安撫了一下它躁動的情緒,這才再次仔細的打量起來眼前這座傳說中的古城。

規模宏偉,氣勢雄渾,坐落在山巔之上,大有俯瞰天下,藐視蒼穹之意。

雲捲雲舒,日升日落,或許它能留給世人的也只有無盡的感慨與讚歎吧。

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整理了一下衣服,沈君天挺了挺胸膛,闊步向古城走去。

看着先天境的修道者充當守城士兵,沈君天不禁有些咂舌,不愧是修道聖地,連守城士兵都是和自己一個境界的,唏噓之餘更多的是感嘆。

行走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叫賣聲,嬉鬧聲,打罵聲,聲聲不息,此起彼伏,沈君天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和父母遊歷天下時的溫馨場面,眼睛瞬間蒙上了一層水霧。

「父親,母親,你們放心,我一定找到當年的真兇,為你們報仇,你們不是曾經告訴我,天元古城是修道者的聖地,江湖上信息的集散地嗎?今天,我來了。」沈君天堅定而自信的想着。

「誒呀!」

耳邊突然傳來一聲驚呼,讓沈君天頓時從沉思中清醒過來,快速的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循着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只見一位頭髮花白的老道站在離自己不遠的地方正張着大嘴目不斜視的盯着自己看,其右手扶着一張白帆,左手捻着鬍鬚,一副仙風道骨的樣子,而白帆上寫的則是:「談古論今話前程」七個大字。

皺了皺眉,沈君天不想理會,剛要抬步離去,只聽那個老道大聲說道:「小友請留步。」

「不知道長叫住在下,所為何事?」沈君天停下腳步,疑惑的看着老道問道。

「我觀小友面色暗沉,印堂灰暗,一定是遇到了難事,說不定是惹上了什麼大因果。」老道盯着沈君天,嚴肅的說道。

「那以道長之見呢?」沈君天沒有直接回答,而是不咸不淡的把問題又拋給了老道。

老道見沈君天愛答不理的樣子,哈哈一笑,說道:「小友是初來此地,或許老道可以為小友解惑一二。」

沈君天定定的看着老道,沒有說話。

看到沈君天沒有接茬,只是看着自己,老道颯然一笑,接著說道:「千辛萬苦來天元,不就是為了找個答案嗎?」

「那答案又在哪呢?」

「鎮魔司。」老道一字一頓的低聲說道。

聽到老道說出這句話,沈君天有些不淡定了,目光緊緊的盯着老道,語氣冰冷的問道:「你是誰,神神秘秘的,究竟所為何事?」

奇怪的是老道並沒有直接回答沈君天的問話,而是突然有些驚慌失措的自顧自的轉身而去。

邊走還邊嘀咕道:「謀天算地掌星河?怎麼會這樣?明明他天道因果纏身,是我看錯了?不可能啊,剛剛那轉瞬即逝的一現,肯定不會錯,看來多事之秋就要來了,三界大劫將現啊,希望日後他能記得今日我的指點之恩。」

而此時還愣在原地的沈君天看着老道時走時停的離去背影,心中卻是疑惑重重。

他還不知道老道此時比他還震驚,還慌亂,還疑惑,老道剛才暗中給他相面的一剎那,居然讓他觸碰到了天機,雖只是一絲,但天道的反噬足夠嚇得他六魂無主,心境破防了。

沈君天有心想追上去詢問個究竟,但理智告訴他這樣做不會有什麼用。

無奈的搖搖頭,沈君天拍了拍懷中的黑獅,問道:「你發現什麼了嗎?」

令人奇怪的是沈君天懷中的黑獅居然真的搖了搖頭,露出了人性化的表情。

「難道真的只是個騙子?」沈君天自言自語的嘀咕着,隨後搖了搖頭,失笑一聲兀自向前走去。

漫無目標的走在天元古城的大街上,沈君天突然有一種孤寂的感覺,這麼大的一個熱鬧古城,似乎沒有自己容身之處。

「鎮魔司」突然,那個老道的聲音在沈君天耳邊響起。

「鎮魔司?這倒是一個不錯的主意。」沈君天一邊走着,一邊低頭思索着。

「又有人去闖玄黃塔了,大家快去看呀。」突然,有人在街上大聲喊道。

彷彿是一石激起千層浪,只見街上的人突然之間向著一個方向奔跑而去,有的人還邊跑邊討論着。

「這下又有好戲看了。」

「就是,就是。」

「哎,你們說這次的闖塔者能闖過幾層?我可聽說,現在江湖上能闖過玄黃塔七層的年輕俊傑一個巴掌都能數過來。」

「那誰知道呢?要說這十八層玄黃塔也是夠神秘的,自古至今聽說就沒有人能夠闖過十五層,更別說後面那三層了,也不知道這塔背後到底有什麼秘密。」

「這就不是咱們該考慮的了,沒有那麼大的實力,咱們就安心做個吃瓜群眾吧。」

「哎,你們說這次的闖關者如果能過三層,他會被哪方勢力吸收進去。」

「這個可不好說,現在劍仙城氣勢最盛,其次是雲天宗,再其次是太虛宮,不過我聽說太虛宮私底下早都和雲天宗達成聯盟了,也不知是真是假。」

「哎,哎,我也聽說了,有這麼回事。」

「我說你們就別操這份閑心了,這正道七宗過去雖然表面上是同氣連枝,同進同退,實際上那是因為有魔道這個大威脅在,不得不抱團,現在魔道勢微,他們還不原形畢露,各打各的算盤,那才叫見鬼呢。」

「高兄,你這話一針見血,明白人都看得出來,在這天元古城,正道七門之間的暗中較量和勾心鬥角就一直沒有斷過。」

「是呀,是呀,好在大秦皇庭在這裡建立了一個鎮魔司,才讓這些勢力都有所收斂啊。」

「要說這鎮魔司?你們說他真的是為了斬妖除魔,震懾魔道才成立的嗎?」

「我看不見得。」

「哦?李兄有什麼高見?」

「你們想想,幾千年來。這天元古城一直都被天下人公認是修道聖地,再加上這裡地勢高,離世俗又比較遠,大秦皇庭想伸手也不容易,要是沒有一個合適的理由,大秦他是師出無名啊,但現在不一樣了,現在天下妖魔橫生,鬼怪亂世,這正是大秦圖謀天元最好的理由和時機,一方面在這裡招募有識之士斬妖除魔,一方面壯大自己,另一方面擴大在天元的影響力,有朝一日或許能一統玄門呢,這叫一舉數得。」

「說白了,這鎮魔司就是皇庭打入天元的一個楔子,或許這只是第一步,等着看吧,後面還會有更精彩的呢。」

「這正道七宗就這麼眼睜睜的看着大秦一步一步蠶食掉天元古城這個修仙聖地?」

「不然呢?他們現在七宗七心,根本就團結不起來,再說,他們總不能再炮製千年前的把戲吧,把大秦說成是魔道妖邪,趕出天元。」

「你這話說的也有一定的道理,不過明的不行,暗的總可以搞一搞吧?比如說控制大秦皇庭,打壓那些激進人物。」

「這話我贊成,我估計他們不會少干,遠的不說,就說五年前,巨人谷那場伏擊,我估計就是他們暗中操控的。」

「噓,打住,眾位,咱們不討論這些了,咱們就是一群小雜魚兒,實力不夠,管不了那麼多事,小心禍從口出。」

而此時,一直暗中留意着這邊談話的沈君天卻是全身劇震,情緒激動,一時間陷入獃滯。等他回過神來想找那幾人細問一下的時候,發現那幾人早已不見了蹤影。

「他們說的是當年的那場伏擊嗎?時間大致相同,地點大致也相同,難道真的是正道七宗所為?是不是巧合呢?我該怎麼做呢?」沈君天迷迷糊糊的一邊走着,一邊思考着。

《道千殤》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