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帶着倉庫到大明
帶着倉庫到大明 連載中

帶着倉庫到大明

來源:google 作者:方鴻漸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小劉 方鴻漸

方醒穿了,帶着兩個倉庫穿了!別人穿越是帶着王霸之氣,方醒卻是只想種田!「我只想在這個時代悠閑的活着!」坐擁大別墅,順便教幾個弟子,努力讓他們往上爬,好給自己當靠山!可誰想弟子有些不靠譜,居然是.........展開

《帶着倉庫到大明》章節試讀:

  堂屋裡,一個中年男子正怒不可遏的罵著:「瑪德!那個小崽子死了沒有,早死早投胎,免得老爺我還要上門來催糧。」

  站在男子身後的一個僕役諂媚道:「老爺,今年是第三年了,憑他方醒再是舉人,可也沒有死了的舉人還能免田賦的。」

  中年男子撫着鬍鬚,滿意的說道:「正是如此,朝廷不易啊!咱們得體諒一番,像這種佔著茅坑不拉屎的傢伙,就該革除他的功名!」

  按照大明律,舉人也得交稅,不過在洪武年後,這種情況就變了。讀書人之間一串聯,大家睜隻眼閉隻眼的就免了。

  當然,這只是在你擁有的田畝不多的情況下,要是上千畝的話,那官面上就很難壓下去了。

  正說著,腳步聲傳來,男子馬上就正襟危坐,作出一副威嚴相。

  一陣乾咳後,一個看着有些虛弱的年輕人被簇擁進來,看到鄭松濤後,他略一拱手,然後就皺眉看着鄭松濤坐在了主位上。

  正所謂是主辱臣死,方杰倫戟指鄭松濤,喝道:「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在我方家目中無人!」

  鄭松濤怔了一下,然後仔細看着正仰頭看着屋頂的方醒,良久,鄭松濤起身,試探道:「可是方孝廉當面?」

  方醒也不低頭,只是輕聲吟哦道:「虎落平陽被犬欺,真真是可恨!我當去信同窗,求一個公道!」

  「嘭!」聽到這話,鄭松濤的臉都漲紅了,他急忙閃到了邊上,可卻碰翻了椅子,一時間狼狽之極。

  方醒低頭,似笑非笑的看着鄭松濤,手指門外,淡淡的道:「門就在那裡,給你十息,不然你就等着我的帖子送到衙門那裡去吧!」

  嗖!不到五息,堂屋裡已經失去了這兩人的身影。

  「咳咳!」

  方杰倫和小白都被這番變化給驚呆了,直到方醒在邊上乾咳了兩聲,這才清醒過來。

  「怎麼樣?少爺我厲害吧?」方醒得意洋洋的合上手中的摺扇,揉揉肚皮,說道:「我餓了。」

  「少爺,您想吃啥?我馬上就吩咐廚下。」醒來的方醒給力的震懾了原先方杰倫搞不定的糧長,瞬間,方杰倫就恢復了一個管家應有的素質。

  「方管家,你去忙吧。」作為一個管家,不但是方府里的人是都歸方杰倫管,而且田地里的事也是他的,所以方醒自覺英明的趕走了殷勤的管家。

  方醒坐在椅子上,翹着二郎腿,敲着桌子,吩咐道:「小白。」

  「奴婢在。」小白更加的恭謹了,讓方醒有種失去了一個小夥伴的悲傷。

  「咳咳,叫廚房先別動,等我過去。」

  小白楞了一下,然後就小跑着去了廚房。

  等小白前腳一走,方醒馬上就鑽進了空間里。看着那些巨量的物資,他最後挑了塊五斤重的雪花紋牛肉,然後才滿意的出來。

  這片土地都是我的呀!

  倦鳥歸林,農人歸家,那些小孩興高采烈的嘰嘰喳喳,渺渺升起的炊煙,這些讓方醒不禁陶醉在其中。

  廚房裡有兩個人,一個是主廚花娘,一個是打雜的小子春生。

  花娘長得滿臉橫肉,看着有些兇惡,不過在看到方醒後,那肥肉打顫的臉上擠出了真摯的笑容,「少爺,您想吃些什麼?」

  「噗!」方醒把牛肉丟在案板上,說道:「那這塊豬肉分成五份,兩份送到我那裡,一份送到張小娘子那裡去,兩份留給你和管家了。」

  「喲!這牛…豬肉可真肥啊!」花娘拿起牛肉,迷醉的看着那些雪花紋路,轉眼就篤定的說道:「少爺,那我把它給加點佐料燉了,再給您配點小菜,您看行嗎?」

  春生看了一眼那牛肉,吸溜一下的,饞的不行。

  方家莊上下的身契都在方醒的手中,他說是豬肉就必須得是豬肉。

  若是有誰敢去告密,等官差到了時,卻發現方家莊的耕牛一頭不少,那結果就呵呵了。

  背主之徒,你就等着方杰倫的瘋狂報復吧!

  「不,我要吃煎的,七分熟,呃!就是大半熟,千萬別弄老了。」

  開什麼玩笑!這可是和牛肉,雖然不是倭國產的,可味道也差不到哪去,前世的方醒可是連聞一聞的資格都沒有。要是被花娘給燉了,那豈不是暴殄天物嗎!

  「好好好,馬上就好。」花娘也想試試新口味,於是就喝道:「春生,趕緊生火,大一些,要是把豬肉煎壞了,那我今晚就把你燉了,送給少爺吃!」

  看到春生馬上就生火,一點都不敢打折扣,方醒這才滿意的點點頭,然後對一直低眉順眼的小白說道:「小白,扶着少爺我回去。」

  小白馬上就扶住了方醒,少女的清香縈繞在方醒的鼻中,而且觸手溫軟,讓方醒心中大樂。

  回到自己卧室的外間,不過是等了十分鐘,就看到春生滿臉大汗的端着兩個碟子來了。

  咦!沒刀叉怎麼吃啊?方醒想起了這個漏洞,然後就去找小刀。

  可還沒等他去找,放在碟子上的兩把解手刀就落入了他的眼裡。

  嗨!這不是輕視了古代的勞動人民嗎!

  少年人正是胃口大的時候,而且經過三年的渾渾噩噩,方醒的胃裡幾乎在咆哮着要肉吃。

  剩下的一塊小一點的放在另一個碟子里,方醒對小白說道:「這一塊是你的了。」

  小白惶恐道:「少爺,我不敢。」

  方醒才想起現在是萬惡的舊社會,於是他皺眉道:「少爺我指揮不動你了怎地!趕緊坐下開吃。」

  等小白戰戰兢兢的坐下後,方醒才用筷子壓住牛肉,用小刀切了一小片送進嘴裏。輕輕一嚼,那豐富的肉汁就在味蕾上爆開,真是美味啊!

  而小白也被這美味的牛肉給引得忘記了尊卑,她笨拙的切着牛肉,眯着眼睛享受着。

  吃完這頓飯,小白的小臉潮紅,輕快的收拾了餐具,還泡了一杯茶上來。

  等到了晚上,方醒沐浴之後,躺在床上享受着小白的服務。

  輕微的喘息就在身後,那毛巾一下下的在長發上擦抹着!

  擦乾頭髮,方醒躺在床上準備睡覺,可過了一會兒後,燈被小白吹熄滅了,一具顫抖着的身體就湊了過來。

  方醒有些心猿意馬,不過想起張淑慧,方醒就憋着說道:「小白,回去自己睡。」

  半餉沒回應,然後才聽到小白委屈的說道:「少爺,以前一直都是我在陪你睡的,我不走。」

  小妖精!方醒想起了一個名詞——通房丫頭!

  萬惡的舊社會啊!那麼小的妹紙,居然就被安排成了通房丫頭!

  怪不得方醒有兩個丫鬟,可卻只有小白才能進卧室,原來是如此啊!

  「那你老實點!」心中騷動的方醒可恥的退縮了。

  「噗嗤!」貼着方醒的小白笑了,還是那種捂着嘴的笑聲。

  「不許笑!」

  小白不笑了,只是在嘀咕着:「少爺,您明天還去看張小娘子嗎?」

  方醒正在數綿羊,聞言就不耐煩的說道:「當然要去了,那可是你家少爺的未婚妻!」

《帶着倉庫到大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