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大婚日新郎私奔了
大婚日新郎私奔了 連載中

大婚日新郎私奔了

來源:外網 作者:沈清寧洛雲斕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沈清寧洛雲斕

【這是一個精明女反覆薅羊毛,最後被羊吞入肚腹的故事】大婚當日,新郎帶着表妹卷包袱私奔,知府沈家二小姐淪為棄婦名聲盡毀,成為整個衢州城的大笑話。都市精英女法醫沈清寧一醒來,就被原主爹娘族親送來三尺白綾,勸說她自盡以保全家族名聲。沈清寧淡定一笑,開局不利,沒關係,穩住先不方。聽聞三皇子班師回朝,沈清寧騙吃騙喝卷錢跑路,藉著三皇子的東風,一路順利抵京。沈清寧:有醫藥空間在,治病救人照樣混得風生水起,你有病,我有葯!某皇子:京城的人都知道,本皇子從不吃虧,白讓你吃這麼久的紅利,不如以身抵債?展開

《大婚日新郎私奔了》章節試讀:

沈清寧慢慢騰騰地爬上山,沈清雨和沈清雪兩姐妹早已等得不耐煩。

烈日炎炎,沈清雪喝了幾碗茶水,不停地跑茅廁,這讓她很是窘迫。

聽聞今日有貴人上山,小沙彌提醒眾人不要在後山走動,以免衝撞了貴人。

「在衢州,咱們沈家是數得上號的,所謂貴人能有多貴?」

廣化寺一向看重香火銀子,有人大筆地撒香油錢,對於寺廟來說就是貴客。

士農工商,商排最末,不過是逐利充滿銅臭味的下等人,竟然好意思讓沈家小姐退讓。

沈清雪嘲了一番,三人直奔大殿。

作為一名出色的女法醫,沈清寧一向堅持無神論,不過在得到醫藥空間後,她改變了想法。

鬼神之說,無論真假,都有存在的必然性,可以不信,但是要尊重。

點燃三根香,沈清寧拜了三拜。

「二姐,後山有一棵千年的迎客松,咱們去瞧瞧吧!」

沈清雨在一旁,對妹妹沈清雪眨眨眼,沈清雪立刻會意道。

「走,去看看。」

沈清雪主動來拉人,無事獻殷勤,事出反常必有妖。

沈清寧決定見招拆招,和雙胞胎姐妹倆一同到後山。

迎客松所在,是佛門重地,平日並不對百姓開放。

沈清雨給了小沙彌一塊銀子,讓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假裝沒看到。

平日雙胞胎姐妹沒少這麼干,小沙彌和二人混熟了。

「女施主,今日寺中有貴客,後山不可久留。」

小沙彌本想拒絕,又捨不得銀子,猶豫再三還是提醒了三人一句。

「好。」

沈清雨一口答應,她辦完事就走,絕對不會久留。

為了方便行事,她把丫鬟們留在寺中的廂房等候。

只有玉屏不放心,擔心雙胞胎姐妹起幺蛾子,對她家小姐不利。

「玉屏,聽聞廣化寺的齋飯一絕,你不是早就念叨了,難得有這個機會,還不敞開了肚子吃?」

填飽肚子,最好吃不了兜着走,沈清寧在路上還能品嘗一番。

山上的鐘鳴聲響起,到處瀰漫著香火的味道,沈清寧原本浮躁的心,漸漸變得寧靜。

「廣化寺是個好地方。」

沈清寧站在迎客松旁下望,不遠處有一條溪,山路蜿蜒在松林之中,山中空氣清爽,耳邊是花鳥蟲鳴之聲,她閉上眼,感受愜意流動的風。

不遠處,有一白衣公子憑欄而立,正眺望遠方。

「主上,沈家三位小姐來了,屬下用不用清場?」

在白衣男子身後,站着個穿黑衣的手下,面色堪比黑炭,和黑衣完美地融合在一處,若是天黑,絕對查無此人。

「定然是沈家打聽到您到了廣化寺,想讓沈家小姐碰運氣,這不,來了一窩。」

佟德撇嘴,他是窮苦人出身,最是討厭這些矯揉做作嬌滴滴的官家千金,用禮儀規矩恨不得把人逼死,實則為利益,根本不要臉面,又是另外一番做派,真是虛偽。

也不想想,三皇子清風明月的一個人,是這些庸脂俗粉能覬覦的?在他這都過不去第一關。

佟德指着沈清寧道:「您看其中長相最好的那位,剛鬧出了大笑話。」

三皇子洛雲斕專心賞景,原本定在農曆六月二十三班師回朝,他這人一向不喜熱鬧,決定在今晚關閉城門之前先一步出城。

佟德見主上沒阻止,更是激發了他八卦的熱情,手舞足蹈唾沫橫飛道:「那位沈二小姐,與參將家的吳公子定親,吳公子您有印象沒,就是在您面前差點尿褲子的軟腳蝦。」

吳參將曾經把獨子吳善才送到戰場上,結果吳善才爛泥扶不上牆,面對異族士兵,毫無還手之力。

還是他家主上看不過去,賣了吳參將一個面子,順手救人。

「軟腳蝦看不上沈二小姐,與京城裡來的表妹私奔。」

佟德盡職盡責地解說,那位表小姐,他印象最深,女流氓一個,還曾經調戲過他。

「有這等事?」

洛雲斕無奈地勾唇,清冷淡漠的面色瞬間緩和,變得有了溫度。

佟德咂舌,三皇子被稱為京城第一美男,這美貌自是不必說,為人清冷絕塵,凡人輕易不敢褻瀆。

「可不咋地,她說屬下牙白。」

佟德哼了哼,很是傲嬌,他的優點這麼明顯,只要沒瞎都能看出來。

孤男寡女又不熟,和他套近乎,不是調戲他是什麼?

洛雲斕靜靜地聽着,對此番言論不予置評。

「不過,沈二小姐可惜了。」

話題被拉扯回去,佟德繼續專註八卦,「沈家送上三尺白綾,逼沈二小姐自盡以示清白,您看她身邊那一對雙胞胎姐妹,最壞的就是她倆!」

知人知面不知心,佟德越說越生氣,他因為要探聽情報,經常會得到一些內宅烏七八糟的消息。

沈知府坐着平步青雲的美夢,殊不知此番主上回京,他知府的官位也快做到頭了。

佟德同情弱者,一個勁兒地為沈清寧不平。

「你所說的弱者,未必就是弱者,看人不能看錶象。」

受不了佟德的話癆,為求清凈,洛雲斕不得不出口。

他對這些女子之間的爭鬥不感興趣,更不會同情弱者。

有一句話說的好,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但凡有點本事的,都不會讓自己成為可憐人。

他現在,只想清靜。

「真是如此嗎?」

佟德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認為主上在暗中指點他。

難道事情有轉機?為此佟德豎著耳朵,仔細聽姐妹三人對話。

「沈清寧,我真的很討厭你。」

動手之前先攤牌,沈清雨有些話實在是不吐不快,她和四妹每次都被拿出來對比。

爹娘總是誇獎沈清寧,知書達理,孝順長輩,以此來踩她們姐妹。

「討厭我什麼,因為我長得更好看?」

沈清寧不放過一個氣雙胞胎姐妹的機會,淡笑道。

「長得好看還不是一樣當棄婦,連吳家公子都看不上你,你還有什麼臉面活着?」

沈清雨啐了一口,白綾早送來了,沈清寧故作可憐,遲遲地不上路。這次出來上香,保不準是抱着逃跑的想法。

「吳公子算什麼狗東西,你們可知道他私奔的內情?」

《大婚日新郎私奔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