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從末等騎卒開始
從末等騎卒開始 連載中

從末等騎卒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放鶴且衝天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放鶴且衝天 趙青山

江湖和廟堂是兩扇門推開門是兒女情長血雨腥風俠肝義膽,是陰謀詭計封候拜將鐵馬金戈這是一個小人物一步步登山的故事展開

《從末等騎卒開始》章節試讀:

原本勝券在握的徐子恆,在看到大離朱雀的一瞬間,表情慢慢陰沉下來。

大離朱雀是南離鎮國之劍,開國之時先皇尋天下名匠打造,特賜淮南王府,上斬昏君下斬佞臣。一直供奉於淮南王府祖先祠堂,沒想到如今卻被陳可貞請了出來。

徐子恆臉色陰晴不定,定定地看着陳可貞,道:「小郡主為了犬子,真可謂煞費苦心。聽聞老王爺近年來身體欠佳,我們這些當年追隨過老王爺的公侯勛貴,也都惦記着他能壽比南山。」

頓了頓,見陳可貞不置可否,又繼續道:「可是人吶,總有駕鶴西去的那天,今日小郡主如此囂張跋扈咄咄逼人,大可請出大離朱雀斬了徐夔,難道不怕滿朝文武寒心?待老王爺百年之後,淮南王府必成眾矢之的!」

「小郡主若肯放過犬子,今後清平侯府甘為淮南王門下走狗,助淮南王府世代常青!」徐子恆話頭一轉,意思很明顯,棍棒甜棗都在面前擺着,看你陳可貞怎麼選了。是目光放遠考慮淮南王府?還是為了一時痛快,不惜得罪整個勛貴階層?

陳可貞畢竟年紀尚輕,聽了這話,低頭沉吟不語,徐子恆見其面露猶疑,緊繃的神情也慢慢放鬆下來。

片刻後陳可貞抬起俏臉,眼神再次堅定起來,將手中霜濃歸鞘,翻身下馬。

徐子恆一顆提着的心正要放下,又見陳可貞緩緩從匣中取出大離朱雀,頓時大驚失色!

陳可貞拔劍在手,看着面前的徐子恆沉聲道:「日後如何我不清楚,是世代長青也好,成為眾矢之的也罷。但今日我想讓清平侯看看,何為淮南王府的囂張跋扈!」

「甘為淮南王有狗?你清平侯府也配!」

說罷一劍西來,直取徐夔!

徐夔目瞪口呆,甚至忘記了躲避,他沒想到陳可貞當真敢當著他爹的面殺他!

「敢爾!」徐子恆大怒,正要上前攔阻,一步尚未邁出,冰冷的槊鋒便橫在他身前。

:「小將聽聞侯爺年輕時勇冠三軍,曾於鎮北關前手持一桿長戈,日不移影,連挑北玄猛將一十三員,不由心嚮往之,今日得見一時手癢,老侯爺賞個臉?」屠雍冷笑挑釁道。

「你也配!?」徐子恆憂心徐夔,卻也不得不先應付屠雍,得勝勾上猛地拽下長戈,掄如彎月向著屠雍當頭劈下!

說話間,陳可貞已然奔至徐夔身前,手底乾淨利落,一劍斬向徐夔脖頸,徐夔雖說自幼習武,卻被酒色掏空了身子,本就不是陳可貞的對手,剛才賈四勢大力沉的一摔之下,如今更是渾身疼痛,顧不得反擊,轉頭撒腿就跑。

這邊屠雍與徐子恆馬槊對長戈,一時火星四濺打的你來我往,那邊陳可貞手提長劍緊追不捨,誓要斬了徐夔,留下兩隊騎兵大眼瞪小眼,場面一度十分滑稽。

此時的趙青山癱坐在地上,賈四那一腳沒有絲毫留手,此時腰肋處疼痛難忍,肋骨不知斷了幾根。強忍着疼痛撕下一截衣擺,簡單包紮了一下咕咕冒血的小腿。

「看樣子,一時半會兒死不了了啊。」趙青山輕聲嘀咕道。

此時家丁女眷早就跑的蹤影全無,徐夔連滾帶爬的跑向馬匹,絲毫沒注意到被踹到此處的趙青山。

見徐夔慌不擇路的跑向自己,趙青山兩眼瞬間通紅,一咬牙猛的拔出左臂上的羽箭,顧不得鮮血噴涌而出,用盡全身力氣扎向奔跑中的徐夔。

徐夔眼看馬匹近在咫尺,腳下步伐又輕快了些許,心中大喜,邊跑邊罵:「陳可貞!你個賤婢!老子就不信你跑的過奔馬!」

身側猛的躍出一道身影,鋒利的箭頭瞬間刺穿他快速奔跑的小腿,劇烈的疼痛使得徐夔一個趔趄摔倒在地,正要起身,半截劍身穿胸而過。

似乎感應到了什麼,遠處的徐子恆一戈橫掃在馬槊上,連人帶馬逼退幾步後抬眼望過了來,正巧看到徐夔被一劍刺了個透心涼,手中長戈轟然落地。一臉悲慟:「兒啊!」

徐夔轉頭遠遠看了看他,身體便無力的栽了下去,爹,死真疼,這把劍真涼。

徐子恆沒有想像中的怒罵狂躁,而是顫顫巍巍地跑過去,抱着徐夔漸漸冰涼的屍體,一臉死灰的說道:「小郡主可滿意了?老夫少年逢蝗災顆粒無收,父母雙雙餓死。中年時髮妻染病,不治而亡。今日獨子在我面前被殺。人生三大悲,多謝小郡主替老夫湊齊。」說罷抱起徐夔轉身離去。

這一刻的徐子恆不再是那個樊州城隻手遮天的清平侯,只是一位正在經歷喪子之痛的老人罷了。

……

陳可貞持劍看向旁邊笑容滿面的趙青山,輕輕點頭以表謝意,隨後便向著一隊重騎走去。

趙青山掙扎了幾下爬起來,包紮好手臂的傷口,拍打了幾下身上的灰塵,面南背北重重跪在地上磕了三個響頭:「五叔,青山給您報仇了。您安息。」

說罷起身就要離開這個是非之地,餘光瞟到遠處提劍少女的背影,趙青山忽然意識到一個問題,不對啊,人是她殺的啊!那我的仇怎麼算?

趙青山心頭一陣迷茫,徐夔已經死了,總不能再去攮他的屍體一刀吧?或者去掘了他的墳?搖了搖頭,趙青山否定了這些想法。忽然眼前一亮,重重拍了一下大腿,牽扯到傷口疼得趙青山一陣齜牙咧嘴。

可以娶了她啊!

雖然自己英俊瀟洒丰神如玉,但是這姑娘長得也不賴嘛,自己媳婦兒殺了徐夔,這算是替五叔報仇了吧?

說干就干,看着漸行漸遠的淮南王郡主,趙青山一瘸一拐地追了上去。

陳可貞走到馬前,扯出一張鹿皮將大離朱雀輕輕擦拭乾凈後緩緩歸鞘,遞給了一旁的曹虎臣。隨即翻身上馬看向屠雍:「怎麼樣?」

屠雍揉了揉發麻的掌心,苦笑回道:「虎死不倒架,徐子恆老而彌堅啊,怕是再有三個回合,我就得死在他手裡。」

陳可貞點了點頭說道:「無礙就好,此間事了,該前往鎮北關了。繞路南下耽擱了些日子,莫要誤了時辰。」

說罷調轉馬頭正要出發,耳邊卻傳來了叫喊聲。

「這位姑娘,等等!」趙青山見她要走,急忙喊道。

陳可貞回頭就看到一個家丁打扮的男人,一臉的炭痕滿身泥土,胸前一道長長的傷口,拖拉着一條腿看着自己笑,嗯,牙挺白。

時隔多年,再想起今日這一幕,陳可貞仍然會笑容溫暖地看着趙青山說一句,你那會兒可真傻啊。

趙青山一瘸一拐地走到陳可貞面前,彷彿沒看到除她之外的任何人,直勾勾看着陳可貞傻笑。

陳可貞皺了皺眉,稍微有些不耐,問道:「還有事?我帶兵出關,身上並沒什麼可以賞你的。」趙青山刺那一箭確實為她爭取了時間,她以為趙青山是來討賞的。

趙青山搖了搖頭,眼神明亮地看着陳可貞,笑容燦爛:「你給我當媳婦吧?」

屠雍聽到這話差點跌落下馬,看向一旁的曹虎臣,曹虎臣也在看他,兩人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覷。

陳可貞目瞪口呆。

《從末等騎卒開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