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穿越林平之,開局修鍊辟邪劍譜
穿越林平之,開局修鍊辟邪劍譜 連載中

穿越林平之,開局修鍊辟邪劍譜

來源:google 作者:月不語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月不語 林平之 武俠修真

【武俠+笑傲江湖+爽文】穿越成林平之,面對着宿命武技:《辟邪劍譜》欲練神功,必先自宮!拜入華山之前,林平之咬牙修鍊了它!岳不群:平之的武功,為何增長得如此快速?令狐沖:林師弟的練武資質,真是天下罕有!岳靈珊:小林子,為什麼你的皮膚越來越好了,身上還有一股脂粉氣?林平之:我的練功方式,誰也想不到!展開

《穿越林平之,開局修鍊辟邪劍譜》章節試讀:

余滄海傳音給侏儒:「快走,離開這裡!」

侏儒一邊馱着余滄海遠遁,一邊疑惑地問道:「你不是想擄人嗎?為什麼變卦了?」

余滄海略有不甘地說道:「帶着一個人,我們就跑不快,必定落入別人眼中。」

侏儒長期藏在余滄海身下,不為任何人所知,心理早已扭曲,性格極端。

他森森然道:「殺光目擊者,這不就成了?」

余滄海搖頭:「對面有一大群人,我的摧心掌很是消耗內力,短時間內殺不光他們,倒會引來更多的人。」

侏儒不以為然:「暴露身份又如何?」

余滄海道:「在確定林震南的真實實力之前,我不會和他直接碰面。」

「你不出面,難道要讓徒弟們去試探?」侏儒語帶嘲諷。

「沒錯!」余滄海冷笑道,「他們受我傳藝之恩,幫我探探敵人虛實,算得了什麼?」

侏儒也被余滄海的無恥打敗了,換了個話題:「那個小子是你的殺子仇人,你就讓他輕易死了?」

「當時匆忙,一時沒有想過太多。」

余滄海的語氣有些遺憾,顯然也覺得林平之死得太輕鬆了。

不過,他很快就高興起來。

「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感覺,我體驗了。現在,輪到林震南夫婦體驗了!」

二人撤離了一段距離之後,重新藏了起來,遠遠地觀察着福威鏢局。

林平之會死嗎?

當然不會!

畢竟,神秘的演天鏡,幫他化解了打入體內的所有內力。

但是,一流高手的全力一擊,單是那種力道,就不是林平之吃得消的。

他的後背上面,出現了一個烏青的掌印。

被掌印覆蓋的骨骼,差一點就直接碎了!

五臟內腑,也受到了強烈的震動。

產生了一定的移位,以及內出血。

林平之卻在狂笑!

即使每笑一聲,他就噴出一口血沫子,他依然在狂笑。

他的猜測成真了!

侵入他體內的異種內力,被演天鏡轉化以後,變成了他的內力。

陡然增加的內力,再次擴張了他的丹田和經脈。

使得他的內力境界,再度提升了兩層!

如有可能,他甚至願意和余滄海來個交易。

余滄海每打他一掌,他就給余滄海一筆錢!

因為,老余是在幫他修鍊內功啊!

林平之被放在一面門板上,火速抬到鏢局大廳。

這裡聚集着許多人。

為首二人,正是林震南和林夫人。

先前,史鏢頭等四人回來以後,立即把林平之的話轉告了。

林震南根據四人對餘人彥所使武功的描述,確認了對方的確出身於青城。

頓時,林震南夫婦如臨大敵。

林平之的話,給了林震南很好的參考。

他將鏢局裏面的眾人分成一個一個的戰鬥團隊。

比如後院那邊,就是兩位鏢頭帶着五名趟子手,外加二十多名雜役,形成了一個戰鬥團隊。

鏢局大廳,則是鏢局的主力。

一旦哪裡遇襲,主力就會向著哪裡增援。

同時,林震南還一咬牙一跺腳,給游擊將軍寫了一封信,並贈以重金。

由於當時余滄海還未發動報復行動,信封和金銀全都順利地送了出去。

眼見林平之的衣襟上面沾染了不少血跡,嘴裏還在噴着血沫子,林城南夫婦當場就吃了一驚。

林夫人愛子心切,一下子撲到林平之身上,帶着哭腔喊道:「平兒,你怎麼了?」

「咳咳!」

林平之咳了兩聲,帶着笑容道:「沒事,只是受了點傷而已。」

林震南蹲下身,對林夫人道:「夫人暫且讓開,待為夫給他查探一下。」

林夫人這才如夢初醒,連忙讓到一旁。

林震南伸出右手,捉住林平之的手腕,向著林平之體內緩緩輸入內力。

內力剛剛輸送過去,他就吃了一驚。

因為,他清晰地感受到,林平之體內的內力,此時簡直處於極度飽脹的狀態。

這感覺?

就像林平之剛剛吃了天才地寶,無數內力噴薄而出,令其在短時間內,內力多得無處安放。

林震南加大了內力的輸出,這才繼續將探測進行了下去。

當他探測到林平之的丹田,不由得再次大吃一驚。

林家的家傳內功並不出色,修鍊速度極慢。

林平之又沒有修鍊內功的天賦,這麼多年下來,也就修出後天二層的內功。

然而此時,林平之的丹田大小,分明已經有着後天五層的樣子!

這種內功境界,已經趕上了林夫人了!

再進一層,就能趕上他!

林震南不可思議地看了林平之一眼,很想問一問,林平之是不是吃了什麼天材地寶。

但是,現場還有很多其它人,他忍住了。

過了一陣,林震南收回手腕,吐出一口濁氣。

「當家的,平兒的傷勢如何?」林夫人焦急地詢問。

林震南想起林平之的內功境界,忍不住露出笑容:「還好!五臟移位,重傷而已。」

「重傷……而已?」

林夫人看着林震南的神情,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

兒子受了重傷,你笑什麼?

這事值得高興嗎?

不止林夫人這麼想,現場的鏢師們,也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林震南。

林震南終於反應過來。

他乾咳一聲,板起臉道:「好了,把平之送去靜室。接下來,我會親自為他療傷。」

內臟移位這種傷勢,是江湖中十分常見的。

治療方案,通常是內功加藥物,雙管齊下。

「等等,我先前說的……都安排了嗎?」

林平之一說話,內臟就痛得非常厲害。

但是,人命關天,他也顧不得了。

林夫人很是心痛,飛快地說了現在的安排。

林平之稍稍放心,接着詢問:「有火藥嗎?有弓弩嗎?」

林夫人愛憐地擦去林平之痛出來的冷汗,搖頭道:「那些東西,全是軍國利器,我們怎敢擁有?」

林平之想了想,發現家中的確是沒有這些東西的。

這隻能說,林震南夫婦,真的是一對遵紀守法的老實人。

林平之還想說些建議,卻被林夫人強行制止了。

「好了!

你都傷成這樣子了,就不要操心這些了。

我們已經做了充分的準備。

無論是誰來了,都要碰得頭破血流!」

接下來,林平之被抬進了一間靜室。

他盤膝坐在蒲團上,開始接受林震南的內功治療。

在此過程之中,他刻意注意了一下,想要看看內力能否繼續增長。

《穿越林平之,開局修鍊辟邪劍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