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後女扮男裝,被暴君讀心了!
穿越後女扮男裝,被暴君讀心了! 連載中

穿越後女扮男裝,被暴君讀心了!

來源:google 作者:今日份工具人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李祈 沈毓

【腹黑暴君擺爛女主萌娃爆笑互寵】穿成同名同姓的帶球跑女主角,沈毓每天都想摸魚擺爛順便再養養娃為了讓娃入學高等學府,她女扮男裝搬家到京城,卻因此邂逅了暴君老闆誰知老闆竟有讀心術,於是她的職場畫風成了這樣暴君:我再也不想見到你!沈毓:好耶!明天早會我不來了暴君:國庫你來負責,做不好就給我滾沈毓:好耶!可以給捲款跑路了暴君:這裡不是少了你不行,你想走就走,但走了就別回來沈毓:好耶!可以給自己放假了面無表情的李祈:你等着一年後,她看着自己圓滾滾的肚子,欲哭無淚:「我只是想放假,沒想放產假!」展開

《穿越後女扮男裝,被暴君讀心了!》章節試讀:

書房裡。

南顯音側耳聽着外面的動靜。

聽到沈鏡大聲反駁,他忍不住冷笑一聲,將手裡的宣紙揉成一團丟入廢紙簍。

有人小心翼翼地開了門。

沒多會兒,門口傳來小孩輕輕的腳步聲。

「南先生,阿鏡過來給您道歉。昨天是阿鏡不對,以後不會這樣了。這個是禮物,先生吃了這些葯身體就會變好的。」

沈鏡努力抱着沉重的食盒。

但木盒確實太重,她人小力氣也小,才一會兒就抱不住了,覺得整個盒子像塊千斤巨石一樣死命往地上墜。

「阿爹……」

她看向外面,小聲求救。

沈毓站在門外,看着沈鏡的樣子就知道她是真的抱不住了,想要進去幫她拿。

但裏面的南顯音沒說話,她也不知道自己這麼做會不會讓他覺得自己在溺愛孩子,反而更不情願教阿鏡了。

正猶豫着,裏面的南顯音動了。

他面無表情地走過來,一把奪過沈鏡懷裡的木盒,丟到門外。

再一把抓住沈鏡的胳膊,把她也推到門外。

最後重重地摔上門。

「……」

「哇!」

沈鏡被他突如其來的憤怒嚇到,急忙往沈毓懷裡鑽。

「阿爹!阿爹!」

沈毓也被這一幕搞得有點懵,不知道為什麼南顯音突然之間變得那麼憤怒。

之前上門來請他時,她見過他一面。

印象中,南顯音是個文氣的男人,說話又溫柔,她才會放心把阿鏡交給他。

要是知道他的脾氣爆得跟個炮仗一樣,就算是南柯的親爹她都不會把阿鏡交到他手上。

她本能地抱起沈鏡想要哄她。

但目光觸及散落一地的藥材,心中的迷茫陡然散去,化作滿腔憤怒。

沈毓心臟抽痛。

她將沈鏡放回到地上,自己蹲下來將那些藥材一點點撿回到盒子里。

人蔘比較完整,很容易就撿回去了。

但鐵皮石斛是切成小段後晒乾的粒粒,小南府里為了風景好看又鋪了一地鵝卵石,有些粒粒落在鵝卵石縫隙里,得用指甲很努力才能摳出來。

每多摳出來一顆,沈毓臉上的失望就多一分。

摳到後面,她長嘆出一口氣。

「阿鏡,南先生不願意教你就算了吧。」

她說道:「阿爹也覺得你沒必要跟他學,他不配。」

「我不配?」

窗戶「砰」得一聲被推開,南顯音背着手站在那裡。

原來他一直站在窗後看着她們。

他神色冰冷:「連最基本的尊師重道都不知道。評價我配不配之前,希望沈大人先將自家的孩子教好。」

沈毓沒有反駁他的話。

她只是靜靜地抬起頭,望着他,反問道:「南先生餓過肚子嗎?」

南顯音頓住。

她這話什麼意思?

還未等他回答,沈毓繼續問道:「那您知道人蔘長在哪裡,鐵皮石斛又長在哪裡嗎?」

南顯音語塞。

這些粗事,他怎麼可能知道。

沈毓瞧見他臉上茫然的神色,就知道答案是什麼了。

她搖頭笑起來。

「好的人蔘,長在重重大山深處,只有經驗豐富的采參人才能找到。為了找這一株參,他們往往會進山十幾天。如果遇到意外,或許就再也回不來了。而鐵皮石斛更是,越是品色好的,生長的地方越是危險,譬如我拿過來的這些。」

她撿起地上的藥材粒粒。

「這些鐵皮石斛就是長在我老家的峭壁上。那些峭壁既險峻,又脆弱,承受不了太多重量。為了采它們,採藥人僅在腰上系一根麻繩就要攀下懸崖,而且往往夫妻搭檔,男人在上面拉繩子,女人下山採藥。一旦出了意外,那就是家破人亡……你以為你扔的只是一盒藥材嗎?你扔的是人命。」

對於她說的這些,南顯音根本不信。

他冷笑回道:「他們可以去做別的,既然採藥這麼危險,為什麼非得採藥?去做個小生意也不什麼難事。」

「對您來說,那當然是很簡單的一件事。」

沈毓說:「您出身好,要人脈有人脈,要錢有錢,做什麼都能成。可他們有什麼?他們幾輩人都靠這些活計活着,沒人教他們該如何做生意,一旦虧本舉家欠債。父債子償您見過嗎?您當然沒見過,您是陽春白雪的貴族,希望您理解我們這些小人實在太難了。」

南顯音沒說話。

望着他那張陰冷的臉,沈毓就知道剛剛那些話全白講。

她嘆了一口氣,將剩下的藥材都收回到盒子里,單手抱起旁邊抹眼淚的沈鏡想要離開。

「等等。」

南顯音叫住她。

「我知道,你請我教你女兒,不過就是看中南柯是我父親,想讓她藉機入學。但難道你不知道,今天你說的這些話,完全有可能讓她永遠無法進入青山學院嗎?」

「我知道。」

面對他的威脅,沈毓不卑不亢地回答。

「那是因為我原本以為青山書院是所好學校。但今天的事卻讓我有些懷疑,或許它並沒有我想得那麼好。如果我的女兒在裏面讀了幾年書,只學會如何做一個養尊處優的大小姐,面對人間疾苦卻無法感同身受,反而說出一堆何不食肉糜的爛話,那我寧可她從沒入學過。」

「……」

南顯音臉上閃過一絲莫名的神色。

他面露思索,不再說話。

沈毓也懶得再和他廢話,抱着女兒轉身離開這裡。

走出書房後,消失的南棗又重新回來了,走在前頭給她們領路。

路上,沈鏡抹着眼淚,哭得很內疚。

「阿爹,對不起,都怪阿鏡,是阿鏡力氣小,所以南先生生氣了。」

「你已經做得很棒了。」

沈毓沖她微笑。

因為手裡拿着食盒,不得空,她抬起頭,用臉蹭了蹭她臉上的淚痕。

「我們阿鏡這麼好看的小姑娘,都哭成一隻小花貓了。不哭了,哭得阿爹心疼。」

「可是阿鏡心裏難受。」

「難受也沒辦法呀。」

沈鏡柔聲告訴她:「阿爹知道,你哭是因為南先生。可是南先生又不心疼你,你哭了他根本不在乎。眼淚這種東西,就是要流給在乎自己的人,才有意義。你現在難受,就只有阿爹在陪你難受,可是阿爹又沒惹你傷心,那阿爹難受得多冤枉啊。」

聽到這話,沈鏡倒是不哭了。

她苦惱地皺起臉。

「阿爹說得好難懂。可是阿鏡不想讓阿爹難受,那阿鏡就不哭了。雖然阿鏡真的很難過,但阿鏡會很努力不哭的,因為阿鏡是乖寶寶。」

「對,你是最乖的寶寶。」

聽着可愛的童言童語,沈毓忍不住笑起來。

《穿越後女扮男裝,被暴君讀心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