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後男主被我迷住了
穿書後男主被我迷住了 連載中

穿書後男主被我迷住了

來源:google 作者:逍遙丸子哥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冗塵 古代言情 樓舒冉

樓舒冉意外穿到書中,成為書中微乎其微的小炮灰所謂小炮灰,就是和女主同樣是被拐到青樓,命運卻極大相反書中女主在青樓遇到男主,被男主贖了出去,從此和男主過上甜甜蜜蜜的生活而樓舒冉,拐進來頭一遭就被色情狂魔孫道安折磨致死樓舒冉:呵呵呵……樓舒冉:誰要做炮灰?我不但不要做炮灰我還要勾走女主的男人,生下男主的孩兒,做一個撒的嬌嬌賣的萌萌被男主寵上天的小妖精!於是乎樓舒冉搶先女主之前一步,拿了女主的身份,開始一步一步攻略男主宋芷芸(女主):你敢!你這***!冗塵:妖精有我撐着,誰敢攔?宋芷芸:…………冗塵第一次碰到像樓舒冉這麼難纏的女人起初:嬌嬌人兒一靠近冗塵:你只是我的救命恩人罷了,莫要糾纏後來:樓舒冉恩人馬甲掉了之後冗塵: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要寵你一輩子……宋芷芸:你們讓我這個真正的救命恩人要如何?展開

《穿書後男主被我迷住了》章節試讀:

古穿第六章

冗府正院里

書房內

冗塵早已換上了那志華樸實又極其清冷俊逸的白色衣衫,和早晨晨練時的模樣大有不同,衣服穿着一絲不苟,毫無早晨邪.魅俊美之感,倒是顯得個人更加的高級禁慾,不可褻瀆。

他走到書房辦公一處坐下,修長好看的手翻動着桌上的奏摺,雙眼目視着,極為嚴謹。好看的下顎線條更加凸顯出男人極為精緻的面容。

「咚咚!」一聲輕響。

只聽得書房門外有人在敲門。

冗塵放下手中奏摺,閉眼,伸手往自己右上太陽穴揉了揉,好看的薄唇張了張。

「進。」

房門被打開,來人者是冗塵的隨從莫邪。

只道那冗塵選人也是獨特,選了個和自己一樣喜怒不變的人。而莫邪就是如此,黑色寬袍,腰間繫上黑帶,緊抿雙唇,一臉沉沉的表情,看着讓人難以靠近般,陌生人見了完全猜不出他在想什麼。

莫邪走上前彎腰,雙手抱拳以表示恭敬。

「冗大人,事情已經辦妥。」

冗塵俊冷的眉頭挑了挑,示意他往下說。

「昨夜聽您的指令,我們已將白丞相和外族抓獲,在審判期間從白丞相口中得知黃金被放在了郊外的一處農家戶里,於是今早我們前去一探究竟,果真在那兒發現了幾大箱黃金。」

男人說完,看向坐着的冗塵,只見他眼中毫無神色,無法猜透心中所想,於是他接着又道。

「此次已將黃金全部清點,數目正好對上,不知接下來該怎麼做,還請冗大人指示。」

冗塵就這麼坐着,好看的面容沒有一絲表情,讓人猜不出頭緒,不過片刻,只聽他低沉,清冷的聲音緩緩徐來。

「現下先把黃金放置在府里,把事情細節再仔細調查一番,白丞相此次那麼容易被抓獲,應只是個誘餌,真正的幕後主使還沒查出,我們先不動聲色,靜靜等待對方的動作再下決定。」

莫邪應了聲是。

冗塵這麼做還是考慮了一番,他覺得這一切都太過於順風順水,就像是有人故意告訴他舒雅閣會有人黃金交易一般。太過順利,事出必有妖。既然如此,那就先不動聲色,放長線釣大魚,敵不動他不動。

男人眼睛不自覺地眯了起來,神色更加深沉。

就在此時,門外傳來響聲。

「公子!夫人來您院內了!」

只聽下人出聲,提醒着冗塵母親大人來看與他了。而沒過幾分鐘,門就又被人打開,進來的是一位好看華麗不失優雅的中年女子,此人,正是冗塵的母親,羅緩凝羅氏。

羅氏也是個標誌性美人,明珠生暈、美玉瑩光,眉目間隱然有一股淡淡的清氣,倒真不像是四十幾歲的年紀,這般貌美,難怪能生出冗塵這樣的絕色。

羅氏一進門,便激動的小步走向冗塵身邊,高興地往一旁精緻小圓木凳上坐下。

「聽說昨夜,你帶回了兩名女子?」

羅氏還一臉納悶,平常自己這最不近女色的兒子,怎麼一次性帶回了兩名女子,着實讓她有些驚訝了一番。

昨夜,她早早就睡下,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些什麼,待到今早起床聽下人說有兩名女子被自家兒子安排在院內住下,整個人都激動了起來。於是她趕緊洗漱完就前來詢問自己的兒子。

冗塵當然知道自己這母親定會來與自己說道一番,只是沒想到這麼快,不由得眉目一沉,他暗道下人們的言論傳得真快。

「正是,二名女子中有一位是我兒時的救命恩人,昨日辦案時得知她被家人賣去舒雅閣,索性被我遇到將她贖了出來,此次就讓她住在我府上罷了。而另一位女子是同恩人一起被賣過去的,二人是要好的姐妹,於是恩人便讓我一起將之救出。」

冗塵簡潔的話語聲點名了事情的原委,這才讓剛剛激動的羅氏平息了下來。

羅氏不免嘆了一口氣,她還以為自家兒子腦子終於開竅,要娶媳婦兒了,沒想到竟是這般原因。羅氏現下也急,丈夫去得早,自己也只有冗塵這麼一個兒子,就盼着他能夠早些成家,不再孤獨一人,有個好媳婦兒照顧總比一個人強。

想想她這隻愛辦案的兒子,身邊連個貼身照顧的女子都沒有,日子清湯寡水的。她還記得有一回自己擅自主張替自家兒子找了個女子來「服侍」,結果這女子當晚就被自家兒子給趕出了房門。當時她還氣的牙痒痒,活該兒子孤寡一人至今每個媳婦兒,太軸了!

不過羅氏這麼一聽兒子講,瞬間對自家兒子的那位恩人來了興趣。

「你這恩人必定是一個善良溫順的可人兒,對待姐妹也是如此重情重義,都叫你將她也一起贖了出來,性子應該非常純凈。」

說完,羅氏還自顧自地點頭,一臉沉浸在自己的想像中。這兒媳婦兒她喜歡,乖!

於是,羅氏不由得再次出聲。

「待會午時叫上這倆姑娘一起來我府上吃飯,你也一起來。」

羅氏還真想看看自家兒子的恩人長什麼樣,必定像自己想像中般乖巧懂事,這樣的人兒,她最是喜歡。

冗塵面色沒有絲毫波蘭,他「嗯」了一聲。

不是為何,他想,只怕母親可要失望了。

腦中又想起女人嬌.媚俏麗的模樣,一個動作就宛如勾.人的小妖精一般,這副模樣可完全和乖巧溫順沾不上邊。

皖軒院

自從早上被冗塵那麼一嚇,樓舒冉便再沒有貪睡的欲.望,乖巧的爬下了床洗漱起來。話說這古代,可真是無聊,樓舒冉一個過慣了電子設備生活的現代人,頓時感覺有些許的不自在。

要說在現代,現代人的標配就是手機不離身,更何況像她這種俗人,手機離開近半個小時她就會魂不守舍,便如同那罌.粟花一般上頭而不願出來,極度渴望。

「這下倒好,手機沒了。」

樓舒冉不由得喃喃道。

於是,這一上午,樓舒冉在院內轉了轉,看了看院內的風景,只見那茶梅在陽光的滋潤下更顯氣色,獨具魅力。

屋外天氣還是挺好的,陽光明媚,空氣也甚是清新。

樓舒冉帶着碧玉在這院內好生的遊走了一番。罷了,既是沒了手機,沒了樂子,她也得想辦法自己找找樂子。

然而就在這時,宋芷芸來到了皖軒院。只見她小步緩緩走來,已沒了昨日的凄楚,換上了一身粉色絲袍裙,乖巧可人。她神情愉悅的看着樓舒冉。

「舒冉,昨日睡得可還好?」

宋芷芸因着昨夜終於逃脫了舒雅閣,整個人都像是舒了一口氣般的,入夢後都無比恬靜。現在虧了樓舒冉,自己也能在這冗府有落腳處,還能時時看到那位公子……

宋芷芸眼前浮現出男人清俊的容貌,不由得微紅了臉頰。

她大概是對冗公子一見鍾情了罷!

女主不愧是女主,乖巧可人,自是她這種惡毒女配所不能比的。樓舒冉不禁可笑道,在書中她的結局可怕是連女配都比不上哦。

也是這一剎那,樓舒冉又換了個神情。

看到來人是宋芷芸,樓舒冉心情也高興了起來。她實在無聊,多一個人也就不會太乏味了。

樓舒冉一臉喜悅的挽過女人的手腕,早晨因未施粉黛,小臉雖乖巧好看,但卻有些沒什麼血色。而如今,樓舒冉臉上沾了些胭脂,使得整個人都活潑嬌艷起來,這一笑,更加綻放出了屬於她的驕陽。

這一模樣,把宋芷芸都看呆了,太好看了!她從沒看過這麼好看的人,略有妖意,未見媚態,嫵然一段風姿,談笑間,唯少世間禮態。

「睡得挺好的!芷芸你可算是來了,我上午太過無聊了!」

樓舒冉像只妖精一般,靈動的抱着宋芷芸撒嬌。她有點想原來的世界了,原來的世界什麼都有!不像現在!什麼都沒有!莫非她得像小時候一樣自創遊戲嗎?

「閑來無事,可以看看書,做做女紅,這樣,時間一晃就過去了。」

宋芷芸瞧着樓舒冉這可愛的模樣有些許好笑,不免有些疑惑,這還是她之前認識的那個不愛說話的樓舒冉嗎?初次見面時的她雖然模樣和現在一樣美麗,但卻少了現在的靈動嬌.艷。話也沒有現在的多。

罷了罷了,也許是被關在舒雅閣時心情不快才導致她不愛說話吧。宋芷芸這麼一想,頓時也開悟了。

看書?女紅?

樓舒冉前世就不喜看書,言情倒是可以除外,要不是考試要考一些課外知識常識,她怕是連碰都不想碰。至於女紅,她就更沒有做過了。

誒,也難怪。樓舒冉不由得嘆了嘆氣,自己果然是沒有女主命,像她這樣怎麼能與全能的女主比呢?她可只會好吃懶做,閑暇的時候找找樂子呢。

樓舒冉一臉沉痛,不過她不想這麼如此,自己是什麼德性自己知道,該努力的時候努力,該玩的時候玩就好啦,管那麼多幹什麼?她只想開心快活。

於是小腦袋瓜這麼一轉,又將事情扯到了其他上面。

「嘿嘿嘿,芷芸,我們要不去盪鞦韆?」

昨夜她沒盪多久就累了,一點味道都沒有,今兒個人多一起幫忙推,定會好玩!樓舒冉這麼想着眼神明朗開來。

只怕是此刻的她早已將勾.引男主的計劃放到邊邊上,根本想不起來了。

「好!」

宋芷芸剛一應下,就被身旁這嬌俏的女人趕忙的拉了去。

然而,二人都還沒開始,樓舒冉連坐都沒有坐上鞦韆椅,就被來時的人給打斷。

來人是冗塵的下人,名叫李達。李達人如其名,達達的,獃獃地,不似莫邪那般冷酷。只見他身穿一件藍袍,走上前,身子躬了躬。

此時,李達受冗塵的吩咐,前來報信。

「樓姑娘,公子讓自己和您說一聲,今天中午,夫人邀請您和宋姑娘一起吃飯,來表達兒時您救公子的謝意。屆時我們家公子也會去。」

吃飯?

樓舒冉聽完,一臉苦悶,她知道羅氏人很好,對兒媳婦兒更是沒話說。之前她看書之時了解到羅氏喜歡溫柔恬靜的女孩,而女主宋芷芸就是這一卦的,正好對了羅氏的口味。當羅氏見宋芷芸第一眼就喜歡上了這個她未來的兒媳婦兒,而在後來二人相處也是極為親切的,仿若母女一般。

正是因為書中羅氏對宋芷芸極為喜愛,這才推動了冗塵與宋芷芸的戀愛劇情,讓二人能夠更好的相處。

她不自覺地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心道不知自己這副模樣羅氏會不會喜歡?自己雖說美艷,但要是說溫柔恬靜的模樣恐怕她是一分也不佔。

頭一次,樓舒冉覺得自己這臉讓人有些不滿意。可不管怎樣,該試的還是得試一下,萬一她能討了羅氏的歡心呢?畢竟如果有了羅氏,勾.引男主計劃能更順一些。

應承了李達的話語後,李達也就離開了。

而宋芷芸就有些疑問了,她剛剛聽李達說兒時的樓舒冉救了冗塵?

「舒冉,為什麼是你救了冗公子?冗公子以前受過危險嗎?」

樓舒冉心道不好,小腦袋瓜子飛速轉動起來。

「是的,我與冗哥哥不是青梅竹馬嘛,一次出行冗哥哥不慎摔跤,我這一出手直接當了個墊背的來接住,好讓冗哥哥沒有受傷,事後冗哥哥一直都很過意不去,畢竟我身材嬌小,哪能承受得住冗哥哥那般體重呢?」

這撒謊臉不紅心不跳的,不愧是樓舒冉,連樓舒冉都覺得自己要成精了。

聽到原因,宋芷芸這才沒再往下繼續想。

她還以為……冗公子是那位哥哥。

不過,這怎麼可能呢?宋芷芸暗自嘲弄了一般,雖然沒有玉佩,但是哥哥應該不會不認識自己的。尚且,這是舒冉的哥哥呀,她不能把二人混在一起了。

「原來如此,那舒冉,眼下也快到午時,我們先回屋裡收拾一下自己在前去夫人那吧?」

樓舒冉點了點頭,看這時辰,確實是要吃飯了,也應了應宋芷芸。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穿書後男主被我迷住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