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陳軒許靜歐少小說叫什麼
陳軒許靜歐少小說叫什麼 連載中

陳軒許靜歐少小說叫什麼

來源:外網 作者:徐幻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徐幻 都市言情

給許靜。「小靜,我愛你,這塊玉佩是我們陳家的傳家寶物,現在送給你了。」陳軒期待的看着許靜,可是對方卻輕蔑的搖搖頭:「別拿這些破東西來打發我。」許靜語氣冰冷,「陳軒,我們分手吧,我再也不想把我的青春,浪費在一個窮逼身上了。」轟——陳軒只覺得五雷轟頂,大腦一片空白。「為什麼?」陳軒苦澀的問道。「為什麼?你還好意思問我為什麼?陳軒我跟了你四年,這四年里,你給我什麼了?天天去吃幾塊錢的盒飯,喝幾塊錢的汽水,就連情人節開個賓館你也要撿最便宜的,你還問我為什麼?」「雖然現在我們的生活是苦了一點,可我可以努力展開

《陳軒許靜歐少小說叫什麼》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
隨着這個神秘古樸的聲音,無數神妙無比的醫道知識湧入陳軒的腦海之中,古老神奇的邪醫秘傳針灸術、透視萬物的邪醫神眼之術……
這些醫術法門不斷湧入,很快就與陳軒的記憶結為一體,彷彿與生俱來一般。
一股磅礴渾厚的氣流,融入陳軒的身體,並緩緩的流遍四肢百骸。
陳軒的肌肉骨骼,被這些氣流溫養着,逐漸變得強健起來。
「受我仙氣灌體,今後超凡脫俗,勿要辱沒我絕世邪醫之名!」
隨着最後一道清音戛然而止,陳軒只感覺渾身懶洋洋的,說不出的舒服,很快又陷入沉睡之中。
第二天陳軒醒來後,大腦一片空白,關於昨天晚上的回憶慢慢湧出。
陳軒突然意識到了什麼,伸手往自己胸口摸去。
「難道昨晚的夢是真的?」
他胸口佩戴的家傳古玉,竟然完全消失了。
而一夜昏迷,陳軒不但沒有感到疲憊,他現在腦子非常清醒,身體也充滿了無限活力。
特別是他的雙眼,彷彿能夠看穿一切阻礙。
陳軒心底壓抑不住的興奮,他確實感覺到自己和以前大大不同了。
「邪醫傳承,居然是真的,擁有這樣神奇的本領,我幹嘛還為一個虛偽拜金的女人傷心,許靜,我很快就會證明,你的決定,是錯的!」
這一刻,陳軒徹底的釋然了。
簡單的洗刷後,陳軒便騎上了他的電瓶車,風馳電掣的往醫院趕去。
陳軒實習的醫院是沈氏集團旗下的貴族醫院,福利豐厚,陳軒也是經過重重困難,才獲得進入醫院實習的機會。
八九點鐘的時候,天海醫科大學一共二十多名男男女女的同學,全部到齊,跟着一個可愛的護士姐姐去劉主任那裡報道了。
劉主任給每個實習生都發了實習工作牌,唯獨把陳軒放在最後一位,在所有人都離開了辦公室以後,劉主任才緩緩的說道:
「陳軒是吧!」
陳軒點點頭:「是!」
「天海醫科大學大四,專業課全a,這個成績確實不錯。」劉主任打開陳軒的實習推薦,感嘆了一聲。
陳軒笑了笑,並沒有說話,因為他發現劉主任的眼神似乎有些躲閃,不敢看他。
劉主任低着頭,說道:「小陳啊,這麼好的成績,相信你在醫科大學裏也學的差不多了,我就不給你安排到普通病房了,這樣吧,昨晚加急進來一個患者,情況有些特殊,現在正在重症監護室里輸氧,你就去那裡實習吧!」
陳軒微微一愣,似是想到了什麼,可卻仍舊面色閑定的從劉主任手裡接過實習工作牌,繼而轉身而去。
『實習生才第一天,居然就安排去了重症監護室!』
陳軒眼神漸漸冰冷,這要是別人或許也就信了,可是對於從醫學院畢業的陳軒來說,他心如明鏡。
這是有人要整他啊。
重症監護室那是什麼地方?可以這麼說,進這裡的人有一半的歸宿,最後都是太平間。
如果這個病號是個普通人就算了,就怕對方是哪個牛逼的大拿,萬一出事,這份責任誰來承擔?
此時此刻,劉主任的辦公室。
「歐少,我把那個陳軒安排去了沈總的病房了,我們院的專家說了,沈總身患奇病,只怕是撐不過今晚了,這口鍋就讓他陳軒來背吧。」
歐雲峰滿意的點點頭,"好,乾的不錯。"
劉主任掛斷了電話,玩味的笑了起來。
要知道,重症監護室裏面住的可是沈氏集團的總裁沈冰嵐!
沈氏集團非常龐大,是天海市數一數二的超級企業,旗下產業涉及地產、酒店、旅遊、金融等等,實力非常強勁,就連這家醫院都是沈家的私產!
如果沈冰嵐真在醫院裏出事,這件事情一旦追究下來,誰也擔待不起!
本來這件事情,劉主任早已經焦頭爛額,現在好了,冤大頭陳軒來了,這個鍋就讓他來背吧。
這樣,不但在沈家那邊有了交代,甚至也討好了歐家,一舉兩得!
想到這裡,劉主任暢快的伸了一個懶腰,彷彿昨晚一夜的疲勞,都消失不見了。
……
與此同時,重症監護室之外,哪怕隔了三米遠,就能感覺到一股刺骨的寒意。
「這是?」
在感受到寒意的剎那,陳軒的臉色,猛的一變。
「天生寒脈!」
這四個字,原本陳軒聞所未聞,只是在邪醫秘典的奇門道術篇中有過類似的記載。
「這種怪病是因為出生時位於極陰地脈的源頭,受寒氣入體所致,病理極其複雜,幾百年都未必出現一例,而且只有邪醫的獨門醫道,才能根治此病!」
陳軒推開門,果然一眾醫護人員正圍着病床急得團團轉。
「俞老,您在想想辦法啊!」
一個帶着黑框眼鏡的年輕女子,看着一邊無奈的俞老,哀求道:「哪怕只是讓總裁多活幾天也好啊。」
「哎,紅顏薄命啊」俞老為沈冰嵐蓋上了被子,嘆了一口氣:
「林秘書,沈總得的是絕症,已經進入晚期,便是神仙來了,也無濟於事。」
啊?怎麼會這樣?沈總才二十五歲啊!
林秘書六神無主,急得滿臉通紅。
可就在這時候,人群中忽然傳來一聲冷喝。
「庸醫!」
原本喧鬧的病房,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是誰?」
俞老皺眉回頭,就看到一個掛着實習醫生的年輕人站在門口。
正是陳軒。
「你說誰是庸醫?」俞老看向陳軒不悅的問道。
「你!」
陳軒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你,你竟然說我是庸醫?」
俞老是國內知名的中醫國手,素有懸壺濟世之稱,一手金針救死扶傷不下千人,今天竟然被人說是庸醫?
「不服?」陳軒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這姑娘分明是天生寒脈,雖說如今寒氣爆發,傷及心脈,危在旦夕,可至少還有一線希望,可你卻說人家得了絕症,你不是庸醫?誰是庸醫!」
「你!」俞老惱羞成怒,氣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他堂堂一代國手大師,如今卻被一年輕人罵得狗血淋頭。
「這位小兄弟,請問你是?」
剛剛哀求的林秘書有些希翼的看着陳軒。
陳軒淡淡一笑道:「我是醫院的一名實習生,我叫陳軒。」
聽到這話,林秘書希翼的表情明顯一滯。
眾人也都露出古怪的神情?
實習生?
一個實習生?竟然也敢指責一代國手俞老?
「哈哈哈……」俞老像是看着神經病一樣看着陳軒,道:「一個實習生也敢指責我?你有什麼資格?」

《陳軒許靜歐少小說叫什麼》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