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陳年遇你
陳年遇你 連載中

陳年遇你

來源:外網 作者:陳晚禾江遲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陳晚禾江遲

所有人都認為他愛她,但是卻沒人知道他在陪她產檢的時候還在和別人聊天……<br />  她時常不明白,他不愛她為什麼要娶她呢?<br />  後來她才知道,原來愛是可以演出來的。展開

《陳年遇你》章節試讀:

童年在打罵和無休止的家務中度過,上學時在同學各種各樣的眼神下畢業,戀愛時在很多惡意下離婚。 她的生活很糟糕,連帶着生活里很多美好她都是錯過的。 現在……當一切枷鎖斬斷,她終於體會到世界的美。 不否認,她的確想出去看看。 她到底還是穿上了江遲送來的羽絨服,出了門。 外面很冷,剛出去,冷風就吹到了臉上。 江遲替她帶上帽子,擋在她前面,「跟着我就行。」 他個頭高,雖然看着清瘦,但並不弱,陳晚禾比她矮了一個頭還多,此刻他擋在她前面,好像真的就遮擋住了冷風。 陳晚禾抓住他的衣服,鼻息間傳來他身上淡淡的檀木香,她微怔了下,如果沒記錯的話,這個香水是以前她送給他的生日禮物。 他這個人甚少用香水,所以基本沒用過,沒想到今天他倒是用上了。 一看就是故意的。 陳晚禾莫名其妙的笑了起來,靠在他的背上,微微偏頭看從天而落的雪,落到手上就頃刻融化。 江遲就這麼帶着她一步步的朝前走,踩在雪上的咯吱聲,彷彿在訴說著濃情蜜意。 他覺得此刻的心暖暖的。 道路上有很多情侶手牽手歡笑打鬧,有的甚至撐着傘在親吻。 江遲看的心裏痒痒的,他突然轉身,陳晚禾猝不及防,一下被他抱在懷裡。 江遲笑,在她還沒反應過來時,敞開羽絨服,將她整個人困在她懷裡。 陳晚禾穿的太多,動作有點遲鈍,反應過來時臉一下紅了,「你幹什麼?神經病,給我放開。」 江遲手環住她,頭抵住她的額頭,「原諒我一次,好不好?」 陳晚禾別開臉,態度冷下來,「江遲我不喜歡這樣。」 她冰冷的態度,瞬間澆滅了他熱烈的心,他喉嚨動了動,將她的頭按在她懷裡,乞求道,「求你了,求求你,給我個回頭的機會。」 「……」 「能不能看在孩子的份上給我一個機會……你也不想孩子剛出生就沒有爸爸吧?」 「你!」 江遲下巴蹭了蹭她的額頭,「原本不想用孩子來替我說情的,可是我真的沒辦法了。」 他的聲音里有着無盡的無奈,陳晚禾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只聽江遲繼續說,「這個孩子經歷這麼多磨難都還堅強的活着,TA就是不想讓你我分開,TA就是要讓我們做TA的爸爸媽媽。」 「我不管,這就是我們的緣分。」他無賴道。 陳晚禾被他給氣笑了,伸手就在他腰間狠狠掐了下,「你給我放開。」 江遲嘶了一聲,卻沒鬆開她,反倒是輕快的笑出了聲來,在她耳邊說,「在掐一下。」 「你是不是有病?」陳晚禾忍無可忍。 「嗯,無可救藥,只有你有葯可以治我。」 「我給你兩耳光。」 江遲拿出她的手放在臉上,「那你打完就給我個機會行不行。」 陳晚禾覺得他真的有點精神不正常,抽出手,推開他,「走開。」 沒推動江遲,反而自己踉蹌了下,江遲眼疾手快的再次抱住她,「前面有燈光秀,要不要去看看?」 「不去,你不安好心。」 江遲,「……」 …… 江遲待到很晚才回家。 房間內,暖氣撲面而來,有點熱,陳晚禾就穿了薄毛衣坐在了落地窗前。 玻璃窗上映出她的臉,眉眼彎彎,肉眼可見的心情不錯。 她怔怔的看着玻璃上那個漫着笑意的自己,腦子裡莫名閃現出剛剛和他在雪地里的一幕幕。 陳晚禾的手放在心口上,不禁問自己,真的不能原諒他嗎? 想起過去種種,想到自己的身份,她垂下眼睛,還是算了吧。 正打算起身睡覺,手機卻突然響起來,是文思。 陳晚禾接起,沒說話。 文思先開了口,「不是離婚了嗎,為什麼還吊著他?陳晚禾你又比我好多少呢?」 陳晚禾真的不知道文思大半夜的發什麼瘋,「跟你有關係嗎?」 「我就是看不慣你裝的清淡的樣子,表面和他離婚,實際上花着他的錢,享受着他給你安排的一切,你好會裝啊。」 陳晚禾真被她給整笑了,「他願意給我花錢,非得死乞白賴的給我安排一切,我也沒辦法啊?」 「你!」 「怎麼?你很氣?那你報警吧。」 「真不知道江遲喜歡你什麼。」 「喜歡我都不喜歡你,你說氣不氣人?只能說明你還不如我。」陳晚禾不急不慢的懟道。 「我不如你?真會往自己臉上貼金,一個鄉下來的土包子,還配合我比?」 陳晚禾繼續笑,「對呢,江遲就愛我這個土包子,你有本事你把他搶過去呀。」 「哦,對了,你應該馬上就該坐牢了吧?還有心情打電話來罵人呢?」 雖然走了程序,但是需要時間,文思的案子最近才要公訴,原本她應該是被拘留的,但文家掏空了家底,為她爭取了取保候審。 文家已經被江遲打的幾乎沒有翻身的餘地,文思知道自己難逃牢獄之災,脾氣異常暴躁,每次想到陳晚禾,都嫉妒的牙痒痒,憑什麼她那麼一無是處的人,能夠得到江遲的溫柔?她不配! 所以她打電話來罵她,文思已經完全豁出去了,簡而言之就是已經不在乎體面不體面了,她只想讓自己痛快,本以為罵完之後,她心裏會舒服,沒想到被陳晚禾給懟的更氣了。 文思咒罵了幾句然後掛了電話。 緊接着就把電話錄音發給了江遲,並且告訴他,「你看看,這就是你喜歡的女人,人前人後兩幅面孔,嘴巴厲害的很。」 江遲正在工作,手機微信突然響了一聲,他眼睛一亮以為是陳晚禾給他發消息了,沒想到卻是文思給他發的錄音。 他聽了下,忍俊不禁,莫名其妙的喜歡她說的那些話。 特別是從她嘴裏說出他愛她,他喜歡她之類的話,那軟糯挑釁的語氣真可愛。 他將錄音保存,皺着眉看着文思的對話框,毫不猶豫的將文思拉進了黑名單。 文思想過千萬種江遲會怎麼回她。 卻沒想到,他連回都沒回,直接把她給拉黑了。 此刻她才真正意識到,以前那個追她追到瘋狂的江遲,那個捧着花在她家門外等到凌晨的江遲,那個給她寫過小作文表白的少年,早就不存在了,她在他心裏的位置已經變的微不足道,甚至是厭惡。 文思絕望的放下手機,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屬於她的判決。

《陳年遇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