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沉溺愛情
沉溺愛情 連載中

沉溺愛情

來源:外網 作者:南枝霍寒洲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南枝霍寒洲 都市言情

南枝再見傅寒州,是在男朋友的聚會上。 她跟他源於荒唐,忠於臣服。 成年人的遊戲,雙雙博弈,黑紅遊戲,無人生還。展開

《沉溺愛情》章節試讀:

有了剛才那一出,這次的部門聚會倒是很快就散了,同事們三三兩兩往外走,手機震動的時候,南枝看是個陌生號碼,生怕是客戶,趕緊接了起來。

「你好。」

可是手機那頭,傳來的只有女人尖銳的叫聲,還有桀桀怪笑,宛如鬼片的音效,隨後是一段電流聲,「回家的路上,小心一點。」

聲音經過特殊的處理,根本聽不出聲線。

南枝面無表情得掛斷電話,但心裏還是沉了沉,江澈這個瘋子。

晚上都喝了點酒,一群人打算打車回去,正在路口等着的時候,南枝還在琢磨着江澈到底想做什麼?

事到如今,讓她回去給他認錯,她是做不到的,她唯一最大的錯誤就是沒背景、沒靠山。

「是傅寒州的車。」不知道誰說了一句,一行人齊刷刷往車道上看去。

一串8字開頭的車牌號,黑色賓利車燈閃過,晃得人眼睛有些疼,隨後從她身邊呼嘯而過。

像是在提醒南枝之前在包廂里說的話,都是自導自演。

米筱雪的嗤笑聲果然在後面傳來,想來蔡經理的臉色也好不到哪去。

林又夏頓覺莫名其妙,「你笑什麼?」

米筱雪憋屈了一晚上就等着這個機會,哪能放過,「我笑什麼,我笑有些人說大話都不怕閃着舌頭,張口就是跟傅總有關係,也不想想,想攀上傅寒州的女人從這排隊能到郊區再打個來回,現在人家傅總認識她么?」

正當林又夏想反駁的時候,賓利後頭跟着的車停在了她們面前,副駕駛的男人搖下車窗,正是跟着傅寒州的特助趙禹。

米筱雪瞬間啞了嗓子,蔡經理反應可比她快,趕緊衝到了最前面,「趙特助,好久不見。」

說著就從兜里掏煙,趙禹擺手,看向南枝,「南枝小姐,有什麼業務上的需求可以聯繫這個名片上的號碼。」

南枝一愣,隨後立刻反應過來,「趙特助,我能不能約見傅總,向他親自致謝?」

趙禹道:「我會問傅總。」

見他沒有拒絕,南枝鬆了口氣,「趙特助慢走。」

目送豪車隊伍離開,同事們瞬間鴉雀無聲,林又夏翻了個白眼,看着臉色慘白的米筱雪道:「跳樑小丑。」

南枝手裡捏着名片,雖然這只是趙禹個人號碼,但起碼這是傅寒州給的一個台階。

米筱雪當然待不住了,剛攔下車立刻就走,林又夏一直陪着她將人都送走,最後才輪到自己。

「你也開了車,叫代駕吧,有事明天回公司說。」

南枝幫她關上車門,「得了,別操心我了,你回去喝點醒酒湯。」

「放心,我媽等我回家才睡呢。」林又夏朝她揮揮手,南枝在原地站了一會,想了想還是準備叫代駕,剛打開車門,才發現不對勁。

副駕駛原先應該有一袋子代餐麵包,封口是打開的,因為林又夏來的路上吃了一片,而現在那個封口是閉合的。

並且裏面還有類似於老鼠的吱吱聲。

南枝的毛孔都豎起來了,她第一時間抓起那袋東西,然後鎖上了車門朝着外面走去。

她本來想直接打車去警局,可是走到一半,發現身後有腳步聲,並且越來越近,南枝強裝鎮定,外面就是車流,停車場還有其他人,或許是順路。

但她從小到大的經歷告訴自己,不要抱有任何僥倖。

她直接跑了起來,空曠的停車場,腳步聲凌亂又急促,直到有一盞車燈亮起,有人從車上下來,頎長的身影一把將南枝拽入懷中,她才害怕得掙紮起來。

「放開!放開我!」

「跑什麼?」傅寒州清冷的聲調響起。

南枝一怔,這才猛地抬頭看向他,男人的五官輪廓隱匿在強光下,輪廓分明的下顎線還有削薄的唇,他的鏡片在光影下反射着光,南枝倉惶的眼神就這樣落入他的眸中。

「出什麼事了?」傅寒州微微蹙眉,低聲問道。

南枝現在都顧不得他剛才拉黑自己的事,顫抖着聲音道:「剛才有人跟蹤我。」

傅寒州抬眸,看着那兩個路過的男人,「是路人,你多心了。」

南枝這才回頭,看清楚真的是兩個同路人後,心裏也並沒有輕鬆。

「有人動了我的車。」她怕傅寒州不信,將手裡緊緊攥着的袋子遞給他看。

傅寒州接過手,一打開,發現裏面是一隻奄奄一息的老鼠,難怪剛才起就有股腥臭味,傅寒州咬了咬後槽牙,將東西丟給了後面跟來的保鏢。

「去檢查她的車,然後報警。」

「是。」

南枝的手攥着手機,用力到指尖都是青白的。

「上車吧。」傅寒州打開車門。

南枝一時沒動。

傅寒州眯起眼,「怎麼?又要拒絕?那隨便你。」

他剛準備自己走,衣擺被她拉住,她又用那雙煙雨迷濛般的眼神看着他,「我動不了。」

「嗯?」

「腿軟了。」

傅寒州靜了一瞬,氣笑了。

「膽子不大,火氣倒是大,知道惹了瘋狗是什麼下場,還要招惹?」他說著數落她的話,卻直接俯身將她打橫抱起。

他本就高,南枝被他抱在懷裡輕輕鬆鬆。

上車後,傅寒州並沒有將她放下,她幾乎是坐在他腿上。

她也有試圖坐到一邊去,但剛開始動,傅寒州凌厲的目光就掃了過來,「南小姐,沒事不要在男人身上亂蹭。」

南枝簡直無話可說。

「傅總剛才不是走了么。」

傅寒州挑眉,「你很關心我的動向?」

「……」

「剛才在路口,別人說走的那輛賓利,是你的車。」

他車有那麼多,她哪記得住到底哪輛是哪輛?

「我一直在這。」傅寒州幽幽道。

南枝點頭,「今天謝謝你。」

傅寒州突然失去了跟她談話的興趣,語氣也冷了下來,「又不是刻意為了你停在這,不用說這個。」

他只是覺得心煩意亂,在這發獃而已,確實沒故意等。

南枝聽他這麼說,也不知道說什麼了,車廂內一陣尷尬。

司機在後視鏡里看了他們好幾眼,最後硬着頭皮問道:「傅總,回家?」

《沉溺愛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