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科幻小說›陳風唐瑾萱
陳風唐瑾萱 連載中

陳風唐瑾萱

來源:外網 作者:道門第一天婿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科幻小說 道門第一天婿

他是龍國最神秘的道門門主!右手神針懸壺濟世,左手神功掌乾坤!三年前,為了報答少年時的恩情,他自我封印,成為贅婿。在這三年里,他為丈母娘一家做牛做馬,但最後卻連一條狗都不如!還被妻子戴綠帽!最後妻子事情敗露,一查之下,他發現錯認恩人。終於,他一怒之下,解開封印,王者回歸!展開

《陳風唐瑾萱》章節試讀:

申城北郊,陳風站在一個很老的小區房子外面,背影蕭索。
砰砰砰!
他伸手敲門,沒多久,大門打開。
一個女人出現在陳風的面前,那毫無瑕疵的面容,以及無可挑剔的身材,可謂是天生麗質。
而女人的輪廓,讓陳風依稀記得,與十五年前有些相似。
然!當陳風看到這個女子的時候,心神遽震!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十五年來,他不知一次幻想過,再次見到她的情形!
但無論如何都想不到,會是個樣子。
因為,女人坐在輪椅上,臉色有些蒼白和頹廢。
「是你?」
女人開口問道:「你來有什麼事嗎?」
她正是唐欣怡的表姐,唐瑾萱。
三年前,陳風與唐欣怡結婚的時候,兩人見過一次。
但自那次之後,再未見面。因為唐,瑾萱母女已經被趕出唐家。
「我就是來找你的,唐瑾萱!」
陳風看着女人的眼睛說道。這雙眼睛依舊清澈的如一雙靈泉,完全不像唐欣怡那般充滿了駁雜污穢!
「真是該死!當年我為什麼沒有注意!」
陳風心痛如刀絞,恨不得抽死自己!
「你……找我?」
唐瑾萱眉頭微蹙,有些不解的看着陳風。
「我……我叫陳風,你還記得,十五年前幫……幫助過的那個少年嗎?」
陳風語氣充滿了自責,以及懺悔。
「什麼?!」
話音落下,空氣登時在這一刻凝固!
唐瑾萱渾身宛如遭到雷殛,巨顫不已!
緊接着,她臉上不斷變換着複雜的神情,有震驚、激動、悲傷,隨後是痛苦。
她目光蘊淚,雙眼通紅,思緒也突然回到了十五年前……遇到的那個『小乞丐』少年。
當時小乞丐驚慌失措的亂竄,身後還有幾人凶神惡煞的人追趕。
情急之下,她帶着『小乞丐』躲進了學校。
事後『小乞丐』握着她的手。認真的說,「等將來我長大了要用八抬大轎娶你進門,以報答救命之恩!」
八九歲的年齡,對這些事,已經懵懵懂懂。
唐瑾萱雖然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但不知為何,心中一直有着隱隱的期待。
是以,在成年後,無論家裡怎麼逼她相親,或者介紹給豪門公子,都被她以事業為重給拒絕。
就在等待中,她突然迎來生活中的噩夢――
有一次,爺爺讓她去陪家族公司的一位重要客戶,差點被侮辱,悲憤之下,她選擇跳樓逃脫。
從四樓摔下去,雙腿終生殘疾,腦部受到重創。
此事發生之後,唐家人不僅沒有伸出任何援手,還將她們一家趕出家族。
父母為了救他,近乎傾家蕩產,還欠下一大筆外債。
而父親在勞累中身染重病去世,只留下一家小小的藥店給母親,這才勉強艱苦度日。
如今,唐瑾萱已經幾乎認命,接受了這樣的命運安排。
但現在,她堂妹的老公突然找來自己,說他就是當年自己救下的『小乞丐』?!
很快,唐瑾萱雙肩聳動,逐漸的抽泣起來。
聲音越來越大,淚珠順着臉頰滾滾流落。
僅僅十幾秒,唐瑾萱已經泣不成聲!
「你…你…你真的是我當年救下的那個小乞丐?你…回來了?」唐瑾萱抽泣的問道。
「是的!」
「瑾萱,對不起!我來晚了!我原本以為你堂妹……」陳風聲音低沉。
正在此時,一個滿臉憔悴的中年婦女聽到女兒的哭聲,尖叫着沖了出來。
「遭千刀萬剮的混蛋!就是你?就是你這個傢伙,害的我女兒!」
婦女雙眼通紅,神情猙獰,順手抄起門口的掃把,就往陳風的身上打。
「你這個混蛋東西,要不是我女兒為了等你,她早就嫁入豪門成為闊太太了!」
「要不是你,她怎麼會被逼的去跳樓?」
「你為什麼?為什麼要把我女兒的一輩子給毀了啊!」
「小混蛋,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婦女正是唐瑾萱的母親,張新菊!
知女莫如母,唐瑾萱一直拒絕家族的說親,她實際上早已知道是什麼原因。
所以,她將這一切罪責都怪罪到陳風的身上。
五年來,丈夫勞累過度死了之後,她便和唐瑾萱住在這破舊的老房子里相依為命。
她恨的不僅有唐家,更多的,還是害了唐瑾萱的那個人。
要不是這個該死的傢伙,她的女兒早就嫁入豪門了。
是以,此時的張新菊瘋狂且猙獰的毆打陳風。她表情悲憤、痛苦。
最後因為過於激動,直接昏厥倒地!
「媽!你怎麼了?別嚇我啊!」
唐瑾萱見狀,慌忙的想要起身,可是掙扎了一下,雙腿根本無法站立。
陳風連忙將張新菊抱進房間,檢查了一下她的脈搏,道:「阿姨過於激動昏迷了,沒什麼大礙。」
「瑾萱,對不起,我來晚了!」
隨後,他看向輪椅上的唐瑾萱,滿臉內疚。
「我……這件事,不怪你……」
此時,唐瑾萱也冷靜了下來,微微搖了搖頭。
害他的人不是陳風,也與陳風無關,所以怎麼能怪人?
「但我恨我自己,當年你救了我,我卻錯認你堂……把恩報給了她!」
「我本應該早點找到你,讓你少受一點苦的!」
「這一切,都是我的原因!」
陳風擺手,滿臉悲痛,看向了唐瑾萱的雙腿。
如今他解除封印,右手神針懸壺濟世,左手道法執掌乾坤!
普天之下,還沒有他治不好的病!
正要說什麼,唐瑾萱再次搖頭,滿臉認命道:「我真的沒有怪你,這都是我的命!」
五年了,跳樓摔成癱子的事,她從心裏已經接受了。
「瑾萱……」
陳風突然上前,來到唐瑾萱的面前,看着她雙眼,然後伸出手。
唐瑾萱微微一愣。
因為跳樓之前的那件事,讓她對男人有着一種本能的恐懼,隔着很遠就害怕。
但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個曾經的小乞丐走在他面前,而且還如此的靠近,居然沒有害怕。
下一秒,陳風的雙手,已經抓住了唐瑾萱的手。
「瑾萱,我發誓,從今天開始,我要用餘生來好好的報答你!」
「我會治好你的雙腿,我會給你補償,我會讓你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你放心,從此以後我來保護你,不會再讓任何人傷害你了!」
陳風目光柔情,話語卻擲地有聲的說道。
聞言,唐瑾萱的雙眼,不禁一陣迷離。
「我不要!」
可突然,唐瑾萱就像是渾身觸電一般,將雙手抽了回來。
儘管她渴望照顧,也渴望愛情。但是她還是無法短時間內,接受眼前的這個男人。
「咳咳咳!」
正在此時,昏厥中的張新菊悠悠轉醒。
看到陳風,她再次暴怒,猙獰的怒斥,「混蛋!你怎麼還在我家?」
「你給我滾,不然我殺了你!」
說完,進了廚房,轉身提着一把菜刀,沖向陳風拚命。
「媽!你冷靜一點,我跳樓的事情,跟人家無關!」
唐瑾萱轉動輪椅,擋在張新菊的面前,目光蘊淚的搖頭。
「就算跟他無關,可這十幾年,他幹什麼去了?」
張新菊大吼,「這個畜生還想報恩?他把恩情都報給你堂妹去了!」
「阿姨,我知道我誤會了。」陳風沉聲道:「所以我現在回來,就是報答瑾萱的!」
「報答?呵呵,瑾萱在醫院裏快死了的時候,你怎麼不出現報答?」
「瑾萱被人快要侮辱的時候,被逼着跳樓的時候,你怎麼不來報答?」
「我們一家負債纍纍,被趕出唐家,面臨睡大街的時候,你怎麼不來報答!」
張新菊聲嘶力竭,一聲聲的質問,宛如響鼓重槌,敲擊在陳風的心臟。
「我……是我的錯!我錯把瑾萱堂妹當成瑾萱……」
「但是阿姨,請你相信我,我以後一定要讓瑾萱成為全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我以我的人格發誓!」
「要是做不到,那就遭天打雷劈,萬人唾棄!」陳風神色肅然,鏗鏘發誓。
「人格?你就這個廢物能有什麼人格!要不是你,瑾萱早就嫁入豪門了,早就享福了,又怎麼可能被那個死老頭逼着去陪客戶,被逼着跳樓!」
「就憑你,又有什麼能力給她幸福?你就是個徹頭徹尾的混蛋,騙子!」
張新菊大罵了幾聲,突然冷笑起來,「好啊!你不是說要報答瑾萱的嗎?那你就娶了瑾萱,你害的她殘廢,沒人娶,那你就好好的養她一輩子!」
「媽,不行!」
「好,我娶她!」
陳風與唐瑾萱同時開口。
「好啊,姓陳的,你敢不敢再發誓,跟我女兒結婚以後,永遠不準拋棄她,一輩子要好好的照顧她!」
張新菊冷笑的看着陳風,咬牙切齒。
「媽,你不能這樣逼他,我的事,跟他無關。」唐瑾萱想要拒絕。
但陳風緊跟着便發誓道:「阿姨,你要是真的願意,我現在就帶瑾萱去領結婚證!」
「我向你保證,娶了瑾萱之後,我會一輩子照顧好她,保護好她!」
陳風說完,便拉着唐瑾萱的手,正色道:「瑾萱,我先帶你去領證,領完證我們就是夫妻了。」
「然後,我幫你把腿疾治好,讓你能重新站起來!」
話音落下,不由分說,也不管唐瑾萱同不同意。
而張新菊也拿來了戶口本。
……
一個小時候,陳風推着輪椅,帶着唐瑾萱走出了民政局大門。
她手中拿着一個紅色的小本,到現在,都感覺像是做夢一般。
自己竟然真的和陳風領了結婚證!
而且,還是當年救下的那個『小乞丐』!
或許真的是緣分吧!
唐瑾萱內心五味成雜,很是複雜。
「發什麼呆呢,走吧。」陳風柔聲道。
「我……我只是感覺像是在做夢。」唐瑾萱嘟了嘟嘴說道。
原本,她早已對婚姻不抱任何希望,當年也只是可憐陳風這個『小乞丐』被幾個兇惡的人追着,才忍不住將他帶進了學校躲藏。
既然陳風想要報答她,讓自己安心,那就這樣吧。
「當然不是做夢。」
陳風柔聲一笑,「不但不是做夢,我還能把你的腿治好,讓你重新站起來。」
「真的?」唐瑾萱聞言,一陣驚喜。
不過她的表情很明顯,更多的是不相信。
陳風正打算跟她解釋什麼,突然一道熟悉且讓他厭惡的聲音傳來。
「咦?這不是陳風那個死舔狗,怎麼跟這個殘廢在一起了?」
「你舔完了我,又跑來舔我這個殘廢表姐了?」
「來來來,既然你喜歡舔,那就過來把本大小姐的鞋子給舔乾淨。」
「只要你能舔乾淨,說不定我還能可憐你們一下,在爺爺面前說幾句好話,把這個殘廢接回家。」
陳風轉頭看去,眉頭一皺。
只見唐欣怡站在一輛豪車面前,宛如喚狗一般的指喚着陳風。
而唐瑾萱看到表妹之後,不僅有些畏懼,更多的還是自卑。本能的握緊陳風的手。
當年,唐瑾萱還沒有殘廢的時候,容貌傾城,在整個唐家無人能比。
唐欣怡心中一直對此無比的嫉妒,所以,在唐瑾萱一家被趕出唐家之後,她便對唐瑾萱一家各種刁難。
這時,唐欣怡見陳風沒有理會,頓時不耐煩,怒道:「姓陳的,你這隻舔狗,沒聽到本大小姐的命令?」
「再不滾來,你連戴綠帽的機會都沒有!」
一開始,陳風心中還有怒氣,但此時,他看了看唐欣怡,又看了一眼唐瑾萱,平靜了起來。
他漠然道:「唐欣怡,我已經告訴你了,我們之間不再有半分關係。」
「現在,我的妻子是唐瑾萱。」
「你沒有資格再對我呼來喝去!」
唐欣怡聞言,先是一愣,然後不敢置信的冷笑,「姓唐的,你是不是腦殘?」
「還是說你愛好變得扭曲?」
「先是甘願被帶三年綠帽,現在又跑來去找一個殘廢?」
說著,滿臉鄙視和不屑。
而唐欣怡更多的是感覺到一股羞辱敢,她認為陳風肯定是因為自己跟他攤牌了,所以報復自己,才跟她的癱子表姐領證。
說穿了,就是在故意噁心她!
這時,剛剛下車的喬世偉聽到陳風的話,當即冷笑着道:「領證?」
「你特么的這是飢不擇食了嗎?」
「找了個殘廢,我估計你晚上做那事都做不了吧,哈哈!」
聽着兩人一而再再而三,稱呼唐瑾萱一口一個廢物或殘廢。陳風臉色頓時陰鷙下去。
說他沒關係,以自己道門之主的身份,不會跟這種人計較。
但是說他妻子,絕對不行!
「找死!」
當即,陳風身形一閃,出現在兩人的面前,伸手一揚――
啪啪!
伴隨着兩道清脆的響聲,喬世偉的笑聲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聲慘叫。
他登時踉蹌倒地,左右兩邊的臉頰上清晰的印着一個五指印。
「你特么的敢打老子?!」下一秒,喬世偉幾乎是怒吼咆哮。
他簡直不敢相信,一直都是廢物舔狗的陳風,竟然敢出手打他?
「偉哥,你沒事吧?」
唐欣怡一驚,連忙跑過去將喬世偉攙扶起來,同時對着陳風怒斥,「廢物,你竟然敢打我偉哥?你想找死嗎?」
「還不快滾過來給偉哥跪下道歉!」
說完,就要衝來抽陳風。
啪!
然而,唐欣怡的手剛剛揚起,便被陳風一把抓住,「唐欣怡,看在你堂姐的面子上,我這次只教訓喬世偉!」
「你要是再敢犬吠,別怪我動手打女人!」
話音落下,他渾身突然瀰漫出一股凌厲的氣勢。
唐欣怡頓時起了一身白毛汗,驚嚇的將話全都堵在嗓眼。
連一旁的喬世偉,都渾身一顫。剛才陳風的那股氣勢,他只有在見到那些大人物的時候,才能感覺到。
但陳風這個綠帽男,怎麼會有這種氣勢?
「陳風,我們回去吧,別惹事。」
正在此時,唐瑾萱拽了拽陳風的胳膊,有些膽怯的說道。
陳風想了想,不願意在妻子面前動武,這才甩開唐欣怡,推着唐瑾萱離開。
直到許久之後,唐欣怡才回過神,感到內心一陣憋屈,破口大罵,「姓陳的,你這個死綠帽男,你給我等着!」
「這個仇,我一定要報!」喬世偉也沉着臉,目光怨毒。
「偉哥你放心,我現在就打電話給我哥,讓我哥斷掉唐瑾萱她媽小藥店的供貨!」
唐欣怡目光陰鷙,「我要這一對狗男女,跪在我們跟前求我們!」
說完,她立刻撥通了自己的大哥唐兵的電話,將剛才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目前,撐起唐瑾萱一家的生活,也就是在城北的那家小藥店。
只要將貨源掐斷,那個小藥店什麼都賣不了,倒閉也是遲早的事情。
等唐瑾萱和陳風走投無路的時候,必然會來跪求他們。
喬世偉聞言,這才壓下了心中的怒火。
「好,那我們就先去給你爺爺挑選一份七十大壽的賀禮。」

《陳風唐瑾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