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病態佔有,褚總嗜她如命
病態佔有,褚總嗜她如命 連載中

病態佔有,褚總嗜她如命

來源:google 作者:曼妙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吳姷 現代言情 褚卿

【追妻火葬場看似文弱女主佔有慾很強男主】他們的關係不明,但他在心裏,她會一直依偎在身邊直到,有人出現在她生活里,一切似乎都亂了向來清冷淡漠的他,不得不改變態度,引起她的注意展開

《病態佔有,褚總嗜她如命》章節試讀:

還有,她的人生剛剛開始,要背一個泄露信息黑鍋,她承受不起,也不甘心。

「說說你昨晚在哪兒,我們去核實。」

吳姷抿唇,她不敢說昨晚這個時間段和褚卿廝混。

那樣的話自己落下個小三的罵名。

而且,褚卿說過,不讓外界知道他們關係。

想想媽媽,想想平靜的未來,她垂下眼眸,思忖片刻,「……我,我有嗎?」

保衛科主管挑眉,「不說也可以,我們就當是默認處理。但,你考慮好。」

聽得出,保衛科主管有意提醒她,這事一旦認下,就很難再有迴旋餘地。

從保衛科出來,吳姷往大廈通道望去,通道的另一頭就是總裁辦公樓。

保衛科主管給她一晚上考慮時間,明天必須要回復。

「吳姷,你真的泄露信息?」沈方怡突然從通道拐角出現,踩着高跟鞋優雅的走過來。

來來往往的同事,不禁紛紛回頭看過來。

吳姷想馬上逃走,可腳偏偏移動不了,她定定的站着,一言不發。

現在一切解釋都很蒼白,唯有拿出證據,才能說服。

「不好意思,我,我有點不敢相信。」沈方怡歉意道,又關心她,「到底怎麼回事,你跟他們說清楚了嗎?」

想起保衛科主管剛才問的話,吳姷甚至和沈方怡對視,她搖了搖頭,「沒事,謝謝關心,我先去工作了。」

這時候公司怎麼可能讓她工作,去了還不是干坐着。

沈方怡拉着吳姷的手,被吳姷輕輕拂開,兩人沉默數秒,吳姷先借口離開。

回到辦公區,確實沒什麼可以做的。

其他人在大會議室,跟金慧說說笑笑,唯獨把她排除在外。

吳姷拿上自己東西,提前下班回家,到家門口平復好情緒,打開門。

想好怎麼跟媽媽解釋提前下班的借口。

推門進去之後,屋裡很安靜,她里里外外找了個遍,沒找到吳女士。

「媽……」

「媽?」

吵到隔壁鄰居,老太太拉開門伸出腦袋,溫和道:「你媽媽騎電動車出去買菜了。

我在樓下碰到,勸她在附近小攤上買,她非要去大超市,說是買排骨。」

「謝謝奶奶。」吳姷道了聲謝,又問,「她去哪個超市了,您知道嗎?」

老太太皺眉,「我看朝華新街方向去,應該是去商場大超市了。」

「謝謝。」吳姷立馬猜到是哪個超市,她鎖上門,一邊打電話一邊下樓找人。

媽媽的狀態時好時壞,萬一出了事,她怎麼辦?

打車到超市門口,發現路邊圍了不少人,透過縫隙看到吳女士站在一輛紅色跑車前,正手足無措。

旁邊有個綠頭髮男人,看樣子是車主。

「媽…」吳姷跑過去擠進人群,吳月林見她趕來,又是欣喜又是歉意。

「你怎麼不回家?」

吳月林剛要開口,綠頭髮男人**來一句,「你是她女兒?看到了嗎,她把我車剮蹭了。」

說話的時候眼睛上下打量,滿眼色迷迷的。

還真是幸運,能遇上這麼漂亮的妞,這回值得,想怎麼為難就怎麼為難。

吳姷忽略男人眼神,看向跑車,果然電瓶車靠在跑車上。

剮蹭不至於,碰上是真的碰到上面了。

吳月林騎車轉彎,正好有車拐過來,她的車子就靠在跑車上了。

好在她躲得及時,從車上跳下來了,撿起地上掉落的排骨,裝進袋子里,死死攥住。

「不好意思,我媽媽不是故意的,你們要多少錢?」吳姷看向綠毛男生,再看看他旁邊兩個男生。

三人皆是微笑,打一樣的心思。

今晚他們要帶走個尤物去玩玩。

其中一個湊到綠毛男人跟前,笑的下流,「謝少,這麼好看的美女,怎麼能要錢呢?」

謝少繁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三天兩頭的換女友。

仗着有錢,為所欲為。

「不打不相識,美女這說明咱們有緣分。」

謝少繁伸手過來,吳姷抿了抿拉着媽媽,擋在前面,她並沒有握手,知道這些人打的什麼主意。

不過她也放低姿態,「修車費用我們出。」

「你們出?」謝少繁譏笑,「這是何必呢,都是朋友了,還講什麼錢。只要,你賞臉一起吃個飯,這事就算過去了。」

說著靠近她們。

一看她們穿着廉價衣服,很平民打扮,謝少繁更肆無忌憚,一手挑開吳姷臉上碎發。

還要捏她的臉,被她躲開。

「你混蛋。」吳月林突然從女兒身後出來,上去給了謝少繁一記耳光,「不要臉。」

她的女兒,怎麼可以允許混混在街上調戲。

那是她的寶貝,不能被褻瀆。

謝少繁被打懵,愣了幾秒,「他媽的打老子。」揚起手打下來,吳姷一把截住。

她力氣不大,是謝少繁沒料到,她會反抗。

「好啊,給臉不要臉。」謝少繁沒打着,又狠狠一巴掌下去,吳姷抱住媽媽頭,自己被中重重一耳光。

耳膜嗡嗡響,她只看到謝少繁嘴巴如同馬桶翻蓋似的,上下合動。

見她被打,吳月林怒火中燒,就要上去打人,被吳姷死死抱住。

「媽媽沒用。」

吳姷恢復聽力,擰眉看着三人,「這次該扯平了吧?」

感覺自己深陷漩渦,被洪流狂卷着前行,完全失去自己方向。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扯平?」謝少繁冷笑,「你是沒聽到我剛才說的話嗎?我說,這輛車維修費十萬,拿出來這事算了。」

《病態佔有,褚總嗜她如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