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奔赴落日
奔赴落日 連載中

奔赴落日

來源:google 作者:捌月拾六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德拉科 捌月拾六

德拉科在魁地奇比賽上被鬼飛砸中腦袋擊暈,醒來後意外獲得未來記憶的德拉科·馬爾福,痛定思痛,決定做一個合格的反派,做反派就要有反派的樣子展開

《奔赴落日》章節試讀:

summary:德拉科·表面溫和·內里瘋批·純粹反派·馬爾福

德拉科喝下一口咖啡,不動聲色地看着格蘭芬多三人組自以為是地避開人群在長桌角落竊竊私語。

幽靈的晚宴,呵,不愧是愚蠢的格蘭芬多。

潘西看着不自覺翹起嘴角,微眯着眼睛的德拉科,德拉科的心情很不錯。

自從德拉科不再去格蘭芬多找救世主三人的麻煩之後,潘西多了很多時間可以觀察德拉科。

可以說,德拉科今天一天的心情都很不錯,連今天去上課的路上被神色匆忙的女韋斯萊撞到後都沒有出言諷刺,反而還溫和地扶了一下那個女韋斯萊,體貼地側身讓開了路。

那可是德拉科最看不上的窮鬼韋斯萊家的最小的女兒,金妮·韋斯萊。

潘西覺得今天德拉科心情好的有些不正常了。

「德拉科,你今天心情很不錯?」潘西狀似無意地問。

德拉科輕微皺了一下眉,不過他很快擺上了特有的貴族假笑,灰藍色的眼睛望向潘西,「今天難得天氣不錯。」

今天是萬聖節,他確實有些開心和期待。

但他沒想到潘西對自己情緒的變化這麼敏銳,這可不是個好消息。

潘西像被蟄了一下似的有些坐立不安,她看得很清楚,德拉科灰藍色的眼睛裏完全沒有笑意,「是,是啊,天氣不錯。」

布雷斯抬頭看了看窗外陰沉沉的天空,連一絲陽光都沒有,他想起上午魔葯課無意間看見德拉科藏了一瓶魔葯放進袖子里,在斯內普教授的注視下面色不改地出了教室,很識相的沒有說話。

行吧,真是個好天氣。

西奧多沒有說話,他往自己的麵包片上抹了一些蘋果醬,他看到了德拉科在走廊拐角聽見格蘭芬多那個麻種女巫答應去參加差點沒頭的尼克的宴會後露出的滿意的笑容。

德拉科站起身,滿意地看了看仍然沉默的西奧多·諾特。他喜歡嘴巴嚴實的人,諾特確實是一個合格的斯萊特林。

萬聖晚宴如期而至,德拉科來到大廳時,藉著身邊的人形骨架狀的蛋糕作為遮擋物,往格蘭芬多那邊仔細看了一圈。

很好,除了格蘭芬多一如既往狂放難看的吃相,救世主三人組和女韋斯萊都不在。

德拉科坐上高爾和克拉布為他準備的座位上,漫不經心地拿起一杯血漿一樣的飲料,白凈的手指有節奏地輕叩着椅子的扶手。

他上午灑在女韋斯萊身上的追蹤魔葯應該發揮作用了,**控的女韋斯萊可謂是行蹤莫測,他試圖跟蹤過她,但很快就會跟丟。

不過沒關係,現在只要他想,揮揮魔杖就能確定女韋斯萊的位置。

他得拿到那本從他父親手裡流入霍格沃茲的黑魔王的日記本。

布雷斯覺得德拉科的心思並不在晚宴上,他手邊放着的飲料並沒有喝,微閉着眼睛用右手輕敲着他的椅子扶手,德拉科給他一種在等時間的感覺,比如說等晚宴結束。

晚宴即將結束時,霍格沃茲二樓突然傳來一陣尖叫!

德拉科睜開眼睛,看着教師席的鄧布利多和斯內普開始往二樓趕後,他才起身理了理衣袍,拍了拍還在狂吃的克拉布和高爾的肩,給了西奧多一個跟上的眼神,不緊不慢地走在了教授們的身後。

費爾奇的貓被定在牆壁的燭台上,而哈利·波特三人就站在那隻叫洛麗絲的貓的下方。

鄧布利多安撫着暴怒的一直在叫囂着要殺了哈利·波特的費爾奇。

圍觀的學生看起來很驚慌,牆面上被寫着還在蜿蜒的血字。

『密室被打開了, 與繼承人為敵者,警惕。』

鄧布利多表情嚴肅的看着牆上的血字,他先是讓各學院的年級級長帶學生回去睡覺,然後把哈利·波特三人帶去了校長辦公室。

德拉科不關心後續發生的事情,只要這個造成恐慌的密室順利出現就已經達到他目的的一半了。

「潘西,布雷斯,讓所有人都回斯萊特林休息室,記住這段時間不要在晚上單獨外出。」

密室里的蛇怪可不會瞪着它能殺人的大眼睛來判定你是不是純血,絕對的安全要掌控在自己手裡。

「德拉科,那你不和我們回休息室嗎?」潘西有些擔心,雖然被石化的只是只貓,但是這已經表明了現在的霍格沃茲不安全,德拉科不應該單獨行動,尤其還是在晚上。

德拉科轉頭溫和地對潘西笑了笑,月光剛好穿過窗檐照在德拉科的臉上,德拉科左右臉剛好一半在光下,一半在陰影下,「我找哈洛特教授有些事情。」

或許應該找個時間和帕金森聊聊,直覺太敏銳的女生只需要在最恰當的時候給出建議。

布雷斯拉住還想說話的潘西,避過了德拉科看向他的目光。「太晚了,我們該回去了,德拉科你記得早點回來,晚上院長可能會清點人數。」

看着德拉科走向遠處的背影,布雷斯確定剛剛的德拉科心情很不好,灰藍色的眼睛在月光下泛着冷意,另一隻眼睛則藏在陰影里,像一條蛇一樣陰冷的注視着每一個人。

德拉科不喜歡別人窺視他的私人空間,哪怕是好意。

布雷斯從不相信人會在短時間內發生很大的變化,但德拉科打破了他的認知,從德拉科消沉在宿舍不吃不喝兩天,然後打起了精神後,德拉科就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雖然他還在慣用着他以前純真又頑劣的笑容,擺着他馬爾福最高貴凡人都不配的表情用鼻孔看人,但是,布雷斯覺得這更像德拉科給自己的偽裝。

從前只一眼就能被看穿心思的灰藍色眼睛現在就像靜謐的深不可測的海水,根本讓他猜不透德拉科心裏在想什麼。

這幾天因為誤食魔葯躺進醫療翼的沙菲克、弗林特、布萊奇等人,布雷斯分析他們的共同點,那就是在不同的時刻卻同樣的冒犯到了德拉科。

沙菲克看不慣德拉科自視高傲佔據斯萊特林中心位之一的樣子,諷刺了德拉科就是有一個好姓氏。

布萊奇是在魔葯課的時候走神不小心炸了坩堝,濺了沒有防備的德拉科一身失敗品魔葯藥水。

弗林特的情況比較嚴重,畢竟他現在還躺在醫療翼,他為他魔法部的父親打抱不平,咒罵了德拉科的父親盧修斯·馬爾福。

德拉科現在簡直就是一個完美的斯萊特林。

令人驚奇的變化,讓布雷斯忍不住想知道德拉科消沉的那兩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不過幸好他直覺感覺到的危險阻攔了他的好奇。

德拉科在八樓的巨怪棒打傻巴拿巴的掛毯對面集中精力想他需要一個藏東西的地方,然後三次走過那段牆,很快牆上便出現一扇非常光滑的門,德拉科推開門走了進去。

「多比」德拉科打了個響指。

多比立馬倒在德拉科面前,德拉科變出一個柔軟的沙發,從已經快奄奄一息的多比手裡拽出了那個仿製的斯萊特林的掛墜盒。

『致黑魔王:

我知道 當你讀到這封信時,我已經死了,但是我想讓你知道:是我發現了你的這個秘密,我已經拿走了真的魂器並將它儘快銷毀。

我甘冒一死,為你遇到命中對手時只是個血肉之軀的凡人。』

R.A.B

德拉科坐在沙發上看着手裡的紙條有些感慨,雷古勒斯·布萊克,他的小堂舅,確實是個英雄,永遠純粹,為了布萊克家族。

「哈利·波特…」多比在無意識的呢喃。

德拉科看着這個本來專屬自己的家養小精靈,聽着主人告訴他的救世主的童話故事,背叛了主人,投靠了救世主。

家養小精靈的第一要務就是忠誠。

多比顯然是個不合格的家養小精靈,不合格的東西就應該被清理。

就像不合格的自己一樣。

「哈利·波特會感謝你的,多比,你幫了他大忙。」德拉科輕柔地聲音好像天籟一樣傳入多比的耳朵。

「哈利·波…」多比提起精神想說的話還沒說完,就永遠地閉上了嘴。

躺在地上的多比瞪大着雙眼咽了氣,它的心臟處插着一把銀色把手的尖刀。

德拉科對着自己的右手來了個清水如泉,然後從懷裡抽出手帕仔細擦着自己帶血的手指。

要不是用魔杖會被檢測出他用過的魔法,他才不想多比這個低等醜陋的生物的血沾染一個高貴的馬爾福。

哈利·波特應該感謝的是我。

沒有了多比,哈利·波特至少在後天的魁地奇球場上不會被鬼飛球追着滿球場跑,更不會被愚蠢的哈洛特逮到機會用他那個粗糙的魔法抽掉了他的骨頭。

傳說中家養小精靈是煉金產物,不過,德拉科想,餓了很久的蛇怪應該是不會介意食物的口感的。

希望哈洛特能爭取到他的決鬥俱樂部,畢竟他也只有這點作用了。

魁地奇比賽過後哈利·波特的迷弟科林·克里維就會被石化。

德拉科扔掉手裡的手帕,給插在多比身上的水果刀一個消失咒。

哈利·波特是個蛇佬腔。

德拉科回想起所有人都疏遠哈利的畫面。

呵,格蘭芬多的友誼,多可笑。

多好的一個接近救世主的機會。

只要他表現的好一點,柔和一點,和他們道個毫無誠意的歉,格蘭芬多沒腦子的巨怪們都會原諒他以前小打小鬧的過錯。

畢竟是情感充沛的格蘭芬多。

德拉科望向角落那個有些老舊的小方形柜子。

漫天的厲火充斥這間房間的記憶湧上腦海,被命令必須拿到的冠冕,燒死在火海里的克拉布,和救世主伸過來的救他出火海的手。

不要急,德拉科,一步一步來。

馬爾福家現在是以後也會是整個魔法界最高貴古老的純血家族。

《奔赴落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