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仙俠修真›被退婚後我撿了奴隸期的攝政王
被退婚後我撿了奴隸期的攝政王 連載中

被退婚後我撿了奴隸期的攝政王

來源:外網 作者:陸清淺秦二郎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陸清淺秦二郎

見她冒着風雪來給自己請安,陸夫人忍不住出聲輕斥道:這麼大的風雪還過來請安做甚?午時用飯再一併請了也無事。 因着常年吃藥,.........展開

《被退婚後我撿了奴隸期的攝政王》章節試讀:

小編給各位帶來的最新小說《被退婚後我撿了奴隸期的攝政王》講述的陸清淺秦二郎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簡介:... 見她冒着風雪來給自己請安,陸夫人忍不住出聲輕斥道:這麼大的風雪還過來請安做甚?午時用飯再一併請了也無事。 因着常年吃藥,陸夫人的臉色有些蒼白,方才我聽着前廳有些吵,可是出了何事? 陸清淺移步至床前坐下,拉着陸夫人的手輕聲道:也無甚大事,只不過有個下人犯了事,女兒將他打了一頓發賣了出去。 瞧着陸清淺一臉疲色,她知道這段時間陸清淺一直在忙着鋪子上的事情。 陸夫人伸出手替她將兩鬢的碎發別到耳後,面帶憂色的看着陸清淺,若是娘身子骨硬朗些也可以替你分擔些,我家淺淺也不至於這樣累。 阿娘,女兒不累。陸清淺說著話便將身子依偎在陸夫人的懷裡,爹爹前兩日來信說年前便能回來,他跟大哥這次還順道去了泊來國,他們說那裡的人都是金髮碧眼,個個都身高八仗。而且他們說的話都與我們不一樣,爹爹說那叫洋文。 我家淺淺若是個男兒,定然比你爹爹跟大哥還有本事。 我才不要做男兒呢,我要做阿娘一輩子的女兒,哪兒也不去就陪着阿娘。 陸夫人瞧着她這般撒嬌的樣子,輕點了一下她光潔飽滿的額頭,笑罵道:便是阿娘願意那秦家也不願意。 聽到秦家兩個字陸清淺臉上閃過一絲不自然,她佯裝生氣從陸夫人的懷裡退了出來。 陸夫人笑宴宴的望着她,道:昨天秋哥兒是不是又惹着你了? 說起陸行秋,陸清淺臉上帶了些慍怒,秋哥兒最近越發荒唐了,女兒今早將他送去了莊子上。 陸夫人雖然心疼但是也知道,玉不琢不成器的道理,送去也好,希望這次他去莊子上能夠好好反省反省,磨磨他的脾氣。 正巧這個時候丫鬟端着葯湯走了過來,陸清淺接過葯碗放在嘴邊吹涼,才遞給陸夫人。 喝完葯陸夫人有些昏昏欲睡,陸清淺便起身離開了。 是夜。 陸清淺此時臉頰慘白,額頭上也滲出了豆大的汗珠。 忽得一道悶雷聲乍起,將陸清淺從睡夢中驚醒,她才發覺自己此時渾身都已濕透。 這時半夏提着夜燈走了進來,見她面色慘白立馬說道:奴婢知道小姐害怕雷聲便趕緊過來了,可要尋個大夫過來? 不用,若是阿娘知道了又該擔心了。 陸清淺叫半夏替她倒了杯涼茶,冰冷的茶水下肚心頭那抹難以平復的躁動才漸漸得以平息。 她將半夏屏退,回想着夢中的場景,陸清淺眉頭緊鎖。 她夢到那個被陸行秋打傷的少年,幾年後竟然搖身一變成為了權傾朝野、玩弄皇權的攝政王。 而他得權的第一件事,就是瘋狂收拾當年欺負過他的人,手段瘋狂且殘忍,這其中也包括了陸家。 回想起夢裡那人報復陸家的手段,陸清淺又是嚇出了一身冷汗。 若真是如此昨日陸行秋便將人得罪個徹底,還好這人如今還在陸府,陸清淺決定明日便派人好生照看着,萬萬再不能惹着他不高興。 伴着重重不安,陸清淺一夜輾轉難免。 翌日。 陸清淺剛想着去外院就被丫鬟告知,昨天那個受傷的少年不知何時已經走了。 她只好派了人去尋那少年的下落,到時候賠罪也好討好也罷,希望她所做的一切還為時不晚,只盼着那人日後當真登上高位莫要為難陸家。 揣着一肚子心事的陸清淺還未來得及喘息,這時迎面走來一個小有丫鬟面帶喜色着說道:小姐大喜,秦家二少爺高中探花了,秦家派了人來報喜,夫人吩咐奴婢喊您去前廳呢。 因着陸清淺與秦家二少爺的婚事在陸府也不是什麼秘密,大家都默契的認為只要秦家二少爺高中,便是他娶陸清淺的時候,所以當秦家人來報喜的時候,陸府上下都充斥着喜氣。 陸夫人知道後,特意叫人給她上了妝,還塗了些艷紅的口脂來遮蓋她那因病而蒼白的臉色。 半夏聽着也十分替她高興,小姐,奴婢就說姑爺這次一定會高中的。 半夏自顧自地說這話,全然沒有發現陸清淺臉上凝重的神情。 無端的又想起了前兩日做的那個夢來,於是她頗為緊張地問道:你可知是何人來報的喜? 回小姐,是秦家二少爺的嫂嫂,秦大奶奶。 聽到這話,陸清淺身形一晃沒站穩差點摔倒。 半夏連忙將她扶住,才看出陸清淺臉上的凝重,小姐您這是怎麼了? 陸清淺搖了搖頭,扶着半夏的小臂腳步飛快地朝前廳走去。 腦子裡不斷回想着前兩天夢中的場景,在夢裡秦家也如今日這般派了秦大奶奶前來報喜,陸家本以為是喜上加喜的事情。卻不料秦大奶奶當天話鋒一轉,突然從報喜變成了退婚。 陸夫人當即便發了好大一通火叫人將秦大奶奶趕了出去,沒想到還是被退婚一事氣的久病不起,沒多久便撒手人寰。 陸清淺越想越覺得後怕,若真是如此,那麼陸清淺勢必要安撫好陸夫人的情緒,不能叫她有半點閃失。 約莫一盞茶的功夫,她的身影便出現了前廳門口。 入眼便瞧見一位身形微胖的婦人,此人正是秦二郎的大嫂秦張氏。 只見她面帶淺笑對着端坐在一旁的陸夫人說道:這些年二郎多虧了陸老爺跟陸夫人的善待,若非你們心善幫助秦家頗多,二郎也沒辦法安心求學,一次就能高中。 陸夫人也微笑回應着,是啊,如今二郎高中了,我這心裏也着實替他高興,而且他跟淺淺也算是苦盡甘來了。 聽着陸夫人的話,秦張氏面上的笑都有些凝住了。 她端起手邊的茶杯放在嘴邊吹了吹,輕呷了一口才悠悠地說道:我今兒來還有件事要跟夫人商議一下。 二郎高中探花本該是喜事,可誰知他竟然入了京城貴人的眼,那貴人說了在她未進秦家的大門之前,二郎是不能成婚的,便是納妾也不行。 所以我便想跟夫人您商議商議,二郎跟淺淺的婚事能不能先退了?等日後二郎在京城站穩了腳跟,我在叫他把淺淺接過去。

《被退婚後我撿了奴隸期的攝政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