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被逼分家後,我靠祖宗託夢成首富
被逼分家後,我靠祖宗託夢成首富 連載中

被逼分家後,我靠祖宗託夢成首富

來源:google 作者:衣彩姐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姜葉 玉清

農家女姜葉初醒之時,得知憨爹姜大郎遭遇極品親戚無情賣地捲款分家全家僅餘一畝田地,銅板是半枚不剩!這讓人咋活呀?「爹爹別難過,娘親不怕哈,我們有太公公指路,想不富都難吔…」為了脫貧致富,小姜葉擼起袖子立馬搖旗吶喊,「不怕,我有姜太公指路!」哈!村長大人,這些都是我太公公夢裡交代的…一不小心聲勢造得有點大哈,怎麼把太上皇給招惹過來了?…什麼?自己曾施了一飯之恩的小少年竟然是皇子?阿清小子,你、你、你居然騙我……展開

《被逼分家後,我靠祖宗託夢成首富》章節試讀:

「爹,你先看着別動啊,我回家取東西,得罩着它腦袋,要不這畜生傷人呢!」

「好,再帶個繩,得拴上它,這個東西可不老實哈。」

可偏巧現在的農人都在田裡呢。

想找個得力的幫忙,都找不到人。

唉!

急匆匆奔回家,「娘,太公公又送貨了,我來看門,坑裡有頭半大野豬!你帶上傢伙去幫忙吧。」

趙氏忙帶上繩,背了個筐,拿了鐵釵和鍬上山了。

「娘、娘,帶寶寶一起去…」

「娘抱、抱…」二寶三寶忙不迭地往門口奔,一心想跟着娘親看看外面的世界。

「阿姐抱,乖寶啊…」阿葉抱起幺弟,拉着二弟在院門口玩耍。

等兩口子拖着嗷嗷叫的野豬回來的時候,身上都已掛了彩。

野豬可兇悍着呢!

兩寶縮着腦袋躲在姐姐身後偷看,明明有些害怕,卻偏偏不肯回屋。

這個從來沒有見過的黑東西好醜好凶哦!

「嗷、嗷嗷…」哈,三寶疑是在學野豬叫呢,這小子。

凶貨是帶回來了,可現在怎麼辦啊?

家裡可沒有豬圈,你要殺了它吧,這頭豬半大不小,明顯還未長成呢!

鄉戶人家對待半大幼崽是下不去手的。

那只有養着它了。

把這頭野豬放進養兔的房間。

就一直捆着,否則它不老實。

罩着豬腦袋的筐得拿下來餵食。

吃了東西,這傢伙更有勁折騰了!

怕驚着兔子,正好這幾天天氣好嘛,連忙把兔子窩拎出屋放在院角透氣。

當天姜大就捲起袖子,在後院原先的雞窩處砌了豬圈和兔窩。

隔天太公公就託夢了!

說挂念大孫孫受了傷嘛,山上藏了銀子讓買些藥膏塗上。

剩下的去買頭母豬,給這野豬配種做個伴!

等取了銀子,阿葉就發現這個憨爹,居然虎目有淚,隱隱眼眶發紅了!

由於自己老是夢到太公公,爹也變成了有人疼的娃。

如今倒不咋發脾氣了。

估計以往老是被忽視嘛,自個求關愛的方式又不討巧,當然越來越急躁,也越來越被針對啦!

等夫妻倆抹了藥膏,拎了只灰兔去村長家。

村長婆娘可開心了,立馬拍了心口說包在她身上了。

村裡人要想買賣個啥,都來通過村長,這樣容易做成買賣,也不會被坑。

母豬買回來的時候,豬圈早已經吹乾了。

正好放置食物給這些牲畜進食。

先讓兔子搬去新窩,然後才拖了這黑東西去豬圈。

一路乾嚎着,身上毛髮猶如刺蝟一樣全部矗立起來!

直到放進豬圈裡,兩頭豬四目相望。

野豬:咦?這個是什麼稀奇物種?粉白的背上鑲着幾朵黑花?俺還從來沒有看到過花皮的豬呢。

花豬:這個黑東西生得好醜哦,凶凶的眼神、尖尖的嘴,一看就不是好東西,此物絕非善類!俺還是躲遠點好。

姜大郎一打開捆綁的繩結還沒等跑出豬圈,野豬的靈敏性就開發了,這貨立馬跳起帶着已鬆散地束縛往豬圈牆上竄蹦。

有機會先蹦出去再說,相對異性還是自由來得更重要些!

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單戀一花豬!

嗷嗚!野豬猛摔地上,一臉懵逼地盯着圍牆瞅。

這個豬圈可比旁人家的要高不少,大郎兩口子主要害怕關不住這個凶物。

花豬:啥意思啊,自己長得有多醜是不知道嗎?我還沒有嫌你丑呢,你居然嫌棄我?

我知道豬世界的雄性很是吃香的啦,配種都是收費項目啦!

可是這才第一次見面啊,你至於想不開去撞牆嗎?

你說你這輩子見過長得像我這麼標緻的豬嗎?真是的!

俺現在情願對着豬圈的牆看也不想瞄你了,太傷自尊了。

野豬的身上其實已經被繩子捏出了深深的勒痕。

趙氏還是不放心地拿着個長鐵叉子慢慢對着它叉去!

沒一會兒,野豬還是翻身爬了起來,抖了抖身上的毛髮,哼笑一聲,就開始頂着鐵叉把那頭青年母豬逼入牆角旮旯里。

既然走不成,那就聊聊唄!

花豬:走開,我不想跟你聊。

黑豬:花花?大妹子?哎呀,不對呀,你這是生氣了嗎?

花豬:我可比你大,別沒大沒小的。哼,你剛剛不就是想讓主人牽着你到處去配種嗎?我也沒有想巴着你,你至於這樣想不開去撞牆嗎?

黑豬:啊,花大姐!真是天大的誤會啊,我是那種想不開的豬嗎?我本住在黑崖山裡,那裡有我的父母兄妹,我剛剛只是想回家而已。

你懂我的心思不?

花豬:啊?是這樣子,怪不得你跟我們長得不同呢,那我剛剛錯怪你了。

……很快豬圈裡就傳出了奇異的豬叫聲。

阿葉大着膽子往前走兩步,踮起腳尖想往裡張望。

爹娘忙一臉喜色地退出豬圈關上加厚的欄門,拉着大丫去前院了。

前後院之間的圍牆已經加高了不少,不怕這畜生跑掉。

阿葉愣了半天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

原來兩頭豬好上了!

這對於農家來說是喜事!

預示着家裡未來會有新牲口,新成員。

前院那間關過豬,養過兔的屋子,趙氏打掃了一遍又一遍,開着門窗透氣幾日,專做儲備雜物間。

這幾天阿葉盯着老爹編巴掌大的小兔籠。

姜老大興趣缺缺,經常借口跑去地里看苗。

人家還在地里忙着呢,自己家的已經出了好大一節的苗了!

真是成就感滿滿呢!

阿葉翻了個白眼,我們家比人家早一個月下種呢,你咋不說?

阿葉又讓太公公託夢,要其去割艾葉和菖蒲。

爹只割了半天就說行了,這個東西賣不出多少錢,割多了就賣不出去了。

面對老爹,阿葉是敢怒不敢言啊。

自從家裡養了豬,爹就很知足了。

在鄉下,豬就是財富的象徵!

兒女談親事,都會問一句你們家有豬圈嗎?

姜家現在除了豬圈可還有兔窩呢。

關鍵還是這陣子太公公託夢太勤快了!

某些人有些不當一回事了。

哼!

沒辦法,自個跟娘親換工,讓娘去割。

因為自個力氣小嘛,做不了多少。

正好在家做飯帶崽崽,雖然兩個小傢伙老是搗亂,但是阿葉仍舊樂在其中。

四月底,當鄉里農人剛剛結束了地上的活計。

姜家已經準備了大量的艾葉和菖蒲。

阿葉和娘嘀咕:「現在太公公快使喚不動爹了,我們自己想法子,可不能拂了太公公的一片好心啊!」

《被逼分家後,我靠祖宗託夢成首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