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霸隋
霸隋 連載中

霸隋

來源:google 作者:鳳鳴岐山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張君武 邴元真

身為大隋名將張須陀之獨子,張君武於滎陽大戰中,因目睹父帥慘烈戰死而陷入了昏迷之中,大夢一場,醒來後發現自己依舊身處重圍之中,面對着瓦崗大軍之圍困,主角不得不奮然而起,在秦瓊、羅士信等絕世勇將的擁護下,一步步走向巔峰,戰瓦崗、斗王世充,大敗李世民,取關中,定河西,蕩平天下群雄,破突厥,滅高句麗,以成千古之霸業!展開

《霸隋》章節試讀:

投降?那是斷然不可行之事,先不說父仇不共戴天,就算能放得下仇恨,張君武也絕對不會去投靠瓦崗軍這等烏合之眾,儘管他尚不能證實自己所做的那場怪夢到底是真是幻,可有一條張君武卻是清楚的,那便是誰都可以降,獨獨他張君武降不得,概因他張家與瓦崗軍之間的仇恨實在是太深了,根本就沒有化解的可能!

「鬧夠了么?」

不能降,又守不住,唯一的希望就只有戰,一念及此,張君武可就不打算再讓諸將們胡亂鬧騰下去了,但見其猛然回過了身去,只幾步便走到了諸將們中間,面色陰沉地冷哼了一聲。

「……」

張君武雖是齊郡軍主帥張須陀之獨子,又是軍中有數的高級將領之一,可畢竟年紀輕,往昔在軍中的表現也只是一般般而已,張須陀在世時,諸將們自是敬其幾分,可如今張須陀既死,諸將們雖還稱其為少將軍,然則心裏頭其實大多已不將張君武放在眼中,這一見其突然冒了出來,擺明了要以上位者自居,諸將們頓時全都楞在了當場。

「少……」

儘管措不及防之下,被張君武突如其來的冷厲所震懾,可其在軍中到底威望尚淺,諸將們顯然不打算真讓其就此把握了主導權,這不,一陣沉默之後,官階同為鷹擊郎將的牛進達率先開了口,然則不等其將話說出,卻被張君武凌厲的眼神一掃,心沒來由地便是一虛,到了嘴邊的話,頓時又縮回到肚子里去了。

「邴元真,狂妄自大之徒也,自負勇武,實則懦弱無為之輩,今,圍山不攻,意在逼降我軍,某料其必會着人前來勸降,是時,便是我部突圍之良機,還請各位將軍即刻整頓手下兵馬,有乾糧者,皆分而食之,養足了精神,一戰破敵,而後向虎牢關突進,不得有誤!」

張君武沒去理會牛進達的尷尬,環視了下神情各異的諸將,面色肅然地分析了下敵情,而後便以不容置疑的口吻下達了第一道命令。

「諾!」

這一見官階最高的牛進達都被張君武所震懾,諸將們心裏頭雖各有想法,到了此時,卻也不敢再多言羅唣,齊齊應諾之餘,緊着便各歸了本部,口令聲大起中,小山頂上頓時便是好一陣的忙亂……

「哈哈……山頭官軍已亂,想必是要降了,一場全功唾手可得矣,哈哈……」

瓦崗軍中軍處,一名身着黃金鎖子甲的魁梧大漢正自遠眺着山頂處,待得見原本列陣待敵的隋軍突然一陣混亂,原本嚴整的陣型蕩然無存不說,絕大多數的士兵竟然就此席地而坐了下來,用膳的用膳,喝水的喝水,顯然已無戰心,不由地便樂得哈哈大笑了起來,這人正是瓦崗軍大將邴元真!

「大將軍神武無敵,想那張須陀何等猖狂,如今不也死在了大將軍槊下?就山上那些區區小寇,何足道哉。」

「王總管說得是,大將軍真神人也,此戰過後,我瓦崗寨再無敵手矣,蕩平天下易事耳!」

「說得好,張須陀那老賊既死,何人能擋我瓦崗軍之天威,此皆大將軍勇斬張老賊之功也!」

……

見得邴元真如此興奮,簇擁在其身邊的諸將們自是不會錯過這等捧臭腳的大好機會,七嘴八舌地便恭維開了。

「嗯……王誠,爾即刻上山勸降,就說邴某人寬大為懷,只消隋軍諸將肯降,一律既往不咎,更有重用,倘若膽敢頑抗,一體格殺勿論!」

邴元真本就是個自大狂妄之人,這一聽手下眾將們阿諛如潮,原本就好的心情頓時便更爽利了幾分,只是於飄飄然間,倒也沒忘了正事。

「諾!」

隨着邴元真一聲令下,自有一名身着文士服的中年漢子緊着從旁閃出,恭謹地應了諾,領着兩名隨扈一搖三擺地往小山頂處行了去……

「報,稟少將軍,山下來了名賊將,自稱是瓦崗寨南路行軍總管王誠,說是有要事要與我部統軍大將面商。」

王誠方才剛走到山腰處,就被幾名隋軍哨兵攔住了去路,一番交涉之後,自有一名哨兵緊着將消息稟報到了張君武處。

「傳令:讓牛將軍前去應付此人,拖延半個時辰之後再言降,各部將士原地待命,抓緊時間修整,另,着各部將領即刻到此議事。」

為防瓦崗軍察覺到自己已然把握住了全軍,張君武並未屹立在顯眼之處,可縱使如此,勸降者的到來他卻是早看在了眼中,也早就想好了應對之策,幾道命令一下,自有隨侍在側的傳令兵將命令傳達到了各部。

「參見少將軍。」

齊郡軍乃是張須陀一手訓練出來的強軍,之所以能戰無不勝,靠的便是嚴苛的訓練以及森嚴的軍規軍矩,儘管諸將們此際尚未真心服膺張君武的統領,然則命令就是命令,卻也無人敢輕易違背了去,這不,僅僅只片刻功夫而已,除了奉命前去媾和的牛進達之外,其餘諸將皆已趕到了中軍處。

「吾意已決,和議之後即刻突圍,次序如下,某自率三百死士為前鋒,劉彪、趙揚各率三百步軍為左右兩翼,牛進達率六百步軍掩護傷兵隨後跟進,一舉沖亂敵陣,待得敵亂,羅士信率兩百騎趁隙殺奔敵中軍,務求一舉擊垮邴元真所部之抵抗,為我軍打出一條生路,記住,各部不得戀戰,潰敵莫窮追,都聽清楚了么?」

聽得諸將們於見禮之際,依舊稱呼自己為少將軍,張君武便知諸將們對自己把握全軍一事依舊心有疑慮,之所以表現出服從,說穿了,不過只是口服心不服罷了,然則張君武卻也並不在意,面色肅然地便將戰術安排詳細地解釋了一番。

「諾!」

這一見張君武竟然如此獨斷專行,諸將們口中雖是一體應着諾,可不少人的眼中都閃爍着狐疑的光芒,顯然對張君武的能力並不甚看好。

《霸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