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白露為霜
白露為霜 連載中

白露為霜

來源:google 作者:素衣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白露 穿越重生 邱明

前世,她一腔柔情錯付渣男;再睜眼,她竟成了鄉間種田的小女娃上有爺奶壓迫,下有姐妹算計,這日子過得是真苦啊可是再苦,也不能擋住年白露奔向銀子的腳步賺錢、買地、開鋪子……咦,田間躺着的那個是什麼鬼?「娘子,為夫餓了,快來給我下面吃吧」展開

《白露為霜》章節試讀:

也不知這年子富到底抱着白露哭了多久,總之,當他放開白露的時候,白露的半邊身子都已經被壓麻了。
林氏見年子富哭夠了,這才笑着走了過來,忍不住揶揄道,「孩他爹,你看看露兒這衣服被你折騰成啥樣了!
人家都說什麼男子漢的眼淚不能多彈,你怎麼哭起來就沒完沒了了呢?」
「娘,是男兒有淚不輕彈!」
先前的小男孩努了努嘴,急急忙忙地打斷了她娘的話。
林氏看着自家兒子搖頭晃腦的樣子,眼中漾起了一層欣慰的漣漪,「對對對,就是男兒有淚不輕彈!
我家文洋跟夫子讀了幾天書,果然是不一樣呢。」
文洋得到了娘親的誇獎,立刻挺直了腰板,像夫子一樣拉長了語調,「爹,夫子說了,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
妹妹的這身新衣服雖然不能吃,可也是娘熬了幾個晚上才縫出來的,你說你剛才哭的時候怎麼就不小心着點呢?」
年子富看着白露身上皺巴巴的衣服,本就很不好意思了。
如今再被妻子和兒子這麼一笑話,他那張黝黑的臉立刻紅到了耳根。
他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鄭重其事地對林氏保證道,「婉柔,你放心!
我今天一定把露兒的衣服弄乾凈了。」
要說這年子富在外面也是個有脾氣的男人,可他在妻兒面前,卻總是溫順的像一頭老黃牛。
林氏看着年子富那一臉認真的表情,忙用手捂着嘴偷笑了起來。
年子富見林氏笑了,自己個兒也不由得傻笑了起來。
就在這時,先前那個大一點兒的姑娘也端着一碗魚湯走過來了,「廚房也沒啥吃的。
露兒,你就先拿這魚湯填填肚子吧。」
白露原還不餓,如今聽她這麼一說,竟也覺得肚子咕咕地叫了起來。
她接過了姑娘手中那破了半邊的瓷碗,仰頭便將一大口魚湯灌進了肚子里。
「白露,你慢點兒!
這魚湯可是剛熬出來的,燙的很呢!」
姑娘話音未落,就見白露手中的瓷碗「啪」地摔在了地上。
她一邊用手在嘴邊不停地扇風,一邊轉着圈道,「燙死了,燙死了……」
年子富和文洋見白露被魚湯燙到了,皆都心疼得不得了。
「露兒,你快讓爹看看,看看嘴上的皮被燙破了沒有!」
年子富焦急地說道。
「對啊,妹妹,你快別轉了,讓爹給你瞧瞧吧。」
文洋亦在年子富身後附和着。
而林氏和她身邊的姑娘則都直勾勾地看着碎了一地的瓷片,驚得不知如何是好了。
這倒不是因為她們不心疼白露,只是這家裡的盤子碎了,老太太那裡可不好交代。
「娘,這可咋整啊!」
被嚇傻了的小姑娘像抓住救命稻草般的握住了林氏的大手,「奶若是知道白露把碗打碎了,一定會罰白露的。
白露這才剛醒,哪經得起這麼折騰啊。」
說到這,那小姑娘竟急得哭了出來。
她可不是因為膽小,而是她嘗過那跪在碎瓷片上的滋味。
林氏感受到了大女兒眼中的恐懼,又看了一眼圍在魚乾周圍的碎瓷片,竟也禁不住打了個寒顫。
「穀雨,你別急,你聽娘跟你說!」
林氏拍了拍小姑娘的手,故作鎮定地說道,「待會兒你奶要是問起來,你就說這碗是我打碎的。
你奶要罰,就讓她罰我吧。」
「這哪行呢!」
穀雨聽了這話,更加着急了,「娘,你肚子里還懷着小弟弟呢,這天雖然不冷,可你也不能跪在院子里啊!」
「雨兒,你別哭,娘身子骨硬朗的狠呢!」
林氏溫柔地擦乾了穀雨臉上的淚水,硬生生地擠出了一個笑臉。
看着林氏那比哭還難看的笑容,穀雨心中一酸,「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奶,都是穀雨不好,穀雨把碗打碎了,穀雨認罰。」
事發突然,林氏再想阻止穀雨,卻也是為時已晚了。
被燙得跺腳的白露這才反應過來,一把將穀雨從地上拉了起來。
本着一人做事一人當的原則,白露立刻向屋中嚷道,「奶,這碗是碗摔的,不關大姐的事。
您要是罰,那就罰我吧。」
然白露雖然嘴上這麼說,那雙腿卻站得筆直,絲毫沒有要跪下的意思。
這瓷片都碎成了這樣,若是真的跪在了上面,那腿還不都得費了?
再怎麼說,這腿也要比碗精貴的多吧。
曾經失去過雙腿的白露對此可是深有感觸。
可是,儘管白露做出了一副誓死不低頭的樣子,當她看見那小老太太從屋裡出來的時候,雙腿還是不自覺地軟了一下。
白露知道,這是這具身體在面對危險時的本能反應。
林氏和穀雨見老太太出來了,也都嚇了一跳。
「娘……」林氏滿臉堆笑,順勢將白露擋在了自己的身後。
「奶!」
穀雨也上前一步,將白露擋得嚴嚴實實。
出乎意料的是,這老太太今日卻沒有破口大罵。
「白露醒了?」
老太太不太確定地朝林氏和穀雨身後看去。
林氏見老太太沒有要發火的意思,忙識趣地將白露讓了出來。
白露看了看這個掌握着自己生殺大權的老太太,脆生生地叫了一句,「奶!」
那老太太點了點頭,慢條斯理地說道,「這碗碎就碎了吧。
一會兒王婆子還要過來,估計這碎瓷片她也能用得到。
不過白露,這碗是你打碎的,自然要從你的陪嫁里扣了。
奶也不找你多要,就二兩銀子吧。」
「哎!」
白露聽見老太太並不打算罰自己,忙爽快地答應了。
她心想,只要不讓自己跪在這碎瓷片上,別說是二兩銀子了,就是二百兩……
自己也拿不出來啊!
不對,老太太剛剛說啥來着?
陪嫁?
她哪裡來的什麼陪嫁?
想到這,白露忽然愣在了原地,腦海中那些奇奇怪怪的記憶又再次涌了上來。
她驀然發現,這身體原來的主人竟然已經定親了。
不僅如此,這婚期還就定在了來年的三月份。
可是,可是……
現在的自己才十歲不到啊,這幅樣子如何能嫁人啊!
原本就沒想留在這個世界的白露自然不會願意去給別人當童養媳。
她暗暗握緊了拳頭,想着只要等天黑了,她就可以溜去河邊,偷偷地穿回現代。
為了掩飾住自己眸光中的狡黠,白露忙低下了頭去,做出了一副懺悔的樣子。
可這一低頭,她竟看見穀雨的膝蓋處已經滲出了斑斑駁駁的血跡。
「這、這怎麼流了這麼多的血啊?」
白露衝著林氏驚叫道,「快,快去請個醫生來啊!」
「啊?
請個啥來?」
林氏奇怪地看向了白露,顯然是沒明白白露話中的意思。
白露見林氏一臉疑惑,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
情急之下,她只好改口道,「娘,你還不快去給姐長個郎中過來?
這傷口若是發了炎,那可是會死人的!」
「露兒,你可別嚇唬娘。
這、這怎麼會死人呢?」
林氏被白露這麼一嚇,更加挪不動步子了。
穀雨覺得自己的身上不過是些小傷,她見娘被嚇住了,就想說自己其實沒事。
可是她還沒來得及張口,年子富就像風一樣地跑了出去。
他雖然沒明白那發炎是什麼意思,可卻記得自己的雙胞胎妹妹當年也是因為身上破了個口子而發熱過世的。
這年子富跑得太急,一不留神就和家門口的王婆子撞在了一起。
那王婆子已經五十有三,被年子富這麼一撞,倒在地上硬是半天也沒有爬起來。
「子富,你慢點兒!」
林氏一邊小心翼翼地扶起了王婆子,一邊衝著年子富叫道。
可年子富卻並沒有停下步子,他好不容易才救回一個閨女,可不能再讓另外一個閨女也有事了。
方才他娘的話倒是提醒了他,他雖然沒有錢去請郎中,不過,房中不還有白露的陪嫁呢嘛!
他知道自己不該拿閨女的陪嫁,但是事發突然,他也顧不得這麼多了。
何況他知道他的二女兒是不會因為這點兒事情就跟自己計較的。
林氏見自己攔不住子富,只好向王婆子解釋道,「嬸子,這子富一直都毛毛躁躁的,您可千萬別和他一般見識啊。」
「我都一大把年紀的人了,難不成還要和個小輩計較么?」
這王婆子倒也不惱,她衝著林氏咧了咧嘴,露出了一口金燦燦的大黃牙,「子富媳婦,你也別愣着了,快讓我看看你家二丫頭吧?」
林氏見王婆子並未生氣,這才鬆了一口氣。
在這個節骨眼上,她可不敢得罪王婆子。
「露兒,你快過來,給王嬸子瞧瞧!」
林氏轉過頭去,衝著白露招了招手。
白露滿腦子想得都是穿回現代的事情,忽然聽見林氏叫她,便想都不想地走了過來。
「王奶奶好!」
白露雖然不喜歡這個滿臉堆笑的王婆子,卻還是禮貌地向王婆子打了個招呼。
「這是咋地了?」
王婆子看着頭髮還插着兩根水草的白露,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也沒啥,就是這娃兒不小心掉水裡頭去了。」
林氏忙堆着笑答道。
「哦!」
王婆子也沒多問,只上下打量了白露一番,最後將目光落在了白露的一雙天足之上,「這小丫頭生的果然俊俏,難怪那萬家的小哥這麼著急着要把她娶回家呢!
只不過……」
「不過什麼?」
林氏心中一驚,忙緊張地問道。
「只不過這丫頭年紀大了,若要裹腳的話,只怕要吃不少苦頭呢!」
什麼?
裹腳?
白露瞬間愣在了原地,只覺得眼前掠過了一排烏鴉。

《白露為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