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網遊動漫›愛到至死方休
愛到至死方休 連載中

愛到至死方休

來源:外網 作者:沈音音秦妄言 分類:網遊動漫

標籤: 沈音音秦妄言 網遊動漫

離婚那日,沈音音倒在血泊中,在冰天雪地里生產,也記起了自己真正的身份。沈老爺尋回掌上明珠,越城一半的權貴正襟危坐,等着給沈音音塞紅包。大哥收購娛樂公司,問她想不想進娛樂圈,二哥帶她參加拍賣,為她買下豪華衣服和珠寶首飾,三哥給了她幾千萬零花錢,讓她隨便玩。有這麼多親人團寵她,她還要狗男人做什麼?某狗男人卻在等待她回頭……「總裁,夫人回復你了!」「她知錯了?」「不,夫人把你們的聊天記錄曝光了,現在新聞上都說您是舔......狗!」展開

《愛到至死方休》章節試讀:

秦妄言的腦海里,閃過昨天混亂不堪的畫面,他的臉色,更加陰鬱了。
五年來,他沒碰過任何女人。
昨天長期服用火蠍子所帶來的副作用,在他體內發作。
秦妄言原以為,他能像平時那樣,憑着強大的意志力熬過去。
可有個女人突然進來,他上去要制服擅自闖入的女人,卻在觸碰到那個女人的剎那,理智被身體的本能吞沒了。
他以為,那個小傻子又回來了,把這個女人鉗制住,兇狠的折磨、發泄。
等到清醒後,秦妄言看清那個女人的臉,才知道自己認錯了。
而現在,他赫然發現,自己做了多麼荒唐離譜的事!
昨天的那個女人,居然是沈家千金,即將和秦子軒訂婚的沈音音!
沈音音沖這個男人,咧開唇角,笑容張揚明媚。
「秦三爺,一夜夫妻百日恩,今天你見到我,是驚喜,還是開心呢~」
秦朝已經用雙手,把臉捂住了。
這場面,太特么不忍直視了!
秦妄言冷着臉,喊了一聲:「秦朝。」
秦朝走上前去,聽秦妄言吩咐:「你下來托住般若。」
秦朝連忙走下溫泉池,從水下輕輕托住秦般若的後腦。
秦妄言則轉身,從溫泉池裡上來了。
如暴雨一般的水珠,濺落在地上。
濕透的黑色長褲包,裹着男人緊實有力的大腿,白襯衫就像薄薄的保鮮膜,勾勒出男人身上的肌肉輪廓。
男色誘惑撲面而來,沈音音只用舌尖頂了頂自己的腮幫子。
她親手給男人洗過澡,擦過身體,當初秦妄言身體虛弱的時候,她還扶秦妄言上廁所,給男人解開褲頭上的拉鏈……
以至於現在,她看到美男出浴的畫面,心如止水。
秦妄言拿起黑色的浴巾,披在自己身上。
他這才抬起頭,視線平靜的看向沈音音。
「沈小姐,我帶人直接闖入天沐山溫泉山莊,是因為我兒子發病了,急需天沐山的溫泉水治療。
孩子的病情兇險,沒辦法拖延,天沐山保鏢的醫藥費我會十倍賠償。」
即便兩人有了肌膚之親,秦妄言也只當她是陌生人。
而沈音音被男人話中的,另一個信息震撼。
「你……兒子?」
像敲鐘用的棒槌,往沈音音身上狠狠砸去。
她懵了一下,萬蟻噬心,劇痛遍布全身。
五年前,沈音音在冰天雪地里生產,第一個孩子出來後,她就在持續的陣痛中,幾度昏迷。
沈家的人趕來時,發現她的第一個孩子,已經沒氣了。
沈家人就只帶走昏迷的沈音音,和晚了幾個小時出生,尚有一口氣在的沈意寒。
等到沈音音清醒後,她問了沈家人好幾次,她懷的是雙胎,怎麼只生了一個孩子?
在她逼問之下,沈天明才和她說出了,本想隱瞞沈音音一輩子的真相。
她的第一個孩子,在冰天雪地里被活活凍死!
為了避免沈音音見到孩子的屍體後,遭受巨大的衝擊和痛苦。
她已經死去的孩子,就被留在了雪地里。
一個月後,沈音音的身體稍稍好轉,沈意寒也度過了危險期,不用再待在保溫箱里。
她抱着沈意寒,又去了一趟京城,一路跋涉到,當初她出了車禍的山谷里。
那裡什麼都沒有了。
受損的轎車早就被送到報廢廠,層層大雪覆蓋了車禍後,慘烈的痕迹。
她在冷風裡,聽到了煙花的轟鳴聲。
她問當地的嚮導,這裡怎麼會有煙花。
嚮導說,今天是夏家千金夏晚晴的生日,夏晚晴回國後,就住進了秦家大宅里,是秦家在給夏晚晴慶祝生日……
大片雪花砸落在沈音音臉上,她的眼淚簌簌而落。
而現在,她懵懵的低嘆出聲。
「你有兒子了……」
能被秦妄言這麼寶貝的,必然是他和夏晚晴的孩子吧。
而他們兩的孩子,凍死在了雪地里,連屍體都找不到了!
秦妄言眉頭微蹙,「我兒子的事,無可奉告。沈小姐開個價吧,多少錢,能讓我使用天沐山溫泉。」
「你又讓我開價?」沈音音諷刺的笑了,「秦爺平時是嫖上癮了嗎?」
想起昨天,這個男人如同餓瘋了的野獸在吞噬她。
沈音音下意識的戰慄起來。
她的視線越過秦妄言身後,老管家秦朝正小心翼翼的抱着個小孩,也不知道,這個孩子現在的身體情況怎麼樣了。
瞥見小孩的後腦勺,沈音音眯起杏仁瞳眸。
她突然向前,邁出一步。
秦妄言擋住了沈音音的視線,不準這個女人靠近他的兒子一步。
「沈大小姐,我們去外面聊。」
沈音音輕嗤一聲,斂下眸中嘲諷的神色。
秦妄言對他和夏晚晴的孩子,可真寶貝。
沈音音轉身,就往外走去。
出了溫泉館,天沐山裡的冷風襲來,秦妄言看着沈音音的背影,她身形窈窕婀娜,纖細的腰身,被黑色毛呢連衣裙包裹着。
昨天扣住這個女人細腰的觸感,又出現在指尖上,秦妄言蹙起好看的眉頭。
「天沐山溫泉歷來只有沈家的人,能夠使用,秦爺,請你儘快收拾一下,離開這裡。」
冷風撕扯着墨色的長髮,沈音音轉過臉來,和秦妄言說話,語氣里都是冷冽疏離。
秦妄言就道:「子軒過段時間就會入贅沈家,希望沈小姐能寬容幾天,讓我兒子在這幾天里,能使用沈家的溫泉。」
「你還要讓秦子軒入贅沈家?」沈音音瞪圓了眼睛,感到不可思議的問這個男人:
「你現在又想撮合秦子軒,和沈家二房的千金結婚嗎?」
秦妄言的語氣很淡漠,「二房沒有實權,秦家看重的,是你這個身為沈氏集團總裁的沈家千金!」
沈音音腦袋裡「嗡」的一響,她真是低估了秦妄言冷血程度。
「跟我發生關係後,還安排自己的侄子和我結婚?!秦妄言,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嗎?」
沈音音的聲音,在冷冷勁風中出現了顫抖。
她逼近秦妄言,站在男人跟前,毫不示弱的,與秦妄言針鋒相對。
男人沉鬱的容顏上,散發出拒人於千里的氣息,他不喜歡沈音音,離自己這麼近。
「難道,沈小姐想要我娶你?」
秦妄言清冷的視線,在沈音音的雙眸上多停留了幾秒。
他猛地發現,這個女人的眼睛,和小傻子很像很像,連眼神都類似。

《愛到至死方休》章節目錄: